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九十六章 佳话
    秦书淮到了洪承畴官邸门口的时候,正好碰到洪承畴出门来迎。

    见了秦书淮,洪承畴立即作揖道,“秦少保大驾光临韩城,下官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秦书淮定睛一看,见洪承畴颧骨微突,两颊消瘦,眉宇间才气四射,神色中热情洋溢又不失老成持重,心道果然是一个儒将。

    于是当即上前,给洪承畴还了一礼,道,“洪抚台言重了。在下未经应允,冒然来访,不至唐突吧?”

    洪承畴现在是陕西巡抚,原本陕西巡抚一直空缺,崇祯为给洪承畴加恩,就让他做了陕西巡抚。不过因为上头有三边总督,又是战时,所以他这个陕西巡抚府衙,还是暂时设在韩城。

    两人在外头寒暄了一会,然后进了府衙之内。

    秦书淮二话不说,先宣读圣旨,把自己代天巡视三边,协理剿匪事宜说了。当然,重点还是那句“若遇非常之事,朕授予秦书淮独断专行之权,其决断即朕之圣裁”这几句。

    洪承畴跪地接旨,很谨慎地先细细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才还给秦书淮。

    秦书淮坐下后,说道,“洪大人,数月前的韩城之战,洪大人运筹帷幄、以少胜多,皇上至今还念念不忘呢!说洪大人是大明难得的帅才,未来必当大用!”

    洪承畴淡淡一笑,荣辱不惊地说道,“咱们做臣子的,不管身居何位,自当为皇上、为朝廷尽绵薄之力,皇上谬赞了。话说回来,下官虽略有薄功,但是比起秦少保力退建奴、平定蓟镇的丰功伟业来,不过是顽石见泰山而已。”

    秦书淮笑道,“洪大人过谦了。正如你说的,咱们身为臣子,都只求尽臣子本分,为皇上分忧而已。如今天下大乱,正是我辈大显身手之时,说句心里话,在下见到洪大人,当真是有些惺惺相惜之感。”

    洪承畴呵呵一笑,道,“少保抬爱了。下官何敢与少保相提并论。”

    他说的倒是实话。目前为止,他不过是在韩城之战中展露了头角,是因为秦书淮在崇祯跟前的大力举荐,才让他提早获得了提拔,成了山西巡抚。论功绩和名望,他比秦书淮差太多。

    秦书淮喝了口茶,笑意盈盈地说道,“洪大人,我可没跟你说场面话。就说三边的剿匪,在下的看法恐怕与你是一致的。”

    洪承畴虽然主张剿为主抚为辅,但是因为有杨鹤在,他从来没提过,因而有些好奇,这位秦少保与自己素未谋面,又是如何这么笃定地认为,他的看法与自己一致呢?

    于是说道,“哦?这下官倒是要请教了,不知少保对三边剿匪的看法是如何呢?”

    秦书淮道,“三边剿匪,剿而不绝,皆因杨总督的剿抚并举所致。其所谓剿抚并举,实际乃是剿了抚,抚了剿,导致匪患层出不绝。在下在途中,甚至听说在流寇中流传着这么一首打油诗,叫做贼是桩好买卖,逍遥快活又自在。只要杨鹤总督在,朝廷不会亏待咱。你说,最贼寇都做成了一桩稳赚不赔的好买卖了,谁不想去当贼寇呢?”

    洪承畴听得连连点头,眼中闪过一丝遇到知己的兴奋感。

    在三边,他可能是最反感杨鹤这种“不杀流寇,与资返乡”政策的人。他一直都认为,与其给贼寇钱粮返乡,不如把钱粮拿来犒赏弟兄们,或者用来资助那些受流寇祸害的百姓。他很清楚这些流寇向来是打不过就降,降了再反,这种降兵他从内心深处认为,应该全部斩首。他也曾隐约跟杨鹤提过,但杨鹤给他的理由,居然是“杀俘不祥”!

    所以此后,他再也没提过此类建议。

    但现在他终于找到和自己意见相同的人了,而且这人还是大名鼎鼎的秦书淮,这让他颇有寻得知己的感觉。

    秦书淮说完,对洪承畴说道,“不知洪大人是如何以为的呢?”

    洪承畴点了点头,直言不讳地说道,“秦大人说的对,下官却与秦大人一般看法!三边流寇之所以猖獗,乃是剿不力而抚过盛也。”

    “哈哈!这么说洪大人与在下英雄所见略同咯?所以在下说与洪大人惺惺相惜,没有说错吧?”

    洪承畴呵呵一笑,道,“确实如此。下官见到少保,亦有寻得知己之感。”

    秦书淮点了点头,然后推心置腹地说道,“所以,洪大人,皇上此次才派我来三边,重新谋划剿寇事宜啊!”

    洪承畴心里微微一惊。

    他是个极聪明的人,很快在这句话里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三边的总督是杨鹤,如果皇上只是想重新谋划剿寇事宜,直接找杨鹤就可以了,为何要让秦少保过来?

    很显然,皇上要从杨鹤手里收回三边,但是又忌惮东林的势力。

    为什么忽然要收三边?是单纯因为杨鹤剿匪不力么?还是……皇上对东林忍无可忍了?

    他沉吟了一会后,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最大。

    原因?周延儒本可出任首辅,到现在还没上去,这不就是一个旁证吗?

    洪承畴面上不动声色,但在心里却是欣喜的。

    他与东林的关系不深,而且又得皇上器重,若是东林倒台,他绝对是极大的受益者。

    轻轻地呷了一口茶,他说道,“秦少保勇武善谋天下尽知,若能助杨督谋划三边剿寇事宜,相信必定能扭转乾坤。”

    秦书淮心里一笑,心想这洪承畴果然是老油条,非得等自己说得明明白白才肯表态。

    好,你要个明白话,我就给你!

    于是正色道,“洪大人,若我坐镇三边,你看如何呢?”

    洪承畴见秦书淮挑明了话,当即起身,冲秦书淮深深一拜。

    “下官陕西巡抚洪承畴,携麾下两万五千将士,必定唯少保马首是瞻,随时听候调遣。”

    秦书淮立即起身握住洪承畴双手,说道,“洪大人,快快请坐!你我日后就不必如此多礼了。既然洪大人把在下看作知己,那么我们便是忘年好友。我叫洪大人一声洪兄,洪大人叫我一声秦弟,如何?”

    这个建议秦书淮是临时想到的。你洪承畴不是好面子,渴望礼遇么,那给你。

    堂堂太子少保认你当哥够面子了么?以后保你平步青云够给你礼遇了么?

    之后没有鞑子入主中原,也没有你孤城拒敌战败被俘的桥段,这样你总不会投降了吧?

    洪承畴果然吃了一惊,“这、这如何使得?您是少保、武英殿大学士……”

    “洪兄,这就见外了。”

    洪承畴见推辞不得,便只好恭敬不如从命,笑道,“如此,愚兄就认了你这个忘年老弟了,你可不要后悔哦。”

    秦书淮哈哈一笑,“洪兄要是不放心,咱们挑个吉日拜把子也无不可啊。”

    洪承畴大笑道,“哈哈,如此倒也不失佳话啊!”

    说白了,与秦书淮结拜成兄弟这种好事,是个正常人都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