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好生意
    “大昌记”的总商号就在太原城。张德生一行,也是想回太原的。

    于是他们和秦书淮等人继续同行。

    秦书淮与张德生聊天,自然有他的目的。

    既然大昌号是大明出了名的商号,那么他们张家和那些盐商、粮商有没有往来呢?

    山西的盐商和粮商,可是张献忠暗地里的后勤供应。

    马车上,秦书淮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张德生聊天。

    “张老板,你们大昌记在山西也算是大商号了吧?”

    张德生笑了笑,“不瞒秦少保,大昌记不敢说大,但是也确实不小。不过目前咱们在晋中以南的商号都关了,除了皮货生意外其他的也都停了,规模较之前少了不少。”

    “是因为晋南的流寇闹得厉害么?”

    张德生苦笑,“那还能因为什么。咱们在晋南的商号,基本全被流寇抢了,伙计也死了十几个。晋南现在就是流寇的天下,咱们这些商人可不敢在那开铺子了。”

    秦书淮故作不知地说道,“哦?那这么说晋南现在没什么商号了?”

    张德生说道,“商号自然还是有的,那些大盐商、大粮商在那都开的好好的。除此之外就是一些小商小贩了。”

    “大盐商、大粮商在那还能开商号么?那些人可都肥的流油,那些流寇肯放过他们?”

    张德生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过了会儿,说道,“大概是流寇也要吃盐、吃粮吧,要是把盐商、粮商都抢光了,他们就没地儿买了,秦少保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这是我自己瞎琢磨的。”

    秦书淮声音稍稍低沉了一些,说道,“张老板似乎还有些话没说吧?是不是信不过秦某人?”

    张德生慌了,赶忙说道,“岂敢岂敢,大人千万别这么说。”

    秦书淮凝声道,“张老板,你糊涂啊!”

    张德生忙问,“大人,您……这是何意?”

    “你明明深受流寇之害,却何以还要助纣为虐?”

    张德生只觉背后一阵冰凉,心脏砰砰直跳。

    钦差大人说自己在助纣为虐帮流寇,这可不是说着玩儿的!以他的手段,一狠心张家上下可就全完了!

    张德生赶紧向秦书淮拱了拱手,说道,“大人,您、您是不是对草民有什么误会?草民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与那流寇勾结啊!”

    秦书淮见目的达到,就收了阴冷的表情,转而淡淡一笑,说道,“张老板,我又没有说你和流寇勾结,你何以惊慌至此?”

    张德生依然丝毫不敢放松,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大人刚刚的意思是?”

    “我说你,不肯告诉我为什么那些粮商、盐商能在晋南开商号,其实就是变相地在帮流寇。”秦书淮语重心长地说道,“秦某此次来晋中,就是要清剿晋中流寇的。在代县,代县乡绅、百姓无不倾力相助,秦某感怀至深,因而与他们一起想了官民互助,共同对抗流寇的法子。”

    说着,秦书淮把代县及附近几个县与官军联手,共同对抗流寇的法子与张德生说了,张德生听得连连点头。

    说罢,秦书淮又推心置腹地说道,“张老板,晋中匪患日盛,主要原因在于官军抚多剿少,这点我们必须承认。我这次来,就是改变这种状况的。不过,如今匪患闹到这个地步,光靠官兵去剿,怕是事倍功半,极为吃力。但是如果老百姓都能配合我们,大家齐心协力,势必可事半功倍。我敢保证,如果所有山西的百姓都配合我,半年之内我必击垮张献忠,让你们的大昌商号重新开到晋南去!张老板,你信不信?”

    张德生信,他百分百信!

    如果名震天下、号称“大明之妖”的秦书淮都剿不灭这些流寇,那天底下就没有人能剿灭他们了!

    张德生又有些激动。

    因为秦书淮在真心实意、推心置腹地和他谈话。

    当朝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钦差大臣,武林中威名赫赫的江河帮帮主,传说中的“大明之妖”,天下人无不敬仰的秦书淮,竟会如此推心置腹地和他一介布衣说话。

    一惊一吓一激动之下,他只觉一股豪情也油然而生。

    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

    男儿大丈夫,即便不敢上战场,难道还不敢说点实情,为秦少保荡平流寇出点力么?

    于是当即说道,“秦少保,德生受教了。剿灭流寇,任何人都不能置身事外。今天咱们不帮你,明天流寇就会打进太原,咱们在晋中也别想做生意!您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秦书淮点了点头,道,“好,好极!张老板,你就把你知道的那些为张献忠采办盐粮物资的商号,都告诉我吧。你放心,我绝不会往外说。”

    张德生道,“好。少保,如今为贼寇张献忠采购盐粮物资的,在下知道的就有大盛号盐行、达奎号盐行、许记米行、兴旺粮行。这四家商号因为总商号都在太原府,因而与我们张家都有些交情,所以在下对他们颇有了解。当然,他们干这些事都是暗中进行的,官府虽然也有风闻,但没有真凭实据便不敢乱扣帽子,据说他们朝廷里也有人。”

    秦书淮冷笑道,“他们还需要朝廷里有人么?恐怕光是晋中的官员,也大部分都是他们的人吧?”

    张德生苦笑道,“少保英明,正是如此。除了杨总督,晋中的官员怕是无人不贪吧。”

    “杨总督不贪?”

    “反正咱们张家的银子,他是没收过。”

    秦书淮有些意外,心道这个杨鹤难不成只是不会剿匪,而不贪?

    不过当下也不多想,继续方才的话题说道,“你刚说的四家商号,总号都在太原府么?”

    张德生点头,“没错。”

    “那你说他们为张献忠采购钱粮物资,可有证据?”

    张德生一脸难色地说道,“证据么……确是没有。”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起先我们也不知道。但是后来听伙计说,自晋南闹匪以后,他们几家的马队总往南走,而且每次都没事。我就心想他们是不是发现了一条流寇不知道的小道?要是有,那咱也可以跟着走啊,要知道现在往南边卖东西利润是极高的。后来我买通了他们一个走马队的小厮,那小厮告诉我,他们走的就是官道,可就是没有流寇来抢他们。而且那些盐粮也没有运到各大商号里,而是每次都运到一处林中,然后有一群壮汉来接,那些人凶神恶煞,看着就不像好人。少保,这难道还不够明显么?”

    秦书淮淡淡一笑,“是够明显的了。张老板,你想不想做这桩好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