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八十二章 答案
    秦书淮大怒不已,冲李敬亭等人吼道,“给我拿下!”

    李敬亭等人也早都怒气在胸,听秦书淮一声令下,立即二话不说上前摘下了章程山的乌纱帽,然后将他捆了起来。

    周遭百姓无比拍手称快!

    “朝廷派青天大老爷来了,朝廷终于派青天大老爷来了!”

    “皇上圣明啊,咱们代县有望了!”

    “是啊,皇上刚刚宣布三边和蓟镇免赋两年,现在又派钦差大臣来巡视三边,真是老天有眼,给了大明一个圣主啊!”

    “可是这位钦差大人怎生这么年轻?怎么才十六七岁的样子?”

    “他莫不是传说中在蓟镇击退建奴,戏耍黄台吉的那个秦少保吧?”

    秦书淮只身退建奴,戏耍皇太极的事情,现在已经被说书人编成了故事,在各大茶馆、饭馆极受欢迎。不少说书人就靠专门说秦书淮在蓟镇的故事为业。既然是故事,就少不得把他神话,比如他一出场就是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孤身一人杀了济尔哈朗,又撒豆成兵,在横岭大破建奴三十万大军云云。

    当然,听的人大都也知道,什么撒豆成兵,那都是说书人瞎扯,但是大家就是爱听。

    不可避免的,这个故事的主角秦书淮,现在在很多人眼里,已经成了大明的救星了。

    难民们都齐齐跪了一地,哭喊着对秦书淮说道,“秦少保,荡平贼寇,一定要荡平贼寇啊!”

    “秦大人,贼寇不除,我们民不聊生啊!”

    “秦少保,我想参军,你带我们吗?”

    “是啊,留在这里迟早也是死,你能让我参军吗?”

    秦书淮看了看,这里的难民少说也有上千。现在代县县衙肯定没办法安置,要是留他们在这里,不是饿死就是去投靠流寇。

    但是当兵也不是说当就当的,要是现在带这些人去太原,不但派不了用场,还可能会乱了太原大营的秩序。

    怎么办呢?

    秦书淮又看向了那个黄老爷。

    嗯,就他了。

    于是走上前去,对黄老爷做了一揖,说道,“晚辈见过黄老先生。”

    “黄老爷”原本只是不卑不亢地看着秦书淮,见他竟对自己如此客气,不由站了起来,整理了下衣服,然后冲秦书淮拱了拱手。

    “末学黄景伦拜见钦差大人。”

    秦书淮愣了愣,末学?

    哦,这老头原来是个读书人。

    他尚无官职,自己是钦差大臣,在明朝一般都默认官员级别越高就越有学识,所以他谦称“末学”倒也是合理的。

    秦书淮冲老先生回了一礼,说道,“不敢。老先生可有功名在身?”

    “末学万历四十年秋考举人,现为杨河县候补知县。”

    秦书淮心道,原来是举人。不过一般举人八成都能当官,不知为何这老先生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只是个候补知县?

    不过也不方便多问,只是说道,“原来是老先生是举人,失敬了。”

    “哪里,钦差大人客气了。”

    “黄员外,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大人请讲,老朽若力所能及,自不会推辞。”

    秦书淮诚恳地说,“黄员外,此次代县遭遇流寇洗劫,以致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眼下正是需要黄员外这般德高望重的先生,带领大家团结一心,再建家园。所以晚辈斗胆,请老先生出来,组织乡绅以及这些无家可归的百姓,一起重建代县可好?”

    黄景伦的眼皮子微微一抬,看得出他很感兴趣。

    对于一个想做官的举人来说,怎么会对这种事不感兴趣?

    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说道,“秦大人抬爱了。黄某何德何能,能带领大伙儿一起重建代县哪?而且,朝廷很快就会派县令过来的,到时自有新任县令带领大家重建家园。”

    秦书淮知道,黄景伦这番话的重点,在于后一句。

    秦书淮虽是钦差大臣,但他确实没有给黄景伦封官的权力。

    不过这不要紧,只要黄景伦依靠他的名望,让这些百姓老老实实地呆在代县重建家园,他就可以向崇祯举荐,让黄景伦出任代县县令。

    如果这个方法可行,那这就不是一个代县的问题,而是涉及日后他在三边稳定局势的方针问题。

    于是说道,“黄员外过谦了。黄员外在代县德高望重,晚辈以为,这件事非黄员外莫属。另外,至于代县新县令的问题,晚辈可以保证,短时间内绝不会有人来。如果黄员外组织得力,晚辈可以向皇上举荐您为代县县令。”

    黄景伦一惊,微微张了张嘴。

    他今年六十有三,读了一辈子圣贤书,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为官一方,造福百姓。

    他知道秦书淮说的话,不会有假。

    这位秦少保天下谁人不知?据说皇上与他都是称兄道弟的,他若保我做一个小小县令,当是举手之劳而已。

    想到这里,黄景伦不禁激动道,“老朽不才,但既然大人如此抬爱,老朽便愿为代县百姓略尽绵薄之力。”

    在场百姓一下子就沸腾了。

    “黄老爷要当咱们县令了?好哇!太好了!”

    “黄老爷一定会是个好官!”

    “大家快谢谢钦差大人哪!”

    黄景伦有些惭愧地说道,“乡亲们,黄某不是做县令,是和大家一起重建家园哪!”

    说完,又对秦书淮说道,“大人,老朽在代县略有薄名,县里的乡绅大都是老朽故交好友,老朽可以找他们要钱要粮,先赈济一下这些百姓。不过,老朽有个不情之请,那就是请大人一同前往,不知大人可否?”

    中国古代的乡绅阶层,向来都有乐善好施的传统。一次流寇抢劫,肯定抢不走所有乡绅土豪的财产,要知道在三边,大多数土豪家里都围得跟堡垒一样,还有一大帮家丁守护,一般流寇怕官军很快会赶到,所以只会集中兵力攻下其中几个土豪的家,劫掠一番就立即逃跑。

    所以黄景伦说可以筹到钱,这肯定不假。

    秦书淮淡淡一笑,说道,“晚辈自当随同。另外,晚辈也代表朝廷,向代县百姓赈济一万两银子,以示我皇恩泽。”

    一万两,对于小小一个代县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了。

    但是秦书淮丝毫不心疼。

    因为他发现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本来他还发愁,三边的流寇如今已经坐大,他们每过一个城、一个县,都会产生无数难民,而这些难民一旦没饭吃了,就会形成新的流寇,如此一来要剿灭流寇怕是难上加难。

    另外,即便他以守土失责之罪拿下了当地一些官员的乌纱帽,又如何确保新派来的官员不是东林党的?

    但是他在代县找到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