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东厂东林开斗
    秦书淮说的没错,如今三边的流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热闹,可谓遍地开花、百家争鸣。

    光在山.西、陕西,比较出名的反贼头领,就有紫金梁、余八大王张献忠、闯王高迎祥、闯将李自成、扫地王、邢红狼、黑煞神、曹操罗汝才、乱世王、撞塌天刘国能、满天星、老回回马守应、李晋王、党家、破甲锥、八金刚、混天王、蝎子块、点灯子赵胜、不沾泥张存孟、张妙手、白九儿、一阵风、七郎、大夭王,九条龙、四天王、上天猴刘九思、丫头子、齐夭王、映山红、催山虎、冲天柱、油里滑、屹烈眼等一大堆!

    这还是有名气的,没名气的就更多如牛毛了。什么概念?如今三边的农民也好,商贩也罢,没事干就造反玩。

    什么原因呢?因为造反有好处啊!造了反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抢东西、抢女人,如果运气好做大了,那还能封个什么王、什么将的光宗耀祖,要是不造反谁能有这机会?关键是就算被抓了也不怕,朝廷推恩啊,投诚不杀,居然还给米面银钱好生放你回乡里去。这等无本万利,包赚不赔的买卖谁不愿意干?

    所以秦书淮必须去三边,这次他去不但要为崇祯从东林党手里夺来三边的兵权,还要顺势打击下三边的各路流寇,防止他们做大。尤其是李自成、张献忠这两人,将来势必成朝廷心腹大患,现在要是能除就尽早除掉。

    赖三儿听罢,忿忿不平地说道,“帮主,这事儿该朝廷操心才是啊!那小皇帝他自己不急,咱凭什么给他急?总不见得什么事都要我们江河帮帮他去平吧?咱们帮里自己的事都一大堆呢!”

    邱大力瞪了赖三儿一眼,喝道,“胡说八道,把你的臭嘴闭上!那三边的匪患要是不除,迟早会席卷天下,到时候天下动荡,谁能苟且偷安?”

    赖三儿不甘心地嘟囔,“那也不能总让帮主去啊,哪有这般连环折腾人的,也不给歇歇……”

    孟威毕竟是殿前侍卫,听赖三儿言语间颇有指责朝廷之意,顿时想帮崇祯说几句话。可是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人家说的也没错,皇上先用秦帮主击退了建奴,又让他去江南筹大笔饷银,找东林党人贪腐的证据,如今秦帮主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又让他去三边收拾烂摊子,这般用人,也确实称得上“折腾”了。

    想到这里,他喃喃哀叹,“朝廷……没人哪!苦了帮主了。”

    说着,起身双手举杯,对秦书淮道,“帮主,孟威替皇上敬你,替天下百姓敬你。此去三边,孟威愿与你同行!”

    说罢,一饮而尽。

    赖三儿一看连忙起来,对秦书淮说道,“帮主,赖三儿也跟你去!”

    孟虎等人也起了来,都不约而同说道,“属下等愿与帮主同去!”

    秦书淮摆摆手,示意大家都坐下。

    然后说道,“孟副帮主,你不能去,筹备武林联盟的事,我师父牵头,你辅助,要尽快落地。现在老道和花沉在外面另有任务,可能一时回不来,帮里的事情,皮狗、赖三儿、陈敬,你们就多管管。这次,我看就孟虎、张啸陪我一起去吧。”

    孟虎功夫好,张啸懂兵法,两人各有所用,秦书淮觉得带他们去最合适。帮里也实在缺人,他不能带太多人去。

    孟虎和张啸当即起身应道,“属下遵命!”

    其他人见秦书淮意已决,知道他向来说一不二,便只能听命行事。

    “帮主,那这次咱们什么时候走?”孟虎双眼发亮,迫不及待地说道。

    能跟着秦书淮去三边建功立业,对他而言简直求之不得。

    秦书淮道,“不急,我明天要去趟宫里,回来再行商议吧。嗯……没准这两天还有老朋友要找上门来呢。”

    说完正事,秦书淮又举杯笑道,“来,喝酒,今天不醉不归!”

    第二天一早,秦书淮就只身出门,去了宫里。

    御书房里,礼部尚书周延儒、吏部侍郎王培允正慷慨陈词。

    “皇上!如今东厂不但对朝政妄加干预,而且进来还插手吏部。此次六部的新晋的三十二名人选,经查竟有十二名有东厂背景。曹化淳如此胆大妄为,臣以为皇上不可不查其心!”

    崇祯看着气急败坏的周延儒,淡淡地说道,“周尚书,你说那十二名人选,都有东厂的背景,这从何说起啊?”

    王培允上前道,“启禀皇上,这是微臣在暗中详查后得知的。比如,新提名的吏部文选郎中赵端、礼部的验封郎中齐震,都是齐晋的同乡好友。”

    崇祯不咸不淡地说道,“齐晋不是刑部侍郎么?这笔账怎么能算到东厂头上?”

    周延儒见崇祯耍起了无赖,急的上前一步,大声道,“皇上!齐晋是东厂的人,天下众知啊!”

    王德化顿时尖声厉喝,“大胆周延儒,你想做什么?”

    周延儒这才发现自己僭越了一步,立即下跪道,“皇上,老臣鲁莽,请皇上降罪!”

    崇祯轻笑一声,和颜悦色地说道,“周尚书起来吧,朕知道你是忠君体国。此事朕会派人再查的,你们先回去吧。”

    周延儒依然不肯罢休,跪在地上说道,“皇上!东厂曹化淳近来步步紧逼,妄图左右朝政,其野心昭然若揭,皇上不可不察啊!否则,阉党之患恐怕重演,请皇上三思!”

    这话一出,连他身边的王培允都吃了一惊。

    说曹化淳是阉党,拿他与魏忠贤相比,这就是摆明了要和东厂开战了。

    崇祯怒气在胸,恨不得把桌上的茶盏砸到周延儒头上。

    天下士子皆东林,朕不过就是让曹化淳安插了几个与东林意见相左的人,而且品阶都不高,你们东林就这般跳脚了?

    哪天朕要是想动你们这些大员,你是不是想造反?

    心中虽愤恨无比,却生生把怒气藏下了。

    心道,此事需待秦兄回来后细细商议,暂且搁置便是。

    于是又轻描淡写地说道,“周尚书的意思,朕听明白了。此事朕自有计较,你们且退下吧。”

    周延儒哪肯罢休,他打定主意,今日非逼皇上拿出个态度来不可。

    却在此时,只见门外进来一名太监,对崇祯说道,“皇上,太子少保、武英殿大学士秦书淮求见!”

    崇祯顿时浓眉一舒,嘴角微微上扬,说道,“请他进来。”

    然后又对周延儒等人说道,“周尚书,王侍郎,你们且出去吧。”

    周延儒见秦书淮来了,知道这事今儿恐怕是说不成了,于是只好叩安,悻悻离去。

    出门的时候,秦书淮和周延儒相遇。

    秦书淮冲周延儒呵呵一笑,“周大人,幸会。”

    周延儒曾在崇祯面前参过秦书淮私通金人之罪,另外,秦书淮敲诈了浙江巡抚五六百万两银子的事他也已经知道了,此时对秦书淮恨得牙痒痒。不过看在秦书淮如今官职也不低的份上,还是向他拱了拱手,道,“秦大人,幸会。”

    两人彼此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眼,然后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