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九十一章 秦书淮的阴笑
    秦书淮坐在马上,用冰冷的眼神凝视着王涵年,不退也不进。

    孟虎、赖三儿等人都已摩拳擦掌准备就绪,就等秦书淮一声令下然后立即闯进去了。

    在他们看来,现在城门是开着的,他们又都是骑兵,要是硬闯必定能冲入城中!

    只要进了城,看谁真有这么大胆子,敢对钦差大人动手?

    这时,平日里最为冷静的张啸拍马上来,凑到秦书淮耳边说道,“帮主,请务必三思。”

    李敬亭也上来低声说道,“大人,看样子杨鹤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硬闯的话,正好授他以柄。”

    秦书淮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事实上,他之前的想法和孟虎、赖三儿等人一样,认为只要冲到城中,杨鹤必不敢对自己动手。

    但是现在,他改变了想法。

    如果杨鹤只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那么他就会把城门关上,因为这样最安全,既可以让他装逼,又可以避免双方真的打起来。

    但是他并没有关闭城门!

    这就意味着他不怕双方打起来,甚至他希望自己闯进去!

    门口拦着数十个士兵,如果要冲进去,即便自己这方不动手,这些士兵也会被战马撞伤。

    这么一来,无论上哪说理,都算是自己先动的手!

    对官军动手,那么这个叛乱之名是跑不掉了。

    到时候杨鹤势必关上城门,以平叛之名,调集城内驻军前来“镇压”。对他而言,如果能弄死自己最好,要是弄不死自己,也起码可以把这一千五百人给消灭了。

    自己手下没人,又被扣了顶“叛军”的帽子,即便有崇祯的圣旨也没办法在三边立足了。

    要知道崇祯的圣旨只有辅助作用,要是他的圣旨真那么管用,自己还来三边干嘛?崇祯自己下旨撤了所有东林党的职就好了。

    所以不能着了杨鹤的道!

    但是你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

    你杨鹤有张良计,我就有过墙梯!

    想到这里,秦书淮对王涵年冷声道,“王涵年,回去转告杨鹤,他想请本少保进太原城,没那么容易!过不了几天,我要他亲自来城门口跪迎本少保进去!”

    随后,调转马头,对众人说道,“掉头,去武原营!”

    赖三儿一听急了,立即上来说道,“帮主,咱这就走了?输人不输阵,咱怕他作甚?”

    孟虎也气道,“是啊,这姓王的老匹夫如此辱你,某正想将他拽下马来揍他一顿呢!”

    秦书淮语气如冰说道,“我说撤!”

    赖三儿和孟虎一听,只好愤愤地咽下了还想说的话,冲江河帮弟兄们挥了挥手,示意撤退。

    王涵年看着秦书淮远去的背影,不屑地一笑,“大明之妖?呵呵,一个黄毛小儿而已。想跟杨督斗,还嫩着呢!”

    一千五百余人一路往南,往太原城南30里外的武原营赶去。

    一路上秦书淮沉默不语,孟虎等人见状也不敢打扰他,只好默默地跟着。

    士气有些低落,江河帮的人从来没吃过这亏,一个个都义愤填膺,憋了一肚子火。

    到了天色将黑之际,终于到了武原营。

    武原营有一万二兵马,由山西副总兵王成策统领。王成策是王宝昌的同族侄辈,不过年纪和王宝昌差不多大,一直都是王宝昌的心腹,自然也是杨鹤的心腹。

    杨鹤想把秦书淮的一千五百人调到武原营来,就是让王成策看好这一千五百人的。

    秦书淮到了武原营之后,依旧没有什么要员出来迎接,只出来两个游击将军,代表王成策迎秦书淮入营。

    江河帮和锦衣卫见一个小小的副总兵都不鸟秦书淮,心中的怒气就更盛了。

    秦书淮却一语不发,随着那两个游击将军入了大营。

    那两个游击将军把这一千五百多人马引至大营里一处空地中,然后其中一人对秦书淮说道,“秦少保,咱们就只有这么一块空地了,您和弟兄们就驻扎在这吧。对了,不管是营帐还是什么,您要是缺什么,尽管跟末将开口,末将必定帮忙筹措。”

    秦书淮看了眼这片空地,见这片空地相比周围地形,稍稍有些下沉。要是晚上下雨,或者积雪化水,营帐里肯定闹水灾。

    显然,这是王成策有意为之的。

    这是东林党打算好好教自己一回怎么做人的节奏?

    秦书淮笑了,笑的不怎么好看,在火把的掩映下甚至有些吓人。

    “你们的王副总兵呢?”秦书淮问道。

    “回大人,王将军军务繁忙,他这会儿正在和众位将军研究剿匪事宜,因而不能亲自来接,请秦少保恕罪。”

    “带我去见他。”

    “这……”

    秦书淮一字一句道,“本少保要宣读圣旨,你们想抗旨吗?”

    杨鹤可以轻视圣旨,但是两个小小的游击将军可不敢。

    两人顿时吓了一跳,其中一个赶忙说道,“不敢不敢,少保请跟我来。不过,您这些弟兄,还是先在这安营吧。”

    孟虎大怒,噌地拔出长刀架在了那人脖子上,怒道,“大胆!钦差大人亲兵,轮得到你指挥吗?”

    “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

    两个参将顿时腿肚子都抽筋了,慌忙否认。

    然后乖乖带路。

    秦书淮带着一千五百多人来到了王成策帐前,营中其他士兵看到是两名参将带过去的,也没有多问。

    他们也不敢多问。副总兵甩钦差大人脸色,咱去凑什么热闹?没听说吗,那位钦差大人可是名震天下的秦少保,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惹他?

    王成策帐前倒有一队中心耿耿的亲兵,一看秦书淮带这么多人来,顿时上来拦道,“站住,此处是将营,你们的营地不在这里。”

    秦书淮阴郁地对孟虎说道,“还愣着干什么?”

    话音刚落,还没等孟虎发令,憋了一肚子气的江河帮人就拔出兵刃架在了那队亲兵的脖子上,剩余的人立即将营帐团团包围。

    附近几队巡视的士兵看到,顿时傻了眼,不知道去帮忙好还是不帮忙好。

    秦书淮冷喝道,“本钦差封皇上之命巡视三边,现在要彻查武原大营兵备及粮饷账册,闲杂人等一律退后,否则格杀勿论。”

    果然,这些人顿时停住了脚步。不过黑暗中,有几人悄悄跑了出去。

    秦书淮下马,下马之前从马背上的布囊里偷偷地拿了什么东西,藏到了袖子里。

    然后带着孟虎、赖三儿进入了营帐。

    王成策起身,带着两位副将随意地冲秦书淮拱了拱手,然后不咸不淡地说道,“下官山西副总兵王成策,恭迎钦差大人、太子少保秦大人。”

    随后,坐回位子上,再也不看秦书淮一眼。

    秦书淮环顾营帐,看到桌上放着几张地图,好像他们真的是在研究剿匪事宜。

    不过这不重要。

    他把袖子里的东西放到了桌上。

    是两小瓶烧酒,路上暖身用的。

    王成策和两名副将看到以后,不禁都在心里一笑,合着这钦差大人是专程来请咱喝酒的?他以为这样就能跟咱套近乎了?可笑!

    可笑么?

    秦书淮确实阴笑了。

    然后大喝一声,“大胆王成策,竟敢在军营之中喝酒纵乐!来人哪,给我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