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零六章 少保回来了
    太原城内!

    随着赫连巴泰的加入,秦书淮三人的形势越发不妙。

    秦书淮不得不把主要精力用来对付赫连巴泰,这样一来孟虎和赖三儿要面对至少两千以上的官军,可以说比在罗文峪时更为凶险。

    经过一番拼杀后,他们冲入了一条狭小的弄堂之中,弄堂只有三四米宽,两边都是联排的民房和商铺,这样一来官兵的队形散不开,不能发挥最大程度的人数优势,能让他们稍稍减轻了点压力。

    不过如今他们深陷重围,要想突围而出已近乎不可能!

    此时赖三儿和孟虎都已身中数刀。

    赖三儿红着眼对秦书淮说道,“帮主,快走吧!再不走暗云宗的人一来,你也走不了了!”

    孟虎亦喊道,“走吧帮主,做大事要当断则断,切勿意气用事!”

    “帮主,赖三儿跟着你值了!来生我还认你当帮主!”

    秦书淮双目赤红,手中的倚天剑上下翻飞,掀起一阵又一阵青红的剑气,与赫连巴泰杀得难分难解。对于赖三儿和猛虎的话,他充耳不闻。

    但形势越来越险,赖三儿和孟虎的真气和体力濒临枯竭,三人即将崩盘。

    就在这时,弄堂两旁的商铺、民房的门窗纷纷打开,从中跳出来无数身穿白衣的人!

    这些白衣人的衣服上,都绣着一朵显眼的莲花标志。

    白莲教!

    约两百白莲教众像下饺子一样,从弄堂两旁的商铺二楼跳了下来。

    有一人矮壮男子大喊,“保护教主!”

    随后,手起刀落,一招之间竟砍翻了两名官兵,一看就是小成境的好手。

    众人皆大喊,“好!”

    然后纷纷聚在秦书淮等人的身边,将他们团团围在核心。

    秦书淮又惊又喜,喜的自然是来了这么些强援,这下可以支撑一阵子了。惊的是自己并未联络白莲教的人,他们又是怎么得知自己要刺杀杨鹤的?要说是花沉或老道安排的也不可能,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计划!

    赖三儿和孟虎被白莲教的人围在中间,顿时得到了喘息之机,两人迅速包扎了下伤口,然后原地调息,以快速恢复真气和体力。他们现在都既有易筋经真气,又有九阳神功,虽都是第一层,但恢复的速度也极为骇人。

    两百多白莲教徒个个悍不畏死,因为弄堂小,官兵的人数优势无法体现,所以双方打得势均力敌。

    秦书淮一看,便放开手脚全力进攻赫连巴泰。此时他虽然已经苦战多时,但因为之后一直没用过强爆发的招式,而对付这些普通士兵所消耗的真气,完全可以由易阳真气现场补上,所以他的真气依然十分充沛。

    这么一来,赫连巴泰手上的流星锤根本就不敢与他的倚天剑硬碰,可以说形同虚设。

    秦书淮知道,要想突出重围,必须在暗云宗人到达之前杀了赫连巴泰,于是以倚天剑之锋,以赤连剑气之利,以踏雪无痕之快,以易阳真气之雄浑,全力催发夺命追魂剑中最为凌厉的破防十三式。

    一时间,长剑呼啸,如梨花暴雨无处不在,又催发无数剑气,如天女散花漫天飞舞,密不透风地朝赫连巴泰压去。

    赫连巴泰的内力远在秦书淮之上,但无奈的是他内力再强,肉体在倚天剑面前也只是脆瓜,因此不得不连连躲避,一时间大处下风。而在这个过程中,无处不在的剑气和剑尖时常“误伤”躲得不快的官兵,这些官兵轻则断手断脚,重则当场身亡。

    赫连巴泰明知自己的实力在对手之上,却因为对手这把强悍到不讲理的长剑,硬是落了下风,大有有劲使不出的憋屈之感。

    一着急,他决定冒险近身去夺剑!

    在避开秦书淮一剑后,他身影骤然一晃,眨眼间就到了秦书淮右手边,然后一手成爪去抓秦书淮持剑的右手腕。

    秦书淮知道对方要想反败为胜必定会来夺剑,所以早有准备,几乎在同一时间用出了迷踪闪影,向后退了一步。

    “呲溜”一声,赫连巴泰一爪抓空!

    他顿时后背一凉!

    因为秦书淮退后之后,倚天剑离他的手就只有寸许了!

    赫连巴泰急忙收手!

    可秦书淮的长剑已狂啸而起!

    “噗!”

    倚天剑自下而上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如同切在脆瓜之上,将赫连巴泰的一手截成两段!

    鲜血如喷泉一般涌出!

    赫连巴泰如暴龙一般长啸一声,随后骤然暴起,飞奔而逃,连那只断手都不要了!

    秦书淮想追,不过刚刚跃起就被一阵弩箭给挡住了,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赫连巴泰再次逃走。

    此时,官兵突然后撤,接着弩手纷纷上前。

    白莲教众早有准备,从楼上又跳出二十来个盾兵,每个人都举着一面大盾,组成盾墙,挡住了巷子的东西两面南北两面是民居。

    看起来,这些白莲教的人对于官兵的战术极为熟悉,甚至连那些大盾都是明军的制式大盾,一看就是从兵械库里偷出来的。不用说,太原城里的官兵之中肯定有白莲教的人。

    一通强弩,并没有给白莲教造成多少损伤。

    秦书淮一看,估计白莲教能在这至少顶上一两刻钟,于是说道,“尔等在此坚守,我先出城去!”

    众人齐声应道,“遵命!”

    秦书淮立即跃起上了屋顶,官兵弩手顿时朝他齐射,不过他轻轻一跃就迅速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秦书淮在屋顶一路狂奔,官兵之中也有不少好手对他一路围追堵截,不过但凡敢阻拦者,无不死在他的倚天剑下。渐渐地,追他的人越来越少。

    太原城外。

    李敬亭在南门焦急地等待着。城里隐约传来的喊杀声,让他越发的焦躁不安。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想丢下这一万人马,找个地方悄悄翻进城去帮秦书淮。

    “李敬亭,你放开我!我好歹也是香主,你竟敢对我如此无礼!”陈敬在一边对着李敬亭大吼大叫。

    方才他要带几个江河帮的好手翻墙入城去帮秦书淮,不过被李敬亭给捆了。因为秦书淮对他吩咐过,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城。

    此时城内必定严加戒备,只要进去基本就等于送死,连秦书淮的面都见不到。

    这时,大营一阵骚动。

    “钦差大人回来了!”

    “帮主回来了!”

    “少保回来了!”

    李敬亭顿时像被针扎了屁股一样弹了起来,飞快地跑了过去。

    “少保,城里情况如何?”

    秦书淮说道,“杨鹤已死,快去拿我的官服,我要入城!”

    说话间,他的御赐蟒袍已经送到他的跟前。

    他迅速脱下黑衣黑裤,然后穿上蟒服,戴上乌纱帽,蹬上官靴,从刺客摇身一变,回到了当朝太子少保、武英殿大学士,协理三边剿寇事宜的钦差大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