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零五章 始料未及
    全场一片死寂。

    没人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剑气可杀人,对于大多数人来讲还只是遥不可及的事情,甚至接近于传说,但今天他们亲眼看到了。

    原来剑气不但可杀人,还可以一次杀很多人!

    而且这等剑气,便是生裂了万斤巨石也无不可!

    这已经超出了他们对于高手的定义,现在的秦书淮在他们眼里,已经是真正的大明之妖了。

    没错,秦书淮依然蒙着面,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大明之妖,那个凡人不可敌的少年天才!

    总督已经死了,大家还需要与他厮杀么?

    所有人都在心里问这个问题。

    只有一个人没有。

    那就是赫连巴泰!

    赫连巴泰自问从未见过有人施展如此强大的剑气,便是他自己也无法催发!

    所以此人必须死!

    不仅是为了大金,也是为了他的几个徒儿!

    只是一个多月不见此人的修为就又有了如此骇人的长进,若是今天杀不了,日后就更无法杀他了!

    赫连巴泰悄然接近秦书淮,然后手中的流星锤骤然爆出,如同幽灵一般朝秦书淮后背飞去。

    秦书淮方才一剑耗气极大,且大开大合,因此防守稍显不足。

    出剑之后,他知道赫连巴泰一定会冲上来杀自己,于是他当即用出迷踪闪影,闪至数米之外。

    赫连巴泰的流星锤从他左肩几寸外骤然闪过,秦书淮吓出一身冷汗。

    正暗自庆幸之际,却见赫连巴泰不知何时又闪到了自己跟前,此时招架已经来不及,于是脚后跟一转,又用出移形换影右移了数米。

    知道赫连巴泰必然又会贴上来,他同时提剑横在身前。

    赫连巴泰忌惮秦书淮手上那把无坚不摧的剑,果然不敢过来,只是大手一挥,将流星锤狠狠地甩了过来。

    “呼!”当真快如流星。

    秦书淮冷笑,这东西在倚天剑下,根本就是脆瓜。

    于是骤然提剑朝流星锤劈去,倚天剑划出一道青光,正要劈中流星锤,却只见流星锤陡然变了方向,它后头的铁链如同一条灵蛇一般缠住了倚天剑。

    秦书淮一惊,方才那剑他至少消耗了一半的内力,本来借着易阳真气可以迅速回补,但是因为赫连巴泰连番攻击,他根本没机会回补真气。

    而这样的结果是,他竟无力将剑从铁链中抽出。显然,铁链之中已灌注了赫连巴泰雄厚的真气。

    赫连巴泰冷笑一声,继而飞身而至,冲秦书淮胸口拍出一掌!

    剑抽不出,对掌又必死!

    秦书淮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弃剑保命!

    即便那是倚天剑!

    秦书淮没有丝毫犹豫,立刻松开了手中的倚天剑,爆闪至一边。

    但是眼中血丝密布!

    倚天剑!倚天剑!

    如果赫连巴泰得了倚天剑,恐怕自己升上中成境也打不过他了!

    赫连巴泰见秦书淮弃剑逃生,忍不仰天狂笑起来。

    这是怎样一把惊世骇俗的剑!如今他是我的了!

    “哈哈,秦书淮,你连一把剑都保不住么?这剑跟了你,真是明珠暗投了,就由我替你保管吧!”

    说着,赫连巴泰伸手去拿铁链上的剑!

    却在此时,月光下,一枚黑色的铁蒺藜如流星一般飞向他的手心。

    赫连巴泰一惊,本能地将手缩了回来!

    秦书淮一看,顿时再次用出迷踪闪影,爆闪至倚天剑前,奋力一抽,终于将剑抽了出来!

    赫连巴泰见状,当即恼羞成怒地拍出一掌,秦书淮躲闪不过,只能与他对上一掌。

    他之所以敢在此时与赫连巴泰对掌,是因为赫连巴泰这掌出的很仓促,完全只是本能反应,应该并没有尽全力。

    两掌轰然相对。

    秦书淮自然用出了斗转星移!

    没有真气爆散,这说明赫连巴泰的真气全部被秦书淮接住了,也证明他这掌确实出的仓促,没有用上全力!

    秦书淮将这掌之力尽数反弹给赫连巴泰!

    不过,这些内力到了赫连巴泰身上,如同溪流入大海,毫无反应。

    而秦书淮自己却蹭蹭蹭地后退了三步。

    毫无疑问,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还是不少。

    不过,好在秦书淮又夺回了倚天剑,而且并没有受什么伤。

    与此同时,孟虎和赖三儿从天而降。方才的暗器,自然是孟虎放的,赖三儿可没有这么好的内力,能发出如此凌厉的暗器。

    秦书淮一喜,说道,“你们两个怎么来了,不是应该在外头与他们周旋的么?”

    孟虎笑道,“还周旋什么,我们在外面刚一开打,里头就有人大喊总督大人被杀啦,然后所有兵不跟我们玩了,全都往官邸冲,咱俩在衙署大堂嚎叫了半天都没人理我们!”

    秦书淮笑了笑,“也对,总督死了,这些兵自然想聚在一起,互相壮胆了,也算是本能反应吧。”

    此时,院子里已经到处都是兵了。

    那些兵虽然都围着秦书淮,但是没一个敢上,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这个黑衣人很可能就是钦差大人秦书淮,如今总督死了,这三边八成要归他管,咱是有多闲要去杀他?

    意思意思得了呗!毕竟人家现在还没表露身份,咱也不能跑对吧?要是跑了,这个钦差大人还能瞧得上咱们?到时他入主总督府之后,哥几个肯定要没饭吃了。

    赫连巴泰见秦书淮又来了两个帮手,而且实力都不弱,眼中也闪过一丝忌惮。

    他之前的伤其实还没好利索,只恢复了平时的八成功力。

    以一敌三,他觉得自己会吃亏!

    双方陷入了短暂的对峙!

    “赫连巴泰,还打不打?”秦书淮笑呵呵地问道。

    他自然是想拖时间。身怀易阳真气,他恢复真气的速度极快,只要能和赫连巴泰说上一会话,他就能恢复大部分真气,到时候和孟虎、赖三儿联手,就很可能反杀赫连巴泰了。

    赫连巴泰想杀秦书淮,而秦书淮又何尝不想杀他?

    稍稍对峙了一会之后,赫连巴泰决定还是先撤为妙。他决定还是等暗云宗的人过来再动手。

    二话不说,他纵身跃出了墙外。

    秦书淮松了口气,也不再追,而是立即往总督府外跑。总督府内的数百侍卫竟无一人敢拦。

    到了门口,三人刚要松口气,却见迎面杀来数百官兵。这些官兵与里头的总督府侍卫不同,他们是驻扎在城内的城防兵,并且由对杨鹤死忠的将领率领,因此一见到蒙面黑衣的秦书淮等人,二话不说就杀了过去。

    双方随即展开大战。

    秦书淮持倚天剑在前方开道,而孟虎和赖三儿则在他身后左右两侧,三人呈品字形在街道中迎着潮水般的官兵,一路艰难前行。每走一步,几乎都有几句官兵尸体倒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官兵赶过来,加入了抓刺客的行列。

    秦书淮曾想摘下蒙面掏出圣旨与那些将领讲和,但是一想又觉得这太幼稚了。

    行刺杨鹤的是他秦书淮,谁会猜不到?这些将领之所以带兵来杀他,就是因为他们忠于东林!

    此外,大多数人能猜到是他,跟确认是他,完全是两回事。

    只要所有人都无法确认是他杀了杨鹤,那么他出了太原城,就可以转身以钦差大人的名义,再带兵进太原城稳定局势,这样名正言顺。到时无论有多少猜测,总归只能是猜测,没有人可以仅凭猜测就把刺杀总督的罪名扣在当朝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和钦差大臣上!

    但是如果他在城里暴露身份,承认是自己刺杀了当朝总督,那就名不正言不顺,放到哪都是他理亏!

    这件皇帝的新衣,或者说最后的遮羞,不光他秦书淮需要,其他想归顺于他的将领也需要!所以他必须杀出去!

    官兵越来越多!

    他们跃到屋顶,就有无数官兵中的好手也跃到屋顶,而且会有无数弩箭蜂拥而至。他们跃到地上,就会有更多官兵蜂拥而至!

    城内官兵的抵抗之激烈,远超秦书淮的想象!

    孟虎一看情况不对,立即对秦书淮说道,“帮主,不要管我们,你快出城领兵杀进来吧!要不然我们迟早要撑不住的。”

    秦书淮凭借卓绝的轻功,如果要跑八成可以跑掉,但是这么一来孟虎和赖三儿就危险了。

    “你们可以顶那么久吗?”秦书淮问道。

    “可以!”孟虎和赖三儿异口同声道。

    却在这时,一道黑影又从天而降!

    赫连巴泰回来了!

    原来赫连巴泰出去以后,看到大队官兵在追杀秦书淮,觉得机不可失,于是再度杀回!

    情况非常不妙!

    ……

    此时,整个太原城已经乱了!

    太原城内总共一万五守军,有些将领接到总督遇刺的消息后,立即前往总督府捉拿刺客。有些将领则迅速赶往各大城门支援,防止有人杀入城内生变,这些都是忠于杨鹤、忠于东林的将领。

    不过还有一半左右的将领则是按兵不动,静观其变,这些是中立派。

    他们不是傻子,知道如果总督被刺,那肯定新来的钦差大人干的!此时他们要做的,就是等消息:总督死没死?如果没死,那就去抓刺客,如果死了,那就按兵不动,等待钦差大人派人来抚!

    比起太原城内,城外的形势更乱!

    太原城下,武原大营的一万五千官兵在李敬亭的率领下,已经最早开到了太原城下。

    其中五千扎营于太原北城门外,这部分人名义上由已经被秦书淮封为参将的原锦衣卫百户陈大冲统领,而实际则由张啸做主。

    而另外一万则扎营于南城门外,由李敬亭亲自统领。

    南城门这边,是故关军进入太原城的必经之地!

    太原城城门紧闭,城内所有守军全部如临大敌。他们既不敢斥退就守在门外的武原大军,更不敢打开城门让他们进来。对于城内守军来说,最难抉择的就是把太原城交给谁!

    太原城的归属,将是最后一步生死棋!

    此时,故关军八千人马已拔营启程,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太原城!

    一百多暗云宗人比他们更快,骑着快马在雪地飞驰,只要再过两刻钟就可以抵达太原城!

    此外,太原城西五十里外武山大营的曹文诏、太原城北三十里外前原卫的杜文焕也得到了消息,各自率兵万余前往增援。

    另外还有几处较远的大营暂时尚未得到消息

    而洪承畴的一万大军,还在太原城八十里之外的某处急行军!

    月下,无数队伍从四面八方朝太原城赶来!

    “快!快!”

    “加快速度!”

    简单而急促的喝令在每支队伍之中都此起彼伏。

    形势已经失控了,整个山西都在一种波谲云诡的氛围中挣扎!

    这是秦书淮始料未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