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九十章 后果自负
    王涵年不紧不慢地说道,“秦少保,您是奉旨来协理剿匪事宜的,想必应该听说过军中上下有别,令行禁止的道理吧?总督大人负责三边一切军政调动,他这么安排自有他的考虑,秦少保身为朝廷重臣,当以剿匪大局为重才是,你说是也不是?”

    这话摆明了就是说,杨鹤是你的上级,你得听他的!而且三边所有的兵马都归杨鹤统一调配,你这些兵马也不能例外!

    以上下级来压秦书淮,这王涵年确实没给秦书淮留一点面子。

    孟虎、赖三儿等人听到这里就怒了,你杨鹤是总督不假,可是咱们帮主还是朝廷的钦差大臣呢,见钦差如见皇上,这个规矩你怎么不提?

    赖三儿当即怒道,“这位大人,咱们是江河帮的,不是朝廷的兵,爱在哪呆在哪呆,你管不着!”

    王涵年冷哼一声,道,“三边军情紧急,任何帮派都不得擅自干预一地军政,否则官府有权打击,这个规矩你们武林也承认吧?你若随意驻扎,那便是扰乱太原大营部署,到时候出了问题,可别怪本官没提醒你!”

    秦书淮没想到王涵年竟然这么强硬!他的强硬就代表杨鹤,代表东林党的强硬。

    这意味着,东林党这次是彻底撕掉面具,要跟自己玩狠的了!

    毫无疑问,他在江南讹银子、找东林贪腐证据,然后崇祯补发军饷、免税赋等行动,已经引起了东林党的高度警觉,他们嗅出了这中间不寻常的味道。

    现在双方都很清楚,三边离京师近,地盘大,兵马多,这地方捏在谁手里,谁就能在较量中掌握主动权!

    对东林,三边不容有失。而对秦书淮,三边志在必得!

    这势必是一次你死我活的较量!

    秦书淮面不改色地盯着王涵年,王涵年也毫不示弱地看着他。

    这时,从城里出来了上千官兵,城墙上也出现了无数官兵,虎视眈眈地看着秦书淮等人。

    双方不发一语,对峙。

    总督府。

    面庞消瘦、目透精光的杨鹤,和膀大腰圆的山西总兵王宝昌在谈笑风生地喝茶。

    王宝昌自从沈阳兵败后,靠诬陷原沈阳总兵得意自保,此后一直投靠东林,步步高升,如今已是山西总兵。

    “总督大人,那秦书淮应该已经到了北门口了吧?”王宝昌笑呵呵地说道。

    杨鹤轻笑道,“按时辰,应该到了。你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吧?”

    王宝昌点头道,“大人放心,我已让副将王延国带三千人亲自赶到城北了,谅他也不敢惹事!”

    杨鹤喝了口茶,淡淡地说道,“万一他惹事了呢?”

    王宝昌有些不信地说道,“这个秦书淮当真这么胆大包天,敢带人硬闯太原城?”

    杨鹤冷哼了一声,说道,“宝昌,你太不了解这个人了。他可是敢在罗文峪以四敌千的人,这种人连命都不要,他什么事干不出来?”

    “这……”王宝昌一时语塞,过了会儿才说道,“他毕竟是钦差大臣,若是硬闯,下官、下官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杨鹤放下茶盏,语重心长地说道,“宝昌啊,你要记住,凡事切不可被人占去一头高。他如果真的硬闯,那是因为吃定了你们不敢真拦他!但如果你们提早让他知道,擅闯者死这个道理,他就不敢闯了。”

    王宝昌似懂非懂,最后确认道,“大人,您的意思是?”

    “本督奉皇命节制三边所有兵马,既然下了不准其入城的军令,自当令行禁止。违令者,以反叛论,你明白了?”

    王宝昌心里一惊,他没想到这个钦差大臣还没进城,杨总督就这么快要与他撕破脸了。

    看来总督大人之前所说不假,这人来三边,对我们有切肤之害!

    于是当即说道,“下官明白了,多谢大人指点。”

    然后走出门外,对候在门外的一个亲兵如此这般说了几句。那名亲兵听完脸色一变,然后马上往城北跑去。

    王宝昌回来后,有些心神不宁。

    方才他已经下令,弩手上城楼,瞄准秦书淮等人,以压制对方气势。万一对方仍要硬闯,便以叛乱论,杀无赦。

    虽然命令下了,但他总觉得不妥。

    秦书淮可是皇上的兄弟,这次又是以钦差大臣的名义来的,自己要是真跟他打起来,不管谁吃亏,都没有好果子吃!

    可是杨鹤却硬要自己这么干,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杨鹤看到了王宝昌几乎写在额头的“焦虑”二字,便过去亲手给他倒了一杯茶。

    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王总兵,记住,秦书淮死,东林党赢!”

    王宝昌一惊。

    杨鹤继续道,“如果他不死,我们东林迟早会被他分崩瓦解!到时候他就可以在朝堂呼风唤雨!此人狼子野心,行事孟浪,他若掌权,大明势必礼乐崩坏,国本动摇!此人又极度好战,到时候穷兵黩武,大明必危矣!如今他长期在皇上身边污蔑我们东林士子,蒙蔽圣听,我们已经到了不得不清君侧的地步了!”

    “你只管听本督命令行事,出了事,本督、周相都会保你。你放心,只要秦书淮死了,皇上必会体谅我们的良苦用心,决计不会为难我们的!”

    杨鹤说这些话的时候,带着无比的自信。

    他的预料不能说错。如果秦书淮死了,崇祯手里没了王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肯定不敢再动东林党了。

    王宝昌听到这里,顿时明白了。

    原来皇上手里只有一张牌可以打,那就是秦书淮。少了秦书淮,他就根本玩不转了。

    这天下,依旧还是咱们东林的天下!

    王宝昌呵呵一笑,说道,“总督大人英明。”

    杨鹤淡淡一笑,坐下来喝了口茶,最后说道,“宝昌,顺便跟你提一句,据可靠消息,这个秦书淮的岳父,正是当年的沈阳总兵陈略。”

    王宝昌当场呆滞,久久无语。

    太原府北城门。

    双方的对峙仍在继续。

    城头,数百弓手、弩手已经站到了城垛之中,阴冷的箭头纷纷瞄准了底下的秦书淮等人。

    江河帮和锦衣卫的人无不又惊又怒!

    官军的兵,居然敢威胁朝廷的钦差!

    王涵年嘲讽道,“秦少保,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若是真的敢让你的兵硬闯太原城,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