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玄冰寒掌
    尊巴停止了后退,待智云一指点来,骤然一个鹞子翻身离地而起,在经过智云头顶时一掌猛拍下去。这掌若是拍中,智云九死无生。

    智云不敢怠慢,当即倒地一滚,这才躲过一劫。却见那尊巴脚尖轻轻一点地面,又轰然弹起,像一枚炮弹般冲智云而去。

    这一下又快又突然,加之智云旧疾复发,一时竟避让不及,只得与他硬碰硬地拼掌。

    然而尊巴并没有打算和智云拼掌,他在空中双掌乱舞,掌影重重,让人眼花缭乱,所出寒掌多为虚招,每每待智云发掌要与之对拼之时,都被他格开。

    智云一时失策,不知对方何意,而就在这犹豫的瞬间,却只见对方忽然朝自己中路猛攻,对方双掌虚实相接,寒意凛冽,快如疾风,智云只得边拆边退。

    “嘭嘭嘭!”双方即便是在拆招的过程中,都闷声阵阵,掌风四起。智云本就有内伤,又如何受得了如此高强度的对抗,真气一下更为不继,出招不由又缓了几分。

    智云自知即将不敌,于是只好冒险转换出少林龙爪手,在尊巴一掌拍来的档口,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臂,往自己跟前一拉,继而另一手成爪往他胸口抓去!

    尊巴当即阴沉一笑,你这是找死!

    他一手胳膊被抓,但另一手早已成掌悄然拍出,智云那么一拉,却是帮了尊巴一下,使他这掌以更快的速度接近智云的胸口!

    “嘭!”智云的胸口顿时中了一掌!

    “噗呲!”尊巴的胸口也中了一爪。

    然而因为尊巴的寒掌先至,所以智云的那一爪虽抓中尊巴,却已无多少力道!

    智云轰然飞出两仗之远,而尊巴除了胸口有道浅红的抓痕外,并没有受什么伤。

    众皆惊!

    智云输了!

    却在此时,尊巴脚尖又微微一动,身体骤然而起,竟不依不饶,又要往已然倒地的智云攻去!

    尊巴心里冷笑,少林乃是中原武林的泰山北斗,迟早是我们大金的祸患,今日既有机会,何不再补一掌,趁机杀了他们这位高手?

    众惊呼!

    比武切磋,一方倒地便需收手,这是番外人都懂的规矩。尊巴这已不是比武,而是杀人了!

    包括智空在内的数名少林弟子纷纷跃起,试图阻拦尊巴,却因为都猝不及防,无一人能来得及。

    却在此时,一少年悄无声息地闪至智云跟前。

    尊巴大惊!

    智空大惊!

    赫连巴泰瞳孔微微一缩,锐利的目光顿时定格在那少年身上。

    方才那少年距离智云至少数丈之外,竟在眨眼间便窜到了智云跟前,此等速度简直闻所未闻。

    中原武林,果然藏龙卧虎!

    秦书淮怒急交加,奋力聚易阳真气于右手,心道那尊巴若是敢出掌,必让他尝尝斗转星移!

    此时尊巴也已跃至智云跟前,寒掌本意就绪,却见那少年怒视自己,没来由地在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当即侧身一闪,收了寒掌。

    站定之后,却是假模假样地问道,“智云大师尚好否?方才在下一时情急,出招未知轻重,还请大师勿怪。”

    这时,智空等人也是赶到智云身旁,团团将智云护住。

    秦书淮起身冷笑,“哼,不知轻重?若是我不赶过来,你怕是更不知轻重了吧?比武切磋,本就是击倒为止,你竟不依不饶,痛下死手,你们关外的武者都是这般不讲规矩,阴险毒辣的么?”

    尊巴讪笑一声,“这位少侠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大明之妖秦书淮秦帮主吧?秦帮主这话可有失公允了,我方才见智云大师受伤不轻,心下也是焦急,故而跃将过来想看看他的伤势,怎么又是痛下死手了?秦帮主向来以侠之大者自居,但凡不依你心思的,都被你斥为邪魔外道,是不是也太霸道了点?”

    秦书淮见智云脸色发白,瑟瑟发抖,便知他这次中的阴寒内伤不轻,便不与尊巴做口舌之争,当即坐下来,用易阳真气帮智云驱除寒毒。

    尊巴看着运功帮智云疗伤的秦书淮,心底不屑地一笑。智云中的是自己苦练数十年,极阴极寒的“玄冰寒掌”,如今寒毒已深入经脉,不多时就会由脉入心肺!除非是少林方丈每日帮他输送易筋经真气,或许凭借他深厚的内力能帮他续命!但即便如此,从此他也要时时刻刻受寒毒发作之苦,痛不欲生!要想根除?呵呵,做梦!

    秦书淮从手心源源不断地输易阳真气给智云。易阳真气包含了九阳神功的真气,而九阳真气又对治疗寒毒有奇效,更何况九阳真气与易筋经真气融合后,其功效升华了数倍,又如何驱不掉智云体内的寒毒?

    半刻钟之后,智云的脸色就渐渐地缓了过来。

    智云自己也是无比惊讶。他自然知道这阴寒之毒极为霸道,殊为难解,却在收到秦书淮的纯阳内力之后,感觉身体一阵暖似一阵,寒毒症状顿时为之一轻。

    这股真气定然是包含了少年的易筋经真气的,这点他在武林大会时就知道了,故而不是太惊奇。但易筋经真气只能帮他暂稳心脉,是决计无法驱除寒毒的。

    细细感受,他忽然发现对方的内力中还包含了另一股真气,比易筋经更为阳刚醇厚,正是那股真气在驱散寒毒!

    这让他惊讶无比!

    莫非天底下还有比易筋经更至刚至阳的内力?奇哉!奇哉!也是老衲命不该绝!

    秦书淮为智云暂时驱走了部分寒毒,护住了心脉,但心知若是要根除,非十天半个月不可,也不急于这一时。

    “大师,这寒毒殊为厉害,我暂时只帮你护住了心脉,你先且下去休息吧。回头我再帮你缓缓去之。”

    智云仍是虚弱无比,却已经开口说话了。

    “阿弥陀佛,多谢秦施主。老衲,或是命不该绝吧。”

    智空等人见状无不瞠目结舌!

    尊巴更是震惊得无以复加!

    这、这不可能!玄冰寒掌的毒根本天下无解!这是师父亲口说的,也是自己亲眼看到的!这些年来被自己的玄冰寒掌所伤的人,又有哪个人不是在寒毒反复发作中死去的?

    几名少林弟子将智云抬了下去。

    赫连巴泰凝视了一会秦书淮后,又对身边的济朗小声嘱咐了几句。

    济朗点了点头,然后上前说道,“诸位,此战当算我方胜了吧?如今我们双方一胜一负,这第三局势在必行。敢问少林方面,派谁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