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同行
    江河帮总舵外。

    旌旗猎猎,战马萧萧。

    赖三儿带白虎堂一千五百精兵已集结完毕。

    另外,驻扎在总舵的数千弟子沿着道路两旁笔直站立,为他们送行!

    一片肃杀!

    前来围观的百姓虽知江河帮从不扰民,此刻却也只敢远远地观望这支威武之师!

    “瞧,最前头的那个就是秦帮主了!”

    “啧啧,当真是少年英雄,这叫一个威武!”

    “听说他们要去打反贼了。”

    “秦帮主说了,要为大明平天下!有他在,天下很快就可以太平了,大伙儿就瞧好吧!”

    “太平好!太平好!哪儿都闹匪,这么下去可怎么得了哦。”

    “就是,皇上都宣布要轻徭薄赋了呢。这不,两饷都改一饷了,大家就都消停点吧。”

    一个月前,崇祯宣布改革辽饷和练饷,现在两饷并做了一饷,百姓该交的钱只有往年的三成左右。

    这对崇祯来说,一年会减少大约两百万两的税银。不过鉴于秦书淮在江南帮他敲来了一千万两银子,所以这点损失他吃得消。而且,他早就打好主意了,到时候要是钱再不够了,就还管秦书淮要,谁让减税的主意是他出的呢?

    其实秦书淮早给他算好了。往年崇祯要往三边地区投一百万两左右去安置投降的流寇,但是以后不需要了。

    因为流寇降了之后,不会再放回去了。

    这一百万两省下来后,崇祯不就只亏一百万两了?到时候抄东林党的家,够他十倍百倍地拿回来。

    对崇祯来说,这笔钱现在确实不算什么。但是对无数普通的农民来说,这却是让他们有了活路。

    秦书淮的这一千万两相当于搭了一座桥,让崇祯可以中断重税农民不堪重负造反更加没钱更加重税农民更造反的恶性循环。

    中国的老百姓向来善于忍耐,只要日子过得去,都不会轻易造反。

    单是减两饷,就让崇祯又多了不少支持者。

    当然,这次减两饷还是遭到了东林党的激烈反对。崇祯最后是当着众臣的面保证不增加富商乡绅的税收,才平息了众议。

    秦书淮来到总舵,照例没有说什么出征前的豪言壮语,而是大手一挥,简单地说了两个字。

    “出发!”

    以他如今的声望,只要亲自带兵出征,就是对士气最大的激励。

    在江河帮,几乎形成了一个铁律,那就是跟着秦帮主出征,势必建功立业!

    所以每个人堂都渴望跟着帮主出征!

    战马之上,赖三儿的嘴角扬得高高的,丝毫不掩饰他的得意之情。

    怎么样,关键时刻,帮主还是带咱白虎堂出征吧?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咱们白虎堂在帮主心里的分量!

    其他堂口还说老子捡了大便宜了?呵呵,这么好捡你们怎么不去捡一个?

    眼红就眼红呗!

    等老子从三边立下赫赫战功回来,不说名扬天下,起码也得半个武林都认识我了吧?

    到时候风风光光去娶春花儿过门,爽哉!

    车辚辚,马萧萧,壮士远征!

    一千五百多人的队伍,清一色骑着高头战马,浩浩荡荡地从通州出发,直奔山西大同。

    秦书淮先去大同的原因,是因为满桂在那。满桂作为大同总兵,多次与流寇作战,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去他那里打听下三边的情况最是合适不过。另外,也可以跟他攀攀交情。

    到达大同之后,他再往南,直奔三边总督府的所在太原府。

    队伍飞快地行进,快出通州的时候,忽然前方来了五六十缇骑。

    秦书淮定睛一看,正是李敬亭。

    李敬亭见了秦书淮,远远地喊道,“少保,我来给你送行啦!”

    秦书淮令大队停下,笑呵呵地说道,“呵呵,老李你的消息够灵通的啊,是不是在我这安插了密探了?”

    李敬亭笑道,“你可是我的上官,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在您这安插密探啊!是孟威前两天告诉我的,说你要出征了,让我有空来送送你。”

    秦书淮歉意地一笑,说道,“老李,这次回来比较仓促,事情也多,所以没来找你聚聚,你可别怪我。”

    秦书淮和李敬亭、孟威、孟虎等人,早已不是上下级关系那么简单了。作为从蓟镇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四人,私下里的情谊堪比手足。

    李敬亭哈哈一笑,道,“少保哪里的话。咱们都重担在肩,自是公务要紧。对了,少保要去三边,就带这些人马么?”

    “怎么了,你觉得不够?”

    “嗯……以少保的本事,自是够了。不过,既然去了三边,少保肯定少不得要与流寇交战吧?”

    秦书淮微微一笑,眯着眼睛看着李敬亭说道,“有可能,然后呢?”

    “两军交战,总少不得斥候探军情吧?江河帮的弟兄们自是能征善战不假,但是论耳听八方眼观六路,不是我吹,咱们锦衣卫的缇骑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秦书淮看着李敬亭一本正经的表情,不禁笑了。

    合着这家伙不是来送行的,是想同行的。

    好好的锦衣卫副千户,明明可以去作威作福的,偏偏要跟着去打仗,也是没谁了。

    “老李啊,你的伤好利索了么?”

    “利索了。”

    “此去三边甚远,家里可安排好了?”

    “少保放心,安排好了。”

    “你身后的弟兄们,可愿意去沙场拼死?”

    李敬亭淡淡道,“少保可以亲自问问他们。”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一众锦衣卫均不约而同地大吼,“属下等愿为皇上效死!愿跟大人建功立业!”

    貌似之前好像排练过,要不这么多字能说的这么齐?

    秦书淮指着李敬亭身后的几个锦衣卫,说道,“陈大冲,王成,齐绅,李连才,张茂……还有柳河,呵呵,都是老人嘛!怎么,上次在蓟镇没杀过瘾?”

    一众锦衣卫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他们没想到,秦书淮竟能记得他们的名字,心里都是一暖。

    这时,秦书淮收起了笑容,神色肃然道,“锦衣卫听令,入列!出发!”

    众人一听,当即齐声大吼,“遵令!”

    队伍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