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老匹夫
    秦书淮进了御书房,笑嘻嘻地给崇祯请安。

    “臣秦书淮叩见皇上,愿吾皇……”

    还没等他说完,崇祯就上前把他扶了起来。

    “秦兄不必多礼。”

    然后转头对王德化说道,“你先出去吧。”

    王德化很知趣地退了出去,同时也示意让另外两个侍候的小太监也出了去。

    崇祯兴奋地说道,“秦兄,我可听说了,你在江南可是大闹了一通了啊!哈哈,快与朕详细说说,后来你们在江南都干了些啥。”

    崇祯上次跟秦书淮出去“微服私访”一趟后,对民间的事情就更感兴趣了。江南他不能一同去,就只能让秦书淮讲一遍,过过耳瘾也好。

    秦书淮于是就把自己在江南如何追查赵家灭门一案,如何发现浙江沿海走私,以及如何敲诈浙江巡抚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当然,顺手除了移花宫的事情,他就隐去不说了,这种事没必要让崇祯知道。

    崇祯听得津津有味,时而大怒,时而紧张,时而放声大笑,防似在听一部极有趣的评书。

    尤其是秦书淮说到他故意羞辱浙江巡抚,让他的小妾陪自己过夜时,更是笑得捶胸顿足。

    “秦兄,你、你也太欺负人了吧!哈哈,可怜王化贞都六十来岁的人了,却还被你这般欺负,朕都有些为他不平了,哈哈。”

    秦书淮并没有笑,而是神色凝重地说道,“皇上,你可知我为何要这般羞辱于他?”

    “为何?难道不是因为他是东林贪官么?”

    “他是东林贪官不假,但更让臣欲杀他而后快的是,这王八蛋当年在任辽东巡抚时,为了推卸沈阳城失陷的责任而颠倒黑白,陷害忠良,我大明不知有多少忠臣良士因为他几句话,而背上卖国汉奸之名,含冤惨死!”

    崇祯双目一睁,“秦兄,真有此事?”

    秦书淮当即把当年沈阳城如何失陷,王化贞又如何串通游击将军王宝昌污蔑沈阳总兵陈略里通外敌,致使陈略全家被满门抄斩,以及上千原陈略手下官兵被划为叛军,喊冤难鸣,有家不能回,而不得已落草为寇的事情一一道来。

    崇祯听罢,当即怒不可遏。

    “王化贞这老匹夫,竟能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他就不怕那些含冤而死的忠魂找他复仇吗?秦兄,此事你且查去,只要罪证确凿,朕必要将他千刀万剐!”

    秦书淮故作为难地说道,“皇上,当年之事过去已久,臣虽找到了当年幸存的将士做人证,但想必那些东林党人必会对他百般袒护,不予采信的。臣现在只有他在浙江巡抚任上贪污枉法的铁证,虽然治他个凌迟的罪绰绰有余,但要定他陷害忠良的罪,却是极难!”

    崇祯大袖一挥,怒气冲冲地说道,“不行,朕要对当年含冤而死的将士们有个交代!他贪腐之罪固然要办,但他陷害忠良的罪更要办!秦兄,到时你且让那些幸存将士来作证,不管有没有旁证,朕都要治他这条大罪!”

    秦书淮见崇祯如此一说,当即求之不得地说道,“臣遵旨!臣替陈略、替数千喊冤将士叩谢皇恩!”

    心道,晴儿,戚氏,我答应你们的事,已经替你们办了一半了。你们放心,陈将军的冤情,很快就会昭雪了!

    崇祯余怒未平的敲了下桌子,然后一阵沉默。

    从秦书淮的江南之行,不难看出东林党的势力已遍布天下,而且其所作所为已然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这些东林党人的眼里根本就只有几个党首,而目无他这个皇帝。

    刨去王化贞当年诬陷忠良的事不谈,光是如今浙江沿海一带擅开外埠一事,若非秦书淮亲口所说,崇祯打死都不信。因为他还清楚的记得,去年东林党人是如何在朝堂上慷慨陈词,要求朝廷厉行海禁的。

    过了半晌,崇祯才咬牙切齿地说道,“这帮王八蛋,简直比阉党更可恨。秦兄,你知道刚刚周延儒在跟前说什么吗?他竟然敢指挥朕,让朕勾去今年拟人各部官员中的三分之一,然后换上他们提名的人!王八蛋,朕恨不得当场把他拿下!”

    崇祯“微服私访”了一趟之后,民间骂人的话也学了来,激愤之时骂上几句,感觉格外好用。

    秦书淮呵呵一笑,对崇祯说道,“皇上且先忍耐,待臣去了三边,把杨鹤的兵权拿下以后,再收拾他们不迟。”

    崇祯点头,“收拾了杨鹤,三边择一良将镇守,朕再调集大同军及部分关宁军驻防京城,然后就开始收拾各地督抚,秦兄看如何?”

    秦书淮听崇祯已经想到调军驻防京城,就知道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收拾东林了,于是当即说道,“皇上圣明!东林党宜尽早除之!只要除了东林党,很多事就好办多了。”

    崇祯想了想,又道,“对了,我本来还想问你,周延儒逼朕用他提名的官员,这事你怎么看?”

    秦书淮阴笑道,“周延儒自己找死,那皇上就成全他吧。这件事你先拖,他一定会忍不住在朝议时拿出来,逼你同意的。到时候你就假装退让,用他提名的官员。此事笔官自然会记录在案,到时候翻起旧账来,他便是僭越罪、欺罔罪、狂悖罪,哪条不是凌迟处死的罪?”

    崇祯一听,顿时也跟着阴笑了一下。

    “秦兄说的好!他敢逼朕,不是僭越、不是欺罔、不是狂悖又是什么?好,如此一来,以后就算查不到他其他什么罪证,光这事就足以将他抄家问斩了。”

    顿了顿,又说道,“对了,上次你说的洪承畴,朕已经找人去详查过了,此人却是有才,而且此人颇有主见,与他上司杨鹤因剿匪策略有分歧,所以关系不好。杨鹤是资深东林党人,洪承畴并没有去巴结杨鹤,想必对东林也是无感的。如此人才,当真是难得。秦兄,朕要谢谢你的举荐呢。”

    秦书淮道,“皇上,那东林党人虽号称天下士子皆东林,但我朝之中也有不少良心未泯的官员,不屑与东林同流合污的。比如刚才臣与你说的宁波知府李馥,便是如此。”

    “李馥么……朕在年初也收到过别人弹劾他的奏折。不过骆养性说此人在宁波府官声尚佳,朕当时想兴许又是一起文官相斗,故而搁置了。不过话说回来,此人虽然有为民之心,却也是罔顾朝廷法度,朕可以不罚不赏。但若是将来重用他,会不会有所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