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对决
    赫连巴泰飞速跃至曹化淳跟前,瞬息之间绵绵拍出一掌。这一掌看似软绵无力,却是“万象天罗神功”中至阴至强“天绝绵掌”,其蕴含的阴毒内力,便是一头成年大象也需立毙!

    然而曹化淳竟不闪不避,只是眼皮子微微一抬,继而大袖一挥,也一掌迎了上去!

    “轰!”

    两掌相交,犹如陨星相撞,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两人的四周又随即爆散出阴冷刺骨的气旋,但凡与他们处在一丈之内的武者,遑论北丐还是东厂之人,无不身子一抖,打个冷战。而那些修为稍低的,竟被这股强大无比的阴风刮得后退了数步。而这些人的眉毛之上,竟都结起了一层霜雪!

    这是真正堪称“至阴”两字的内力碰撞!

    对掌过后,两人都各自退了三步,却都毫发无伤!

    平手!

    赫连巴泰心中暗惊,刚才那掌自己已尽了全力,又占着偷袭之利,本以为至少能重伤这阉人,却不想对方的内力如此强劲,生生给顶住了!

    中原武林果然藏龙卧虎!先前有那个诡异的姓秦小子,还有少林方丈,如今又来一个深宫阉人,这些人的修为无不超出自己的想象!

    看来“万象天罗功”的第十层如果无法突破,自己在中原就依然不能无敌!可是这第十层自己已经足足困了十年了,也不知何时才能突破?

    曹化淳心中更惊!他自小练的“元阴神功”,为了练成此功,他甚至不惜亲手阉了自己!他自认论至阴的内力,中原之内无人能出其右,然而这个关外来的赫连巴泰,其内力竟更比自己更为阴寒强横!

    方才对掌,自己虽未受伤,但内力一荡,接下来自己的出手必然受到制约,无法发挥最大战力。

    赫连巴泰吃惊过后,打定主意,既然已经上场便没有罢手的道理。明国东厂的存在始终是大金的绊脚石,要瓦解它就必须从杀了这个老阉货开始!

    所以今天就只有一个结局,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但是我身为大金国师,堂堂萨满王,又岂会输于一个阉货?

    于是他又骤然暴起,再次冲曹化淳轰然而去。

    “阉人,纳命来!”

    曹化淳冷冷一笑,尖声厉气地说道,“建州小奴,你曹爷爷的命硬着呢!”

    说罢,也爆然而起,迎将上去!

    两人在空中轰然相遇,一人双手成爪,爪如电光利刃,一人双手呈掌,掌如疾风霹雳,以令人眼花缭乱地速度交起手来!

    “嘭嘭嘭”!

    一时间,只见手影重重,阴风四起,众人只见两人身影而不见其人。与他们的出招速度对比,其他人的出招简直如同慢动作一般。

    两人的修为已经到了惊天骇地的地步,又是棋逢对手,因此这一交手,当真是飞沙走石、日月无光!

    空气在呼啸、在咆哮,强大的至阴之气从他们的一招一式之间喷薄而出!两人此时已无需碰到对方,一招既出,咆哮出去的阴寒之气便是一次进攻,稍有不慎,阴气入体便是败灭!气可杀人,气可灭体,在这一刻,这句武林众所周知的名言得到了最淋漓尽致的诠释!

    极阴的真气弥散开来,犹如一股暴风雪袭来,遑论空中地下,霎时阴冷透骨,比之周围的温度,这里就简直如同冰窖,连午后本来极暖的阳光也瞬时失去了温度!

    两人从空中打到地下,依然未分胜负。但这场气势磅礴,惊世骇俗的大战,显然必须分出胜负!

    秦书淮、汪大童、鲁有吃三人都在远处静静地看着,谁都不说一句话,只是每个人的手心都是湿漉漉的!

    秦书淮的脑子里,只能找出四个字来形容眼前的场景:叹为观止!

    于此同时,李大梁、尊巴和赵克礼、陈长廷的鏖战也在继续!

    大约过了半刻多钟,东厂方面的情况开始不妙!

    曹化淳之前由于真气震荡,经过一阵强爆发之后,渐渐开始出现真气不继的状况!他的出手明显变慢,战术也由之前的攻守兼备改成了防守反击为主。反观赫连巴泰却是越战越勇,脸上也渐渐露出了必胜的笑意!

    而陈长廷和赵克礼也渐渐露出败象,论起修为,陈长廷不如李大梁,而赵克礼不如尊巴,他们又岂有不败之理?

    秦书淮心道,东厂要输了!

    他陷入了纠结。

    要不要去救?

    从短期来看,如果曹化淳死了,对秦书淮绝非好事。

    曹化淳是个有大局观的人,知道崇祯要对付东林党、魔教以及各地流寇,这些都离不开秦书淮。所以从己巳之变后,他几乎没有对秦书淮下过黑手,最多只有暗中派人查探,搜集他是否有比位极人臣更大的野心的证据。

    这对秦书淮当前是有利的。

    但如果曹化淳在这个时候死了,事情就不妙了。

    现在秦书淮尚未完成布局,曹化淳一死,他也接不了东厂督公的位子,要知道东厂督公向来都是太监出任,他一个常人,如果不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布好局,怎么可能接任?

    所以,接替曹化淳的人,必然是王承恩和王德化中的一个。王德化已经统领了御马监,这可不是养马的地方,而是负责皇城防御的地方,也就是说王德化掌控了相当一部分的紫禁城禁卫力量,在这种情况下,崇祯不可能再让他出任东厂督公,扩大他的实权。

    所以,接任者必定是王承恩,历史上也是这样。

    秦书淮很清楚,王承恩行事激进残酷,上任后的第一件事肯定是来对付自己。自己现在大事未定,要是东厂总来捣乱,可能直接影响大局。

    听上去,好像曹化淳活着更好。

    但是,从长远看,对付一个修为高深莫测,思维老谋深算的曹化淳,要比对付行事偏激的王承恩难多了!

    或许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等曹化淳像历史上一样告老还乡。但是这是个武侠世界,曹化淳内力深厚,便是七老八十都不妨碍他处理公务,如何让他告老还乡?

    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秦书淮纠结无比。

    却在此时,秦书淮的眼皮子猛地一抬!

    只见真气明显不继的曹化淳,在看到赫连巴泰一掌拍来之时,竟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对掌!

    这个时候拼内力?

    不对,好像哪里不对!

    曹化淳绝对不会这么蠢!

    是个人都看出他拼不赢这一掌的,不管他练的什么神功,就算是九阳神功他爹,在真气不继的情况下,也决计赢不了的!

    那他是想在拼掌的时候搞小动作,比如一手拼掌一手捅刀?不可能,以赫连巴泰的修为,一掌下去,在这里的任何人,包括汪大童,都没有悄悄捅他刀子的机会。

    曹化淳,究竟要做什么?!

    却在此时,秦书淮又看到了让他始料未及的一幕!

    他的心底,不由大喊了一声,“我!槽!这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