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杀无赦
    沙地虎以前就被官军抓过,所以很清楚被抓以后的流程。

    先是集中关押个几天,然后会有官军头头来训斥,要每人都在承诺不再造反的文书上签字画押,接着大家就排队领钱粮,各自遣散回原籍。

    话说现在能领地钱粮是越来越少了,肯定被官军贪墨了,这些王八蛋是越来越坏了。

    不过算了,钱还是得靠自己挣的。

    等回去以后,咱重操旧业,一两年就能挣回来。

    沙地虎缓过来了一口气,坐起来对秦书淮说道,“原来是名震天下的江河帮秦帮主,皇上钦封的秦少保,失敬失敬。”

    秦书淮呵呵一笑,“好说好说。那什么,还打不打了?”

    见秦书淮态度这么和气,沙地虎就觉得自己想的没错,也就彻底放松了。

    他跟着笑了笑,说道,“不打了,咱们这些泥腿子,又怎么会是秦帮主的对手?对了,咱们山寨就在离这三里外的地方,里头钱粮不少,就当咱们孝敬秦帮主了吧。”

    秦书淮眯着眼轻笑道,“嗯,很好,还有吗?”

    沙地虎皱了皱眉,“还有?”顿了顿,又恍然大悟道,“哦,对,还有就是,离这三十里地外还有一股流寇,首领叫混世魔王,我与他有些私交,可以带您去劝降了他。这个……就是戴罪立功了是吧?”

    有时候官府抓了一伙流寇,会让他们去劝降另一股流寇,如此这般戴罪立功之后才会放他们走,沙地虎很懂这规矩。

    秦书淮依然笑吟吟地说道,“还有呢?”

    沙地虎心道,这个秦少保看来真是立功心切啊,莫非他还要我再供出几股流寇?

    这可不行,要是都供出来了,以后还怎么混?

    于是苦笑道,“秦少保,我知道的就这些了。您也知道,说多了我容易四面树敌,那就真离死不远啦。”

    三边的官与匪,向来都不会互相赶尽杀绝。杀绝了这些容易投降的流寇,以后还怎么跟朝廷汇报他们的战绩?

    难道和张献忠去打吗?官兵能占到便宜才怪!

    秦书淮听完,又笑了笑,说道,“真离死不远了?呵呵,你觉得你现在离死很远?”

    他脸上笑意盈盈,似阳春白雪,但是眼中却闪过一丝寒气。

    沙地虎的心猛地一跳。

    他不会是想杀我们吧?

    不会,这可是与杨总督的抚为主剿为辅的策略相违背的!杨总督可是手握重兵的权臣,他秦书淮虽说是少保,但是根本只是虚职,他初来乍到,就敢跟杨鹤对抗?

    再说了,咱跟他又无冤无仇,他干嘛要杀咱们?

    他是官咱是贼不假,可杀了咱们这些人,他拿什么去跟朝廷邀功?难道去跟张献忠打?就凭他这一千来人,他打得过吗?

    想到这里,他又安心了一些。

    这时,投降的流寇中,有几个老油子咋呼了起来。

    “秦少保,我胳膊被砍了一刀,您行行好,能不能先给咱包扎下?我谢谢您大恩大德。”

    “是啊,秦少保,咱们降了,认了!您看这天寒地冻的,您要不先去咱们山寨取个暖吧?咱们这些人也好沾您的光,暖暖身子不是?”

    “是啊,咱都要冻死了。”

    这些普通流寇也很懂官军“惩治”流寇的流程。

    不就是投降嘛!

    投降就投降呗,大不了回去重头再来!就是有些可惜了山寨里的钱粮,肯定会被官军搜走的。

    这是所有流寇一致的想法。

    秦书淮坐在马车上,对这些流寇说道,“各位,我知道你们当中很多人,是因为衣食无着才当了流寇的,着实情有可原。”

    下面的流寇一听,都在心里抱怨,怎么每个官军头头都爱说这些屁话?听着都烦!好,你爱说咱不拦你,谁让咱投降你了呢,让你说两句过过瘾就过过瘾吧!但你起码找一个背风的地方说啊,你不嫌冷咱还嫌冷呢!坐在雪地里听你说教,谁能听得进去?

    但是下一秒,他们的抱怨就没有了。

    因为,却而代之的情绪是惊恐和战栗!

    只见秦书淮收起了笑容,面色瞬间变得阴云密布,然后冰冷地说道,“但是,自古以来,杀人者死。我可以不追究你们造反的罪,但我不能不追究你们杀人的罪!否则我无法像那么多死在你们屠刀之下的普通老百姓交代!金沙一起地虎出,虎啸山林万骨枯,凡是见过沙地虎的人都要死是吧?这是你们自己说的!无论你们杀过多少人,哪怕只是一个,你们这里所有人,也必须得偿命!”

    话音一落,江河帮及所有锦衣卫都拔出了刀和剑。

    沙地虎懵了!

    所有流寇都懵了!

    他、他竟然要杀我们?!

    他凭什么要杀我们?我们都已经投降了!

    北风刮过,所有流寇都不由自主地抖了一抖!

    然后,就再也止不住了。

    抖如筛糠!

    当他们意识到自己真的要面临死亡时,这才感到从内心深处传来了一阵又一阵排山倒海的恐惧。

    “你、你不能杀我们,我们已经降了!杨总督说了,降俘不杀!否则天必将降大灾!”

    “对,咱们都是苦命人哪,要是能活下去谁会造反?”

    “姓秦的,你敢杀我们一个试试?杨总督会放过你吗?”

    “秦少保,咱们都是可怜人哪!当流寇不就为口饭吃吗?你要体谅我们哪!”

    秦书淮听着这一声声呼号,内心的愤怒越发澎湃!

    你们是苦命人?那面对同样苦命的百姓,你们都做了什么?

    体谅你们?你们手中的屠刀,可体谅过那些无辜的人?

    秦书淮大喝一声,“给我杀!一个不留!”

    李敬亭等人大喊一声,“遵令!”

    随即,屠杀开始!

    一颗颗脑袋飞起,一道道鲜血飚起,喷射到白雪之上,恰似一副副极美的画面!

    流寇中,讨饶者有之,哀求者有之,大声咒骂者有之,但最终全部随着呼啸的北风,无力地飘散远去。

    没过多久,屠杀结束。

    包括沙地虎在内的流寇,尽皆伏诛,一个不留!

    秦书淮冷眼看着地上厚厚的一堆尸体,对众人说道,“今次屠俘,便是日后惯例!但凡流寇,尽皆非人,可与禽兽等同!遇之,杀无赦!听清楚了吗?”

    众人无不高声齐呼,“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