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五十二章 花沉执掌白莲教
    几人从少林告辞,先走陆路到京杭大运河聊城码头,然后再坐船北上。大家都出来已久,思家心切,因此在路上丝毫没有耽搁。

    三天后,船进入了天津境内六里铺码头。这处码头是当年江河帮与巨鲸帮联手打击漕帮之时,从漕帮手里夺过来的,现在仍由江河帮管辖。

    船在岸边停靠后,秦书淮叫来花沉,给了他一叠厚厚的银票,足足有一百万两。

    花沉不解道,“帮主,这是何意?这么多银票,帮主就不怕我卷款潜逃了?”

    秦书淮呵呵一笑,“你要是想跑现在就与我说,我可以再给你一百万两,也不枉你我相交一场。”

    顿了顿,又道,“不过你要是不打算跑,那就去帮我执掌白莲教。从今天起,白莲教上下十余万弟子就全权托付给你了!这一百万两,就是你第一阶段的经费。”

    花沉当即一惊,双目圆睁半晌说不出话来。

    白莲教传承千年,在历代教主的苦心经营下,其势力遍布朝廷庙堂、三教九流,虽不及魔教令人恐惧,但也绝对是威震群雄的存在。如此强大的组织,帮主就这么让自己去执掌了?

    不光花沉吃惊,老道也吃了一惊。

    “帮主……白莲教于我帮大业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属下生性散漫,恐难当此大任,还请帮主另选个合适之人吧。”花沉赶忙说道。

    秦书淮道,“你确实生性散漫了些,所以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的。从今天起,你是白莲教掌教使者,而老道就是监教使者。你负责管白莲教,老道就负责管你。”

    老道和花沉顿时异口同声道,“帮主,不妥啊……”

    秦书淮笑道,“有何不妥?反正你们两个也都是光棍,我看就先这么搭伙过日子得了。对了,白莲教里美女不少,你们要是看中哪个,尽管跟我来说,我给你们保媒。”

    老道和花沉的搭配,是秦书淮早就想好的。首先这两人性情相投,这段日子里相处得很好,还一起去移花宫报了血海深仇,可以说在江河帮里,他们彼此之间的感情是最要好的,这就为他们日后密切配合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其次,老道虽然有时也爱开开玩笑,但做事还是有分寸的,而且他在江河帮是老资格,让他去监督花沉,花沉应该也能够接受。而花沉就只负责运营白莲教,这样可以充分发挥他的特长,将白莲教建设成大明顶尖的情报网络。

    老道和花沉见秦书淮心意已决,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两人都苦着脸站在一边。

    老道可不想去白莲教,江河帮的总舵多好,自己的朱雀堂多好,干嘛跑去白莲教受那份罪啊?

    花沉也不想去白莲教,本来他想着在江河帮总舵谋个什么差事,最好是有事没事帮秦书淮出出主意就好的那种。一个月也不要多,拿起五两八两的银子也够了,反正帮里管着伙食住宿不是?

    他很清楚,秦书淮让他去白莲教,肯定是想让他建一张巨大无比的情报网,这里头的工作量他用屁股想都知道少不了。他过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自然是接受不了。

    秦书淮见他们不说话,又道,“这件事我仔细考虑再三,也就你们是最合适的人选。花沉刚刚说白莲教对我帮意义重大,其实只说对了一半!因为白莲教如果用好了,不光可以让我江河帮如虎添翼,更可让整个大明增添一份可比数十万雄师的战力。我需要白莲教,让我尽知天下事,运筹帷幄中!”

    说到这里,他站了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老道,花沉,别人或许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你们应该知道!江河帮不过是我们的出发点而已。对于天下来说,他太小了!”

    花沉和老道都怔怔地看着秦书淮,从他深邃而锐利的眼神中,同时看到了一样东西。

    野心!

    逐鹿天下的野心!

    这种野心无疑会让对手恐惧,但对于处在他羽翼下的人来说,却是让人振奋!让人神往!让人热血澎湃!

    如今的秦书淮,无论在庙堂还是在江湖,都已有他独特的优势,说他左右逢源绝不为过。如果说当真世上真的有人能同时做到江山与武林的大一统,那么老道和花沉会毫不犹豫地认为,这人非秦书淮莫属。

    如果秦书淮真的做到了,那么他必然彪炳史册,千古留名。而他们,也将是这个传说的一部分。

    雁过留声,花谢留香,人活一世,谁不想留名青史,万世传颂?

    老道首先说道,“帮主说的是,老道遵命便是!”

    花沉也随后说道,“帮主有令,属下自当遵命。只是,在此之前属下想问帮主三个问题。”

    “好,说来听听!”秦书淮笑呵呵地说道。

    “属下想问,身为掌教使者,其一,白莲教用人之事,属下可否自行安排?其二,白莲教日常教务,属下是否可乾纲独断?其三,白莲教之经费,属下可有擅筹擅拨之权?”

    秦书淮淡淡一笑,道,“这个问题我早就考虑过了。白莲教用人,长老以上的职位,你不得擅自决定,其余的你说了算。日常教务,你身为掌教使者,自然可以乾纲独断。最后,关于经费,我只能告诉你,这一百万两是我给你的第一笔启动经费,也可能是最后一笔。甚至我还想每年从你白莲教那捞点钱过来呢!反正怎么筹钱,你自己去想办法。当然,钱是你自己筹的,怎么花我自然也不会管。”

    花沉对这个答案颇为满意,当即说道,“好,既然如此,那属下就答应帮主,代掌白莲教。自今日起,花沉与白莲教一荣俱荣,命运相连。”

    秦书淮点点头,正色道,“好!花沉,白莲教就是我的眼睛和耳朵,我就把他托付给你了。”

    “属下必不负帮主所托。”

    秦书淮又对老道说道,“老道,花沉行事散漫,有时又过于意气用事,你的职责就是看着他,防止他做出过激的事情来。”

    老道苦笑道,“帮主,老花这要是撩蹄子撒欢起来,我也拉不住啊。再说了,白莲教的大权在他手上,我这……”

    他倒不是想与花沉争权,而是说的现实问题。秦书淮给了花沉几乎独断专行的权力,又要老道去监督他,老道自然没信心了。

    不过秦书淮却是一笑,从怀中掏出了莲花令,递给老道。

    “莲花令是白莲教的至高圣物,见莲花令如见教主。如果花沉真的敢肆意妄为,你就拿出莲花令,到时候全教上下都听你的。要是还不行,那你就给我修书一封,我亲自来,这总行了吧?”

    老道又惊又喜地说道,“帮主,这莲花令真给我啊?哎呀,不妥吧,这可是白莲教的圣物,要是磕了碰了……”

    花沉马上说道,“对对对,还是还给帮主吧。”

    他当然不想老道拿着莲花令来压自己了。

    老道见他这样,于是毫不犹豫地把莲花令藏到了怀里,然后冲花沉说道,“嘿嘿,我还是先收起来吧,万一哪天用的上呢?”

    事情商定,秦书淮又让老道代笔修书一封,把花沉出任掌教使者的事情在信里说了一遍,之后便立即让他们去往醉花楼找老鸨接头。

    而他自己,又坐上了客船,往通州青乌镇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