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五十章 做人情
    赫连巴泰脸色阴沉如冰,却被智远噎得无话可说。

    这次少林之行,他的三个得意高徒尊巴、济朗、霍古里,除了尊巴安然无恙,其余两人中,霍古里中了智空一掌,已经成了废人,而济朗也中了秦书淮一掌,现在仍昏迷不醒,想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为培养这三位徒儿,他这几十年来不知道费了多少心血,耗了多少时间,又用去多少钱财购买天材地宝,这才有了这三位名震关外的高徒。一想到这,他就心如刀割!

    这笔血债,若不讨回誓不罢休!无论是少林也好,江河帮也罢,总有一天我要屠你满门,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赫连巴泰的拳头捏的咯咯响,在心底恨恨地发了重誓,但当下却毫无办法。

    若是自己没受伤,自然可与智远较量一番。但现在自己有伤在身,此时与他较量决计讨不到什么好!

    中原有句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仇,便先给你们记着!

    想到这里,他阴沉地对智远说道,“智远大师,那今日讨教就到这里吧。少林功夫果真天下无双,我完打撒宗,领教了。”

    智远傲娇地哼了一声,“马屁话就不用说了,少林功夫如何世人自有公断。倒是你们,老衲要劝一句,既然你们是被黄台吉赶出来的,那就好好在中原呆着。中原地大物博,也不少你们一口吃的。但若是到处惹是生非,怕是再大的地方,也容不下你们。”

    赫连巴泰面无表情,但是一字一句地说道,“多谢大师指点!”

    说罢,冲身边人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离去。

    方才那些趾高气扬的北丐弟子赶紧收拾东西,包括赫连巴泰坐的那把椅子都扛了去,悻悻而回。

    待他们走远后,众人才松了一口气。这次完打撒宗展现出来的战斗力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若不是智远出来镇场,谁都不敢想接下去会有什么后果!

    这时,智远喊了一声,“智仁何在?”

    智仁一听,顿时上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师兄……智仁,知错了!”

    “少林弟子智仁,嗜赌成性,屡犯贪戒,罚戒律堂面壁思过一年。”

    智仁听罢顿时泪如雨下。

    却是欣喜之泪!

    他本担心少林还会不会接纳自己,但是听闻智远依然称呼自己为“少林弟子”,就知道这么多年来他还是把自己当成了少林弟子!

    自己好赌成性,偷卖寺院土地,又不辞而别擅自下山,如今罚一个面壁思过一年,实在是轻!太轻了!

    当即磕头哽咽道,“弟子……智仁,领罚!”

    智远淡淡地说道,“去吧,现在就去,没你的晚饭。”

    智仁不禁破涕为笑,“哎,好,我现在就去。”

    随后对秦书淮等人抱了抱拳,想想不对,又改成了合十礼,说道,“秦帮主,陈施主,花施主,还有这位成风施主,贫僧既已领罚,就不陪你们了。这段日子与你们一道仗义江湖,实乃贫僧生平一大乐事。贫僧,这便告辞了。”

    秦书淮调侃道,“老赵,等你面壁思过结束后,别忘了去找我喝酒。我在江河帮等你哪。”

    智仁呵呵一笑,“好极!好极!”

    智远一听,眼珠子顿时就鼓出来了,瞪着智仁,“嗯?”

    智仁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说道,“不不,出家人不饮酒。”

    说完狠狠地瞪了眼秦书淮。

    之后,大袖一挥,潇洒地去了戒律堂。

    老道、花沉两人不由一阵感慨。他们与赵去尤呆的时间也不短了,一起胡闹,一起查案,更一起杀入移花宫,有生死之谊,如今见他浪子回头,终归少林,又岂能不心有所感。

    成风这小子竟然还呜呜地哭了,眼泪都湿了半管袖子。老道问他哭什么,结果他说是因为智仁告别时特意提了下他的名字,没拿他当外人。

    智仁走后,秦书淮等人便随智远进了屋里。

    秦书淮先告了声罪,然后在屋里打坐调息,以驱除赫连巴泰那一掌所带的寒毒。

    智远见状,便也开始帮智云疗伤。

    约莫过了半个多时辰之后,秦书淮调息完毕,已基本逼出了寒毒,体内真气也完全平复了下来。这就是九阳神功的好处。

    然而智远还仍然在帮智云疗伤。方才秦书淮用易阳真气帮智云暂时稳住了心脉,但这会他的寒毒再次发作,智远只好用深厚的内力帮他压下去。

    又过了半刻多钟,智远方才收功。智云的脸色稍稍好看了点,不过看上去依然虚弱憔悴。

    智远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玄冰寒掌果然阴毒……”

    智云冲智远苦笑道,“师兄……这新伤加旧伤,怕是已无法可治了吧?”

    智远道,“有老衲在,师弟你怕甚。大不了,老衲每日帮你运功一次就是了,还能压不住它区区寒毒?”

    智远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却也只敢说“压住”寒毒,并不敢说解了寒毒。

    说到这里,智远又看了眼秦书淮,然后面露惊讶。

    “咦,老衲记得秦帮主也中了赫连巴泰那厮的寒毒吧,怎生看上去并无大碍?”

    秦书淮笑道,“因为寒毒已祛啊。”

    众人不无大惊。

    连智远都束手无策的寒毒,他只花了半个时辰就已经驱除了?

    智远颇有些不信,忽然伸手抓住秦书淮的手腕一摸,顿时脸色再次一变。

    “还真是除了……”

    想到这里,他又细细感受了下秦书淮的内力,发现他体内不光有易筋经的内力,还有一股更加阳刚醇厚的内力,不禁啧啧称奇。

    想必就是这股内力驱除的寒毒!

    他顿时笑道,“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秦帮主学的一身好本事,老衲佩服!”

    智远亲口说出这话,众人这下就深信不疑了。

    智空当即上前冲秦书淮施了一礼,说道,“秦帮主,你既有解毒之法,不知可否帮贫僧的师兄驱毒呢?少林上下感激不尽!”

    秦书淮呵呵一笑,“智空大师,你还是先关心下你的手吧。至于智云大师的毒,只要你们不拦着我,我自当帮他驱除。”

    这么好的做人情的机会,他又怎么会拒绝?

    在场少林众人无不喜上眉梢。

    于是,秦书淮又花了半个时辰把智云的寒毒给逼出来了。于此同时,他还用九阳真气帮智云抚慰了下从前的旧疾,虽不能彻底帮他治好,却也让他大为缓解。

    疗伤完毕,智云的脸上已有了血色。

    寒毒一解,智云浑身一轻,加上老伤又有所缓和,让智云又惊又喜。当即要下床礼谢秦书淮,却被秦书淮拦住了。

    “大师,你大伤初愈还是躺床上静养几日吧。至于要谢,以后就带上厚礼上门来谢,也显你们少林大气不是。”

    众人听罢无不开怀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