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零七章 带兵进城!
    李敬亭立即召集士兵,声嘶力竭地大喊,“众将士听令,整装列队,准备进攻!”

    武原营的兵一听无不大惊失色。

    咱们真的要进攻太原城?城里可都是咱们自己人啊!

    但紧接着,所有千总都对自己手下的兵喊道,“准备攻城!”

    显然,李敬亭已经与这些千总进行过充分的沟通了。

    武原大营作为三边大军中的精锐之师,最起码的兵遵将令自然是做的到的。

    众士兵一听自家千总都发话了,当下不敢迟疑,立即各兵种随即就位,直接开到城门底下,摆开了进攻阵型。

    咔咔咔!一架架早已准备好的攻城云梯立即架到了城墙之上。同时,巨大的冲门杵推到了城门边,弓手和弩手也纷纷爬到了木制的高台之上,随时准备箭雨压制。

    太原城守军顿时慌了!

    来真的?

    之前他们以为武原大营的人不过是摆摆样子,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准备攻城!

    太原城守将楚馥当即站上城头,冲底下喊道,“武原营的弟兄,请千万冷静!若战端一开,今日我等便是同袍相残,于心何忍,于义何在?”

    这时,秦书淮身穿蟒服,骑着战马,走到城下,冲楚馥喊道,“你可是城守楚馥将军?”

    楚馥见此人年纪轻轻,身穿御赐蟒袍,便猜出是秦书淮,不禁说道,“秦少保,末将正是楚馥!少保要进太原城,末将必不阻拦,你只管上来便是。但少保若要攻城,还请务必三思啊!”

    秦书淮凛然道,“楚馥,本少保听闻三边总督杨大人遇刺身亡,此刻太原城内大乱,本少保要立即带兵接管太原,平定事变,以安民心。你速开城门!”

    楚馥心道,杨大人明明就是你刺杀的,还说什么听闻?当真是无耻至极!

    想了想,又说道,“秦少保,据末将得到的消息,杨总督此刻安然无恙,城内不过是有些许白莲教众闹事,总督已命人平叛,所以少保无需挂怀。少保好意,末将必转告总督。”

    楚馥故意说杨鹤未死,一来稳定军心,二来让秦书淮找不到借口入城。

    他的目的就是拖延时间,只要其他地方的兵一到,他可以百分百确定秦书淮绝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强行攻城。只要秦书淮不能带兵入城,那么城内的那些刺客势必能被抓住,到时候就可以让周相带着百官参秦书淮刺杀总督之罪。

    这样一来,三边的将领在短时间内肯定不会再听秦书淮号令。只要秦书淮一天不能掌控三边,东林就有机会重新夺回三边!

    秦书淮确实不敢当着曹文诏、贺虎臣等人的面攻城,而且说白了,就算其他地方的兵不来,他也不敢攻城。

    其一,是这些武原营的兵根本不想打太原城,就算他下令攻城也攻不下。

    其二,也是最关键的,攻打友军可不是小事,就算他有圣旨在手,只要打了太原城,他在三边的名声就彻底败掉了!到时候三边之中,忠于东林的将领固然不会听他号令,连中立派的将领也不会听他的。

    什么概念?你秦书淮一来三边,就擅杀大将,擅攻城池,这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意思吗?皇上都没你这么不讲理!

    如果三边将领都不听他的,那么东林党就可以借此大做文章,攻讦秦书淮无数条大罪。到时候崇祯见秦书淮拿不下三边的兵权,最多只能灰溜溜地将他召回,然后为平息众怒,多少要给他点处分,到时候三边还是东林党的天下!

    所以他是不可能攻城的。

    之前他下令攻城,无非是想吓唬下楚馥,但是没想到这个楚馥还是东林的死忠,根本吓不倒他。

    秦书淮知道楚馥在拖时间,考虑到孟虎、赖三儿和白莲教在里头支持不了多久,而离太原最近的故关军八千人马很快就到,他当机立断,对楚馥冷声说道,“楚将军,我知道你尽忠职守,这点本少保佩服!不过你也应该听过本少保之名,本少保在罗文峪以四敌千都不曾畏惧,今日也不会惧你小小的太原城!”

    说罢,他噌地一声拔出倚天剑,然后喝道,“楚将军,你不开城门,本少保就自己来开!你若是觉得皇上御封的钦差大臣擅自进入太原城是死罪,便尽管让你的兵来杀我!”

    说罢,他从马上一跃而起,踩着城墙只几下就到了墙垛之上。

    李敬亭、陈敬等人大惊。

    江河帮众人大惊!

    楚馥与城头无数士兵更是大惊!

    秦书淮提着闪着寒光的倚天剑,旁若无人地从楚馥身份经过,然后走下墙阶,来到了城门前。

    楚馥的手紧紧地捏着腰间的佩剑,他几次想要开口让人拦住秦书淮,但每次都咽回去了!

    怎么拦?如果他命人向秦书淮进攻,那么就是试图刺杀钦差大臣,就是诛九族的谋逆大罪!

    哪怕他只是命人碰钦差大臣一下,那也是造反!

    到时候不光城下这些兵真的会进攻太原城,而且他自己无论守不守得住城池,都难逃一死。

    秦书淮提剑,对守城门的士兵说道,“都让开。”

    这些士兵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缓缓地让到了一边。

    秦书淮打开了城门!

    李敬亭立即拔刀大呼,“众将士,进城!”

    话音一落,率先纵马入城!

    武原军士兵顿时都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攻城了!

    生怕情况又会有变,所有士兵顿时一拥而上,冲入城中。

    城头一参将忙上来问楚馥道,“楚大人,怎么办?”

    楚馥脸色铁青,犹如一尊雕像,久久不语。

    大军迅速入内,跟着秦书淮来到了孟虎等人被困的弄堂附近。

    说是附近,是因为弄堂外百米之内都是官军士兵,围得水泄不通,根本进不去。

    李敬亭急忙冲所有人大喊,“都让开,钦差大人到!”

    喊这一声的时候用了真气,因此声音炸裂,如同响雷。

    所有人果然都镇住了。

    李敬亭又对几个千户使了使眼神,这些千户当即心领神会,对手下士兵喊道,“全体准备!”

    嚓嚓嚓!

    数千士兵很快散开,团团包围了这些官军。

    官军一看,哪里还敢再有半点废话,立即都跪了下来,大喊,“恭迎钦差大人!”

    秦书淮下马,带着一大队兵冲进弄堂。

    此时,弄堂中的白莲教人只剩下了二十几人,但他们依旧悍不畏死的围在孟虎、赖三儿两人身边。他们用一百八十多条人命,换来了孟虎和赖三儿两人的存活。

    “都住手!钦差大人到,还不速速跪下!”

    弄堂里的官兵顿时懵了。

    有几个将领心有不甘,但是看到秦书淮身后无数士兵冲了上来,也就没脾气了。

    “恭迎钦差大人!”

    秦书淮冷着脸,对孟虎等人说道,“尔等逆反刺杀总督,胆大包天,还不速速就擒?”

    孟虎和赖三儿顿时松了口气,筋疲力尽地扔了兵器,一屁股坐到地上。

    “钦差大人,我们罪恶滔天,求大人快把我们抓回去吧!”赖三儿虚脱地说道。

    “对对对,我们罪该万死,甘愿认罪!”孟虎也忙不迭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