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章 摩拳擦掌
    秦书淮想了整整一夜,都没想到刺杀杨鹤的好办法。

    第二天一早,他就召集了孟虎、赖三儿、李敬亭、张啸、陈敬等人一起开会,商讨如何刺杀杨鹤。

    会议从上午开到傍晚,众人提出了无数个办法,但都被秦书淮以不够保险为由,一一否决了。

    赖三儿坐不住了,说道,“帮主,这天底下哪来那么多万无一失的事啊?咱们刺杀的可是三边总督,风险肯定不会小嘛!照我看,咱们今晚就先去总督府探探底,看看有多少兵,多少高手,也好心里有个数不是?”

    孟虎也跟着说道,“帮主,赖香主说的有道理啊,要说刺杀三边总督,没风险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咱们小心些也是对的。这样,晚上我和赖香主去总督府走一趟,了解情况之后,咱们再行商议,这样总比咱在这纸上谈兵好。”

    秦书淮沉着脸不说话,然后对张啸说道,“老张,你以为呢?”

    张啸想了想,说道,“属下以为,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去总督府先熟悉下地形,了解下守卫配置,是有必要的。只是……”

    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下。

    “哎,老张你就是爱磨磨蹭蹭的,一会说要知己知彼,一会又说什么只是、只是的,到底想说什么啊。”赖三儿忍不住插话道。

    秦书淮敲了敲桌子,让众人都安静下来。

    然后说道,“老张的话,他不方便说,我替他说。咱们能想到刺杀杨鹤,杨鹤也自然想到了,现在总督府势必高手云集,重兵把守,老张的意思是,你们想去探探总督府没错,但是未必能回得来。”

    张啸憨厚地笑了笑,他要说的正是这个意思,只是怕说出来,会让孟虎和赖三儿脸上挂不住,故而犹豫了下。

    赖三儿和孟虎果然火了。

    “区区总督府又如何?帮主,当初孟虎与你在蓟镇,是不是在敌军大营来去自如?”

    “就是,帮主,赖三儿也不是傻子,知道总督府里高手如云,定然不会硬闯,我就远远观察下,难不成也会着了道?好歹我也是小成境!”

    秦书淮冷声喝道,“都给我闭嘴!总督府里有暗云宗的人,你们没见过暗云宗的高手,我见过!而且赫连巴泰很可能也在那,要是被他们发现,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他这么一喝,营帐里顿时就没声了,陷入了一片沉寂。

    忽然,门外有锦衣卫来报,“启禀少保,我大营三里外,出现了一股官军,数量大约八千人左右,他们原地扎营了!”

    秦书淮皱了皱眉,“啥意思?杨鹤还真打算跟我们干一场?”

    不过想了想,又否定了这种可能性。

    杨鹤这么做,可就是明着要造反了。东林党又没掌控关宁军、大同军和宣府军,他们现在敢造反?而且,东林党内的大佬,可能到现在都没想过要造什么反,哪里能这么快就做决定?

    那他是来干什么的呢?

    于是又问那名锦衣卫,“来的是哪个大营,查清楚了吗?”

    “好像是故关军,贺虎臣的那支。不过不能确定,我们还需要再去打探一下。”

    “贺虎臣?故关军?”秦书淮摸了摸下巴,“贺虎臣不是满桂说的很能打的那个么?那他都调到这来了,杨鹤玩的这是什么路数?”

    孟虎听完后,又嚷嚷起来了,“娘的,杨鹤这个老东西敢来吓唬我们?明天一早咱们就去找找那个什么虎臣的晦气!”

    赖三儿点头,一脸认真地说道,“老孟你亲自去,看看这个贺虎臣虎还是你虎。”

    秦书淮忽然眼前一亮,冲众人说道,“都给我闭嘴,让我想想。”

    贺虎臣就驻扎在三里之外,杨鹤这不是逼着我去找他晦气么?那他能讨到什么好呢?

    照道理,我收了武原大营,又收了洪承畴,杨鹤应该很忌惮我玩这一手才对啊。他不好好看住自己剩下的那些大营,反而把主力调过来往我嘴边送,难道不怕我连故关军都给他收了?

    嗯,他敢送过来,当然不怕了。

    没准他还等着我去故关军大营吧?

    按说,我想掌控三边,像贺虎臣这样的悍将,就算没把握收服他,也应该去他大营拜访下,拉拉关系,以后好办事不是?毕竟人家离我只有三里之隔嘛!

    所以,杨鹤也是这么想的?

    他想让我去故关军大营?

    秦书淮的嘴角,立即浮起一丝笑意。

    明白了,原来老杨同志是想诱我进大营,然后趁机杀了我。

    哈哈,这可是你杨鹤自己作死,怨不得老子了!

    秦书淮顿时哈哈一笑,然后对孟虎说道,“老孟,你不是说要去故关军大营瞧瞧吗?那你现在敢去吗?”

    孟虎毫不犹豫道,“如何不敢?”

    “好!那我现在修书一封……啊不,敬亭,你帮我修书一封,就说本钦差明天晚上要去故关军大营拜访贺虎臣。孟虎,一会你帮我送去!”

    “送信?”孟虎不解,“帮主,你可是钦差大臣,不是应该贺虎臣来拜访你才对么?咱这么做岂不自降身份?”

    秦书淮笑了笑,“让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对了,到了人家大营千万给我客气点,你要敢找他们晦气,回头我就找你晦气。”

    李敬亭很快按照秦书淮的意思,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拜帖。不得不说李敬亭的字相当不错,在他们这群大老粗里算是大师了。

    秦书淮在拜帖上盖上了自己的私印,然后交给孟虎。

    又叮嘱道,“跟人态度客气点,不准节外生枝,知道吗?”

    孟虎接过信,说道,“知道了,送个拜帖而已,总不能吵起来吧。属下这就去。”

    然后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秦书淮呵呵一笑,搓了搓手,说道,“行了,都散会吧。”

    张啸等人不解,问道,“帮主,咱不讨论了?”

    秦书淮故作神秘地说道,“不需要讨论了,杨鹤已经给我们想好办法了。你们回去都准备下,听我通知,随时准备动手!”

    “啊?!”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不过吃惊过后,随即又都摩拳擦掌了。

    帮主可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他说可以动手了,那就代表这事儿就已经有八成的把握了。

    众人走到门口之后,秦书淮又想起了什么,对李敬亭说道,“敬亭,你留一下,我还有件事要你去办。”

    李敬亭转身回来,说道,“请大人吩咐。”

    “你再帮我修书一封,然后由你连夜骑快马亲自送往韩城。到了那告诉洪承畴,要他立即带一万以上大军赶来太原,务必于后天上午赶到。此事极为紧要,切不可有差池。”

    李敬亭当即说道,“遵令!若有差池,属下提头来见!”

    说完,他按照秦书淮口述,写了一封信,盖上秦书淮的大印后,揣进怀里,出门找了两个得力手下,换上了便服之后,直奔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