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夺权
    王成策大惊!

    两名副将大惊!

    孟威、赖三儿同样大惊!

    两人一时半会儿都没反映过来!

    这……这样也行?帮主啊,这栽赃嫁祸还能再明显点吗?

    但是又一想,对啊,营帐里就咱这几个人,帮主是钦差大臣,说他喝酒就是喝酒!

    两人立即反应过来,孟虎直扑王成策,而赖三儿直扑其中一个副将。

    剩下一个副将想跑出去搬救兵,却被秦书淮一拳打昏了。

    王成策和那名副将自然打不过孟虎和赖三儿,没几下就被擒了。

    王成策本身就是个暴脾气,现在又眼睁睁地看着秦书淮居然如此明目张胆地来陷害自己,顿时怒火冲天,忍不住冲秦书淮大吼起来,“王八蛋,秦书淮你敢阴我?”

    孟虎狠狠地揍了他一拳,疼得王成策龇牙咧嘴。

    缓过来气之后,王成策越发怒不可遏,禁不住又大喊了一声,“秦书淮,你敢阴老子,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这种话,是一个人火冒三丈之时的泄愤之语,说起来也极为常见。尤其是王成策这种行伍的老丘八,更是口头禅。

    但是他死就死在这口头禅上了。

    秦书淮听他这么一说,当即一本正经地说道,“大胆王成策,竟敢对本钦差行凶!”

    声音很大,外边的人都听到了,包括王成策的亲兵!

    王副总兵刚才那句“弄死你”不是气话,是来真的?

    他居然真敢对钦差大人行凶?

    真的假的?

    营帐里,气氛诡异。

    孟虎傻眼了,行凶?他不被我按得死死的吗,如何行凶?

    还是赖三儿反应快,立即冲出长剑,一剑捅穿了王成策的喉咙!

    王成策捂着喉咙,嘴里咕噜咕噜地还想说些什么,但没坚持多久,终究还是倒下了。

    若是在几分钟前,他打死都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是以这种方式死去!

    秦书淮对赖三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而赖三儿对孟虎投去了得意中带着炫耀的目光。

    孟虎这才明白过来,懊恼地拍了拍脑袋。

    合着帮主是这个意思啊!娘的,这榆木脑袋怎么就反应不过来呢,竟然让赖三儿这厮占了先!

    秦书淮拔出王成策的腰刀,然后放到他尸体的旁边。

    嗯,这样就像了。

    杨鹤你想阴我?

    好啊,那我也阴你!

    明目张胆地阴你,你奈我何?

    你不让我的亲兵进太原城,可以!

    那老子就不进了,带着这些人挨个巡视各大营!

    除非你想造反,否则老子有代天巡视的圣旨,你敢不让我进大营吗?

    秦书淮麻利地伪造好了现场,然后剩下的那个副将,“方才,王成策要杀本钦差,你看到了吗?”

    那个副将一愣。

    然后极其利索地点头。

    “看到了,末将看到了,他当时恼羞成怒,故而拔出配刀欲行刺大人!”

    秦书淮呵呵一笑,“很好。孟虎,把他带下去吧。”

    留着他,是因为需要他做个“证人”,能暂时让秦书淮自圆其说。至于以后东林党来要人,这个副将就会不小心“死了”。

    他不在乎东林党人会怎么弹劾自己,因为到崇祯那,他们的弹劾都会石沉大海。也不在乎这会多得罪东林党几分,因为东林党本来就想要他命了。

    他在乎的,是武原大营里的兵会怎么想。他不需要让这些兵完全相信自己,只要这些兵将信将疑,不至于因为主将被杀引起兵变就好了。

    当然,兵变的可能性极小,除非这个王成策治军有方,十分得军心,官兵才会在义愤之下兵变。

    但是有这可能吗?王成策是靠王宝昌爬上来的,王宝昌是什么样的人,就可以看出王成策是什么样的人。

    赖三儿指着昏迷的那个副将,说道,“帮主,这人怎么办?”

    秦书淮轻声道,“证人……一个就够了吧?”

    赖三儿阴阴一笑,然后举起剑,一剑捅穿了那人的脖子。

    营帐内,鲜血横流。

    秦书淮铁青着脸,走到营帐外,然后对众人说道,“查山西副总兵、武原营都督王成策于军中饮酒纵乐,被本钦差当场撞见后,竟欲杀人灭口,虽不可赦,本钦差予以就地正法!”

    帐外,已经聚集了不少武原营将士,闻此,都没有多大反应。

    可见王成策在军中也不怎么得人心,如果查查他的账,肯定也不会干净。

    这时,大营之中不少参将、游击、千总都到了,这是方才王成策的几个侥幸没被抓的亲兵跑去叫来的。

    不过这些人一看王成策都死了,就什么都不说了。

    秦书淮掏出圣旨,叫来一个参将说道,“这位将军,麻烦替我宣一下圣旨,以证视听。”

    众将士一听,顿时都跪了下来,口呼,“恭听圣训!”

    那名参将接过圣旨,大声朗读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三边剿匪战事甚紧,朕夙夜难寐,心甚不安,故特遣太子少保、武英殿大学士秦书淮代朕巡视三边,并协理剿寇事宜。秦书淮勇武善谋,忠谨恪勤,若遇非常之事,朕授予其专断之权,其决断即朕之圣裁。三边各军政机要,见此圣旨如见朕亲临,钦此!”

    圣旨读完,大营里山呼“万岁”。

    收起圣旨,秦书淮又说道,“如圣旨所言,本钦差奉皇上之命,巡视三边,协理剿寇事宜。自今日起,暂住武原大营。因武原大营主将空缺,本钦差暂统武原大营。”

    在王成策的尸体前,他毫不掩饰地表示要接过武原大营的兵权!

    并不是他心急,而是他的机会就只有这么一次。

    如果拖到明天早上,等杨鹤得知此事,那么他一定会立即派王宝昌把这些兵带走,一个都不会给自己留!

    所以他必须在今晚夺取武原大营的兵权!

    他有理由这么做。

    因为这份圣旨的分量很重,重就重在圣旨上说,“其决断即朕之圣裁!”

    如果从这句话来看,那么秦书淮接过武原大营的兵权后,就相当于是皇上接过了兵权,别说是总兵王宝昌,就是总督杨鹤都不能再夺回去了。

    这是崇祯特意加的。他派秦书淮来做什么?不就是为了夺兵权吗?这道圣旨自然是怎么方便秦书淮行事怎么写了。

    但是,圣旨只能给他一个接手武原大营军权理论基础,如果这里的将士还是听王宝昌或者杨鹤的,那秦书淮也无可奈何。

    还是那句话,崇祯的圣旨不给力啊!要是给力的话,哪还需要他秦书淮来三边抢兵权?

    大营里寂静无声,掉针可闻,每个人脸上的神态都不尽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