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东厂的伏击!
    秦书淮、汪大童、鲁有吃三人一动不动地在屋顶趴了一个多时辰,此时天已经全黑了,北丐总舵的院子里打起了无数明晃晃的火把。

    终于,秦书淮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体格雄伟,步伐雄浑有力,一看就是李大梁!

    李大梁身边还有一人,却是同样许久不见的陈长廷!原来陈长廷也跟着投靠了北丐。

    两人同上了一辆马车。

    接着又出来两个奇装异服之人,秦书淮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个是赫连巴泰,因为对他的印象太深了。而另一个因为正在处在光线较暗的位置,秦书淮看不清,不过推测应该是赫连巴泰的徒弟尊巴。因为霍古里和济朗现在都身受重伤,肯定是不能跟他一起去的。

    这两人上马车后,紧跟着北丐的传功长老陈天残,乃至北丐的帮主赵庆也一个个上了马车。

    果然是高手齐聚,精英尽遣!

    不多会,马车队就正式出发了。这个车队由十几辆载满物资的马车,四五辆带轿厢的马车,以及近百匹适合远征的矮种马组成。这些骑在矮种马上的北丐弟子,一个个都体形健壮,四肢有力,一看就是精英好手。

    马车队缓缓而出,往西行去。

    这时,汪大童说道,“走,咱们也跟上去。”

    于是三人下了屋顶,尾随而去。

    三人都是绝顶的高手,而且始终和北丐的车队保持百米左右的距离,自然不可能被发现。

    离他们七八里外的密林中。

    一队人马快速地从林中小道穿过。马上的汉子无不孔武有力,英气蓬勃,他们都穿着褐衫,腰间挂着直背宽刃的长刀。

    骑在最前头的一个汉子,双目锐利如鹰,呼吸均匀轻逸,太阳穴高高鼓起,显是内家高手。

    东厂掌刑千户赵克礼!

    他的左右两侧,分别是东厂子颗掌班魏朝、丑颗掌班张金!东厂十二颗,字丑二颗为上,号称东厂左膀右臂!

    马队后头,还有一辆宽大的马轿。马轿的帘子已然放下,无从得知里头坐的是谁。

    “驾!驾!”

    快马加鞭!

    多达两百余骑的马队,一再加速,飞驰而过,在林中扬起滚滚尘土!

    而在此时,在西边的某一处,一群神秘的黑衣人也已到位。这些白衣人人数更多,多达三四百之众。他们静静地埋伏于道路两侧的山丘之上,似乎知道这里将进行一场大战。

    黑暗中,一道闪电无声地划过,撕破了寂静的夜空。

    继而,冬雷阵阵。

    阴冷的空气中,充满了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抑。

    北丐的马队因为载满了物资,所以行进的速度并不快,所以秦书淮、汪大童和鲁有吃也不骑马,就在后头慢悠悠地跟着,这样更有利于他们的隐蔽。对他们来说,现在不着急动手,最大的人物就是隐藏好。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要当那只麻雀。

    北方的冬夜,寒风刺骨。加之现在处于小冰河期,夜间温度抵达零下二十多度,在这种天气下,马队的速度就更慢了。

    北丐走到子夜时分,忽然命马队全部停了下来。

    接下来,他们搭起帐篷,开始升火取暖、煮食。

    秦书淮本以为他们吃完宵夜还会继续前行,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他们竟然原地扎营睡觉了。

    “东厂若此时偷袭再好不过了。”秦书淮看着前方安静的北丐营地,对汪大童和鲁有吃说道。

    汪大童和鲁有吃也点点头,表示认可。

    三人来到一处地势稍高的挡风处,吃了点干粮补充热量,然后汪大童说道,“你们先眯会,我看着北丐。”

    鲁有吃说道,“好极。待过两个时辰,师兄你再叫醒我,我来盯。”

    秦书淮就连空头人情都懒得做了,二话不说躺倒就睡,反正汪大童和鲁有吃会站岗放哨,自己也乐得清闲。

    天气虽冷,不过他有九阳真气护体,寒气无法入侵,所以不管怎么睡也不至于染了风寒。

    他本想今夜东厂八成会偷袭北丐,因此即便睡觉也是十分警惕。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一夜过去,风平浪静,东厂并没有来偷袭。

    秦书淮满腹疑惑,东厂的人为什么不偷袭?难道他们还在等什么?

    此时天刚蒙蒙亮,北丐开锅做饭。

    鲁有吃又从怀里掏出几张冷冰冰的饼子,递给秦书淮一个。秦书淮咬了一口,差点没把牙崩掉。不过出于补充热量的需要,也不得不一口口吃下去。

    鲁有吃边吃边说道,“东厂的人果然是一帮蠢货,昨晚那么好的机会都不偷袭,害老子白高兴了一晚上。”

    汪大童提醒道,“曹化淳老谋深算,咱们切勿轻敌。东厂昨晚不动手,想必有更大的考虑,我们拭目以待便是。”

    秦书淮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隐隐间,他感觉东厂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北丐众人吃完饭,便立刻再次启程了。

    秦书淮等人就又悄悄跟了上去。

    太阳渐渐爬高,照在尚未融化的积雪上,分外刺眼。

    午后,大队行进到一处两面环山,中间宽阔的空地里。空地里长满了枯败的灌木,这些灌木有半人多高,密密麻麻,极适合埋伏。

    现场,安静地有些异常。

    北丐似乎也发现了不对,为首的一人举起了右手,示意队伍停下来。

    北丐众人无不警惕地望向灌木丛。

    呼!呼!

    现场只有北风的呼号之声!

    就在这时,只听“嗖嗖嗖”的声音响起,接着大量的弩箭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北丐众人早已有所防备,纷纷俱到、举盾格挡!

    叮叮当当!

    这些北丐弟子都是精英,身手极为了得,竟挡下了大部分弩箭,一轮齐射下来,只有八九人中箭,其中仅三四人中箭身亡。

    而于此同时,一百五十多匹快马骑手骤然而至,迅速包围了他们。

    北丐传功长老陈天残骤然跃出马轿,对这一百多骑冷笑,“什么来路,自报家门吧,北丐不杀无名之鬼。”

    秦书淮看着那一百多骑,见他们穿着统一的褐衫,但并非是东厂的制服,而那一百多人他一个都不认识,所以也心下怀疑,这帮人不是东厂的?

    却在此时,一辆精美的马轿从后头缓缓而来。

    马轿前面,有几个健壮的汉子扛着白底黑字的刀形大旗。

    上书:“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司礼监掌印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