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九十八章 闭门羹与埋伏
    然而韩城的大门居然是紧闭的。

    王宝昌身边一名参将对着城头大喊道,“山西总兵王大人到!尔等速开城门!”

    却不想城头的校尉冲他喊道,“奉洪大人令,为防贼寇偷袭,韩城全城戒严,无洪大人及钦差大人秦少保之手令,任何人不得入城。敢问诸位弟兄,可有此二位大人的手令啊?”

    王宝昌闻言勃然大怒!

    他可是堂堂山西总兵,洪承畴只不过是个小小参政官……

    咦,不对,洪承畴现在是陕西巡抚了。

    他山西总兵,自然是管不到山西巡抚头上了!

    王宝昌气得后槽牙都打颤,这个洪承畴果然是个小人,一得志就给老子脸色是吧?也不想想当初他一个小小参政,见了老子是如何低声下气的!

    你不给老子开门没关系,老子有杨督的手令!三边总督总能治你了吧?

    想到这里,他对那名校尉怒道,“尔等听着,本将有三边总督杨大人手令,现有紧急军务需要入城处理,速开城门!”

    却听那校尉说道,“王将军,实在不是小的不肯开门,是洪大人有令,除了他和秦少保的手令,其他人的口令也好手令也罢,一概都没有用。还请王将军海涵!”

    王宝昌暴怒,“大胆,连总督大人的手令你们都敢不遵了吗?你们这是要造反吗?”

    那校尉又道,“王将军息怒!要说论大小,咱还是觉着这位钦差大人的手令要大些,因为圣旨上说了,他的决断就是圣裁,是他要咱们家抚台大人这么做的,那就等于是皇上要咱这么做的啊!您说,皇上的圣旨咱敢抗吗?”

    有一个校尉上来说道,“要不这么着,王将军您也去请一道圣旨吧,回头弟兄们见了圣旨,保管给您开门!”

    王宝昌气得脸色发白,嘴角的胡子都飞起来了。

    他终于明白秦书淮之前说的,希望他不要重蹈覆辙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之前他让秦书淮进不了太原城,现在秦书淮就让他进不了韩城!

    这是报复,这是示威,更是赤裸裸的嘲讽!

    韩城只认他秦书淮的手令,而不认总督杨鹤的手令,情况已经再明显不过了,那就是洪承畴已经投靠了秦书淮,而且是彻彻底底的那种投靠,连对杨鹤虚与委蛇地应付一下都懒得应付,直接表明不伺候了。

    王宝昌想起之前自己还跟秦书淮吹嘘,说什么不会让人赶走之类的话,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说这话的时候可有大把的人听着呢,这下怎么跟他们交代?

    这秦书淮难不成真是妖精所化?为何他到哪,哪就都听他的?

    此时,洪承畴正坐在府衙之中,优哉游哉地品着茶。

    这王宝昌没什么本事,却长期身居高位,对他吆五喝六的,他早就不爽了。如今他贵为陕西巡抚,又得此良机,怎么能不羞辱他一番?

    当然,羞辱他只是其次,彻底和杨鹤、和东林党划清界限才是他主要的目的。

    以他对局势判断,早已认定此次三边之争,杨鹤必输!

    这个秦少保无论是审时度势的眼光、操权弄术的手段还是文治武功,都绝非杨鹤能及。而杨鹤失去三边后,皇上势必开始整顿东林,说东林下台还是轻的,弄不好整个东林上上下下要付出不少人头,才能平皇上长期被东林欺压之恨!

    所以,在这关键的时刻,他怎能不提前下注?

    把王宝昌挡在韩城之外,正好帮秦书淮报了一箭之仇,还可以表明自己对少保、对皇上的忠心,这么好的机会上哪找去?

    甚至如果秦书淮有需要,他都可以带兵去帮他。

    要知道这场争斗如果东林赢了,他就是保持中立都没好果子吃,因为东林党根本不喜欢他,要不是皇上他现在还在做小小参政呢。

    所以,他就干脆豁出去了,就明着跟东林割裂,彻底倒向秦书淮一边!

    王宝昌在城门底下折腾了许久,从最初的好言相劝到最后的大声喝骂,可城楼上的士兵连鸟都不鸟他。

    王宝昌彻底没辙了。他总不能带兵强攻城门吧?人家说了是奉了钦差的旨意,钦差又说这是奉了皇上的旨意,他要是攻城,那不是造反么?

    再说了,就凭他三千人马,还想攻破二万五大军把守的韩城?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王宝昌认栽了。

    带着士兵,垂头丧气地往回赶。

    和秦书淮一样,大半夜的带着弟兄们在冰天雪地里赶路。

    不同的是,把秦书淮赶走的好歹是六品官,而把他赶走的,不过是个没品的城头校尉。

    三千精骑来的时候是快马加鞭,到了韩城后什么都没补充,又灰溜溜地回去,当真是人困马乏了。

    这还罢了,最重要的是士气极为低落。这些士兵都不明白,为什么总督大人的命令突然不好用了?莫非是三边有变?

    各种版本的流言开始在军中传开,不过核心的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皇上不再信任杨总督了,要派秦少保夺了杨鹤的权。

    如果这样的话,那恐怕王总兵也不妙了。

    队伍缓慢地行进到离韩城三十七八里外的王家屯,此时夜幕已黑。

    王宝昌正准备士兵进入屯子里修整,忽然听到四周喊杀声四起!

    接着,无数手持长枪的流寇从四面八方杀了过来。这些流寇密密麻麻,漫山遍野,数量足有上万之多。而且他们个个都训练有素,面对骑兵毫不畏缩,分几十人为一阵,先捅战马再捅人,彼此配合已经极为默契。

    毫无疑问,在山西的地界,除了张献忠部,没有哪股流寇能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王宝昌大惊,赶紧指挥部下进行抵抗。打了一小会后,他看到敌军势大,而且是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的,于是做了个常规的决定合兵一处,进行强力突围。

    这个决定在战术上没错,但是他忽略了天黑的因素。

    如果此时他采取分散突围战术,还可以倚仗天黑的因素,侥幸跑出去一些。但是一旦集中突围,其一是在视线不好的情况下,惊慌失措的马兵势必会互相踩踏,其二是对方也有马兵,看到他们往一个方向突围,就可以很轻松地堵在前方,阻止他们突围。

    说白了,王宝昌溜须拍马在行,但是打仗外行。

    见集中突围不行,王宝昌才命令分散突围。

    但是为时已晚。

    流寇枪兵的包围圈已经缩小,将他们围得极为瓷实,还能突围才怪。战场上局势瞬息突变,一个愚蠢的主帅绝对可以害死无数士兵,这就是武原大营的士兵愿意跟秦书淮走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