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零一章 不出老夫所料
    故关军大营。

    八千人马刚刚扎下营来,正准备埋灶做饭,一片忙碌。

    贺虎臣在营帐之中正襟危坐,手握一卷王文成公全书,读的津津有味。他虽是武将,但是喜好读书。王文成公全书是由明代大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和军事家王阳明所著,在明代是当仁不让的显学,甚至科考之中也会选其著作出题。

    贺虎臣因为爱读书,所以能和上司杨鹤聊到一块去,此外他又能打仗,因而深得杨鹤喜爱。

    这时,亲兵来报,“将军,门外有一人求见。说他是原御前大汉将军,现御封平虏将军,名字叫孟虎。”

    贺虎臣放下书卷,皱了皱眉,“孟虎?这不是秦书淮的手下么,来得可真快。”

    说道,“请他进来。”

    孟虎很快进了大营,然后大大咧咧地走到贺虎臣跟前,说道,“你就是贺虎臣?”

    言语之中也没把贺虎臣当回事。也难怪,他虽然品级不高,但好歹是崇祯跟前的御前侍卫,什么大官没见过,自然不把贺虎臣当回事了。

    贺虎臣也不在意,淡淡一笑,说道,“正是。阁下就是孟将军了?孟将军在罗文峪虽秦少保以四敌千,气壮山河,在下久仰了。”

    孟虎一听贺虎臣谈起自己最自以为豪的一件事,当即咧着嘴不无得意地笑了笑,对贺虎臣的好感也大增。

    说道,“贺将军谬赞了。对了,我们秦少保听说贺将军的故关大营就驻扎在离咱们武原营的三里之外,所以特意遣我来送个拜帖,想明晚来贵大营与你一叙。”

    贺虎臣接过拜帖一看,果然如此。

    不禁微微一笑。

    说道,“秦少保贵为钦差大臣,又是当朝少保,理应在下前去拜访才是。本来在下也准备隔几日抽空去拜访他,却不想少保如此礼贤我等下官,真是让人又惭愧又敬佩。”

    孟虎呵呵一笑,“我们家少保向来如此,贺将军不必如此挂怀。更何况少保说了,贺将军是难得的将才,一定要好好与你叙叙呢。”

    “呵呵,秦少保抬爱了。”贺虎臣不动声色地说道,“既然秦少保要来,那在下到时必定在大营外恭候少保的到来。”

    “那好,既然这样,我就不多呆,告辞。”

    “孟将军不坐会么?吃了饭再回去吧?”

    “不坐了,早点回去复命。”

    “那好,孟将军慢走。”

    孟虎说完,立即走出营帐,然后赶回武原营。

    贺虎臣看着拜帖,喟然一叹,“秦书淮……空有一身勇武,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啊。呵呵,什么戏耍皇太极,什么料事如神、智计百出,想来不过是世人一厢情愿的臆测而已。差点,连我都信了。”

    然后对外头喊道,“叫王参将过来。”

    没多久,一个大胡子的武将走进了营帐。

    贺虎臣把那封拜帖递给王参将,然后说道,“立即送到总督府,务必亲手交到总督大人手上。记住,脑袋丢了它都不能丢!”

    王参将接过拜帖,说道,“将军放心,属下以脑袋担保,必将此帖亲呈杨督。”

    说完,立即走了出去。

    贺虎臣又是一叹,“可惜了。多少也是个少年俊才,就这么陨落了。”说罢,又拿起书卷看了起来。

    入夜,总督府。

    杨鹤的脸色阴沉如冰,底下的十几个文武将领连大气都不敢喘。

    洪承畴拒王宝昌于韩城之外,导致王宝昌返回途中遇伏,三千精骑几乎全军覆没,王宝昌下落不明,此事杨鹤于上午得知后,脸色就一直没好看过。

    他召集这些将领开会,正是为了商讨对策。不过他们商讨的不是如何去打击张献忠,为阵亡将士复仇,而是如何对付秦书淮。

    “诸位,这秦书淮来三边是什么目的,我想不用本督再说了吧?若是继续任由他这么胡作非为,怕是三边的兵迟早会全捏在他手里,到时候我们在三边多年的辛苦经营可就付之东流了!”

    “杨督,朝堂方面,周相就没有什么动作吗?从御史、都察院到内阁,可大都是我们的人哪!”王涵年说道。

    杨鹤冷哼道,“怎么没动作?七位御史先联名弹劾秦书淮在三边擅杀大将,之后三十二名朝官附议,都察院也上了折子,要治秦书淮滥杀、忤逆、谋反三大罪。再之后,内阁五大臣之中有四个联名上奏,要求皇上召回秦书淮,交由三司会审。可是全都石沉大海!最气人的是,温体仁、邱秉真这几个跳梁小丑又出来为秦书淮说话,甚至在朝堂上大声指责咱们东林结党营私,是什么东林党,气得周相差点当场撞柱以证清白!”

    王涵年愤恨道,“这个温体仁,咱们早该杀了他的!”

    “行了,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皇上已经被那姓秦的蒙蔽了,谁都看得出皇上刻意要保他。这几天周相天天去宫里堵皇上,皇上就干脆称病不见,真是无可救药了。”

    杨鹤公然说皇上“无可救药”,可谓胆大至极,不过底下也没人敢说他一句不是。

    说完这话之后,杨鹤也觉得自己失言了。不过,他现在是真心窝火。

    两天前,周相那边传来消息,周相带着三位内阁大臣,三十多位东林官员在宫门口“跪谏”了整整一天,周相年老体迈都昏过去了,皇上都不曾露面,只派王德化来当和事佬。

    这么下去,皇上是要把东林逼到绝路啊!

    周相都发话了,如果实在不行,咱们就要好好谋划下,强行清君侧了!

    要是真走到那一步,可真是祸福难料了!要是弄得好就天下太平,弄不好东林恐怕要重蹈阉党的覆辙,想起来就胆战心惊!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有人来报。

    “总督大人,故关军大营急报。”

    杨鹤眉头一皱,立即说道,“快快呈来!”

    没过多久,王参将急匆匆地跑了进来,行了礼之后,把那封拜帖递到了杨鹤手里。

    杨鹤细细一看,脸上当即由阴转晴,喜上眉梢,连声道,“呵呵,好!好哇!”

    众人大惑不解,纷纷伸长了脖子想看看那封拜帖的内容。

    杨鹤收了拜帖,然后对众人说道,“诸位且先回去吧。王涵年,齐鹰,两位留下。”

    这两人都是杨鹤的心腹,除了王宝昌,杨鹤最信任的就是他们。

    很快,众人退出,房中只剩下他们三人。

    杨鹤笑道,“呵呵,果然不出老夫所料,姓秦的真要去故关军大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