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四十八章 以小人对小人
    智仁身为少林排名前三的高手,面对这套刀法竟然在短时间内也束手无策,只得步步后退,先行观察其套路和弱点。

    不过,虽然济朗看似全面占优,却也找不出智仁防守中的弱点,因而攻了许久,始终未能有所建树。

    智仁很阴,只防守不进攻,不急不慢地观察对手的牌面,却把自己的牌捂得死死的。

    双方过了数十招,智仁虽仍未识破济朗刀法的套路,却已经渐渐适应了他的打法。

    于是他立即变换了拳路,使出拈花擒拿手,这是专门拿人胳膊、手腕的功夫,讲究柔中带钢,静则无声忍让,动则如毒蛇出击,十分适合对付济朗的快猛刀法。

    又过了十几招,济朗虽然还是全面压制,却根本无法伤到智仁一毫,不禁打得有些焦急。

    智仁的机会就来了!

    只见他先是轻巧地一闪避开了济朗的弯刀,继而左手猛地搭住济朗的手腕,同手右手用飞速向他的手肘部托去,只要碰到他的手肘,势必能将之骨折。

    却不想济朗并无惧色,手腕一转使出一招“灵蛇绕”,轻松地从智仁手里逃脱出来,接着又顺势一刀往智仁右手砍去。

    这两招之间一气呵成,流畅至极,让智仁都心下微惊,赶紧放弃进攻,将手缩了回来。

    “呼!”

    刀锋从离智仁手腕不足三寸的距离划过,散出一阵阴寒的刀气。刀气锐利,若是常人之手必被这道刀气所断,好在智仁内力足够深厚,自然扛得住这般刀气。不过仍被割破了肌肤,留下一道红印。

    智仁满不在乎,呵呵一笑,又贴近济朗,使出一招韦陀三笑,却是连续三招的擒拿功夫。济朗不敢托大,以弯刀上下一划为掩护,退后三步。

    但是智仁又用出大挪移身法,再次贴近过去。由于距离过近,智仁的擒拿手出招极快,因而济朗的刀法难以施展,一时间立即由主动变成了被动。

    却在此时,赫连巴泰用满语喊了一声,也不知说的是什么。

    济朗当即心领神会,忽地弯刀自上往下一劈,稍稍隔开些距离,然后手又一松,手中弯刀霎时化作寒影朝智仁咽喉飞去。

    智仁自当闪避。

    寒影贴着智仁的脖子飞出。

    众人皆惊,济朗将刀抛出,难道不怕被智仁反抢了过去?

    却在此时,只见济朗手中寒影一闪,竟又多出一把匕首,立即又冲智仁攻去。

    智仁连受进攻,自然无暇去抢济朗飞出去的弯刀。不过面对济朗的匕首,他自是毫无惧色,右手猛地一伸,瞬间握住了济朗右手腕。

    正要发力,忽然本能地觉得不对。

    他的弯刀就这么不要了?

    不好,有诈!

    也顾不得别的,他当即松手就地一滚!

    果然,弯刀几乎贴着他的头皮飞过,瞬时又回到了济朗的手中!

    原来这柄弯刀就如归去来飞刀,出去后还能回来,在真气的加持下,其力仍足以杀人。

    好阴险的刀法。

    秦书淮在旁看了半天,本来想来个观棋不语真君子,不过见赫连巴泰先说话了,也就跟着说话了。

    冲智仁喊道,“智仁大师,我看你还是用兵器吧,空手是打不赢他的。”

    智仁躲过济朗一道,冲秦书淮喊道,“那还不赶紧给老……”一想不对,不能说粗话,又是只好又改,“快给我送把刀来!”

    话音刚落,便有一名弟子大喊,“师叔,接刀!”

    智仁纵身而起,飞速接了一把戒刀,然后嘿嘿一笑。

    “小子,让你见识下我们少林的刀法!”

    说罢,戒刀一抖,徐徐展开。他这套刀法时而阴柔,时而刚猛,慢则刀路诡异,快则迅雷霹雳,却是菩提刀法和破戒刀法的混合。原来智仁这些年闲暇之余,仍在琢磨少林刀法,他嫌菩提刀法防守有余进攻不足,而破戒刀法过于威猛只讲进攻而不讲防守,于是将两者结合,自创了一套刀法。

    济朗在关外之时,除了深得完打撒宗的弯刀传承外,还在赫连巴泰的安排下,悉心研究了各项少林功夫,对于少林刀法也颇为了解。

    不过与智仁过了十几招后,他忽然发现这套刀法自己从未见过。

    “叮叮当当!”

    弯刀与戒刀互相碰撞,迸发阵阵星火,两人都在刀上注入了真气,却只见智仁的戒刀卷刃多处,而济朗的弯刀毫发无损。两柄刀之间的差距,可想而知。

    不过智仁不以为意,对于他们这等高手来说,只要刀不断,便是没开刃的刀都可杀人。

    两人恶斗许久,依旧不分胜负。

    明眼人都识得,两人的修为不相上下,所学外功招式也不分伯仲,心道这番缠斗,也不知要斗到几时,又谁能胜出?怕是只看谁先不慎露了破绽吧?

    连秦书淮都为智仁捏了一把冷汗。

    然而,谁都忘了智仁还占着一个巨大的优势。

    那就是济朗的弯刀刀法从一开始就用到现在,已然过了数百招,他便是用得再精妙,也要被看出破绽了。要知道智仁可是顶尖的高手,双眼何其锐利!

    而智仁的刀法才用了不过数十招,济朗连招式都还没看全,又如何找出其破绽?

    于是智仁渐渐占了优势。

    一把戒刀越发的咄咄逼人,往济朗防守比较薄弱的侧翼攻去。一刀连着一刀,一刀快似一刀,虚实之间寒影绰绰,打得济朗步步后退。

    “叮!”

    双刀相碰后,智仁忽然刀锋调转往济朗右肩削去,济朗慌忙反手举刀格挡,却见对方刀尖一挑,又往自己脖子攻来。济朗不敢怠慢,脖子本能向后一仰,却又惊见对方中途又转了方向,刀尖直奔自己胸口而来!

    他身体后仰,胸口大开,此时回防又如何来得及?

    不由浑身一凉,心道,我命休矣!

    智仁刀尖划过济朗胸口,本欲一刀杀之,却在最后时刻又变了方向,往他左肩奔去。心道,今日是比武而已,不宜结死仇,便废了他一只手,也显我佛慈悲。

    却在此时,只听“当”地一声脆响,只见一枚石子如流星一般砸在了智仁的刀上。智仁猝不及防,因而未能控制住刀的方向。

    刀尖被石子打得变了方向,贴着济朗的左臂划过,智仁也因收不住劲而打了一个趔趄。

    这一石子,正是赫连巴泰所掷!

    少林众弟子无不大怒!

    却在此时,更让人瞠目结舌之事发生了!

    只见济朗回过神来,骤然提刀,趁智仁趔趄脚下不稳之际,迅雷霹雳般朝他脖子砍去!

    “师叔!”

    众弟子无不惊呼!

    济朗狞笑!

    尊巴阴笑!

    赫连巴泰冷笑!

    成王败寇,本就如此!

    却在此时,只见一道青影从后飞速接近济朗,既然“嘭”地一掌拍在了他的后背!

    济朗一口浓血狂奔而出,手中弯刀悄然落地!

    出手的,正是秦书淮!

    背后偷袭,小人之事,却让在场少林众人大呼痛快!

    与小人,又何需讲道义!

    是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不正是秦帮主的手腕吗?所谓“大明之妖”,不正该当如此?

    却在此时,只见莫名妖风起,一道黑影忽然喷薄而出,以流星撞月之势冲秦书淮扑去!

    其速之快,其势之厉,如鬼如神!

    没人看清那人是谁,但只凭这惊世骇俗的一闪而过,便能猜出他是谁!

    赫连巴泰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