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好戏
    说话间,汪大童从天而降,稳稳地站在了江河帮阵营和北丐阵营中间。

    北丐众弟子中,不少人认出这是南丐的汪大童,也是丐帮分裂前大家的掌棒龙头。

    在此时见到汪大童,他们一个个都升起一股莫名的依赖感。

    “汪掌棒!”

    “汪掌棒来了!”

    北丐众弟子中,不少人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

    汪掌棒最是刚正不阿的一人,他来了,势必不会看着我们被江河帮屠杀蹂躏的。说到底,我们北丐和南丐分裂才一年不到,汪掌棒断不会不顾同门之谊的!

    不得不说,汪大童的这番策划,非常攻心。他还没开口,不少北丐弟子就已经感动地有些泪目了。

    秦书淮见汪大童来了,就和他飚上戏了。

    先是冷眼相对,继而对他阴沉道,“汪掌棒,你我虽有同抗鞑子之谊,但是一码归一码。江河帮弟兄有多少死在鞑子的刀下,你是知道的。今日你若要拦我,那我就只好得罪了。”

    汪大童像模像样地对秦书淮抱了拳,一本正经地说道,“秦帮主,贵帮抗击鞑子是老叫花亲眼所见,老叫花深感佩服,也十分理解贵帮要杀鞑子报仇的心情。”

    “既然如此,就请你速速让开吧!”

    “秦帮主请听老叫花一言。北丐勾结鞑子,在罗文峪、大安口等处作为内应,替鞑子打开水门确实不假。在遵化,北丐个别弟子纵火烧城,造成遵化失陷也不假!但是,这并不代表所有北丐弟子都是奸细,他们之中,大多数人也都是被蒙在鼓里的,这点请秦帮主明察。”

    此话一出,在场北丐弟子顿时轰的一声炸开了。

    是咱们的人打开了罗文峪、大安口的大门?是咱们的人在遵化放的火?

    咱们北丐竟然是鞑子的内应?

    众多北丐弟子中,大部分人的反应是一脸惊讶,惊讶地几乎说不出话来。还有大约三四十人,则是低头沉默。

    这三四十人,正是参与了这些事的人。他们中,有的人是自愿想当汉奸,换取荣华富贵,有的人则是被赵庆、陈天残等人威逼利诱,不得不去当汉奸的。

    而这些事,常大也有份参与,而且为了讨好赵庆,他参与得很积极。

    所以一听汪大童这么一说,心虚的他立即转化为暴怒,指着汪大童骂道,“汪大童!你胡说八道!我们北丐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来?你想栽赃嫁祸,门都没有!”

    汪大童呵呵一笑,“常大,你急什么?我又还没说你!”

    常大怎么能不急?如果这事大白于天下,他根本逃不脱干系!按照规矩,但凡汉奸人人得而诛之。到时候他就是武林和朝廷的双重死敌,以他的修为,能跑才怪!

    心想,左右都是死,不如拼一把了!

    于是大吼道,“汪大童,你辱我北丐名声,今日我北丐与你不死不休!北丐弟子听令,为维护我帮声誉,速速拿下此贼!”

    然而北丐方面,无一人敢动。

    丐帮虽然分裂,但时间很短,汪大童身为掌棒龙头,余威仍在!

    同时,北丐弟子相信汪大童的为人,若无证据,汪大童断不会胡说。

    更何况,他们还指望汪大童救他们呢,又怎么会上去杀他?

    汪大童冷笑一声,“常大!你怕了?”

    “我、我怕什么?”

    “你怕我拆穿你干的好事啊!”

    “汪大童,无凭无据,你休要血口喷人!”

    汪大童哈哈一笑,接着沉声喝道,“好!你要证据,我便给你!”

    话音刚落,只见从门外进来三人。

    其中一人自然是鲁有吃,而另外两人则扛着一个麻袋,麻袋里似乎还装着一个人。

    常大见到那两人,顿时面如土色。

    那两人,一个叫程阿大,是在大安口帮鞑子开门的北丐弟子中的一个,另一个叫王可,则是负责在遵化城放火的。

    给这两人传陈天残亲笔信的,正是常大。

    这两人在北丐中的地位都不低,都是八袋弟子,因此很多北丐弟子都认识他们。

    鲁有吃对两人说道,“你们两个就老实说吧。”

    程阿大当着众人的面,低着头说道,“是我……和另外二十多同门,在大安口杀了守水门的明兵,放鞑子进来的……但是我是被逼的,常大和我说,若是我不这么做,他们就杀了我儿子。若是我听他们的,就让我当上八代弟子!”

    接着王可也说道,“是我带人在遵化放了火,我也是被逼的。是常大和陈天残逼我的,他们说这是帮主的命令。”

    常大从极度震惊中反应过来,连声说道,“这、这是胡说八道!我不会,陈长老也不会,我们都不会干出这种事的!大家千万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千万不要!”

    汪大童怒吼道,“不会?你以为没有证据,我们会诬陷你吗?”

    他当即从怀中拿出一封信,抽出里头的信纸,展开来说道,“大家来看看,这笔迹何人识得?”

    火把很多,因此这封信被照的很清楚。

    前排的不少北丐弟子都大着胆子凑上来看。很多人不识字,看不懂。但终究有一两个在帮里辈分高又识字的,看出来了。

    “这莫非是陈长老的字迹?”

    汪大童道,“没错,就是陈天残的!你们若是还不信,可以去陈天残的书房,拿来他以前的字比对一下!”

    这么一说,在场北丐弟子无论识字与不识字的,大都信了!

    汪大童又对那个认出陈天残字迹的丐帮弟子说道,“你念念,信上都说了些什么!”

    那个弟子便拿起来念道,“十一月二十一日子时三刻,打开大安口边门,切不可误!”

    轰!北丐中一片哗然!

    陈天残果然下了这样的命令!

    北丐之中……果然出了奸细!

    这简直是丐帮千百年来史无前例的奇耻大辱!

    汪大童对常大说道,“你还有何话说?”

    常大浑身微颤地说道,“这、这是陈天残的信,与我又有何干?”

    汪大童大喝,“与你无关?程阿大,你告诉大家,这事与他到底有没有关系?”

    程阿大又道,“这信,就是常大送给我的。另外,事成之后,是常大替我去前粮库领了五百两银子,要我分给大伙的。”

    汪大童接话道,“那五百两银子既然是你领的,想必钱粮库里就有你亲手按了指印的收条!程阿大说的是不是实话,去钱粮库就可以印证!”

    这时,一个衣着干净的丐帮弟子出来说道,“不用看了,当日就是常护法找我领的这笔银子,因为数目大,所以我记忆犹新。”

    此话一出,北丐众弟子又发出一声轰响,随即都怒视常大。

    常大慌忙辩解,“那笔银子、那笔银子是……我……”

    他这么吞吞吐吐的,已经出卖了他。

    “常护法!你竟真的与鞑子勾结!”

    “常护法,北丐,不,丐帮千百年来,从没你这样的护法!你这个汉奸,真是丢尽了丐帮的脸!”

    北丐众弟子无不义愤填膺,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帮里的护法、长老甚至帮主都在为鞑子办事!

    常大整个人抖如筛糠,面如死灰,噗通一声坐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