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惊了!
    这时,却听智空说道,“我与你年纪相仿,本是同辈,你却要我找弟子与你打,你岂不是以大欺小?这般比试,便是赢了又能说明什么?”

    秦书淮听智空这么一说就放心了。他本来还担心智空会太迂腐,真让自己弟子出战呢。

    于是大笑道,“智空大师说的好!你这鞑子也忒不要脸了,明知打不过少林,就使这种阴招。你要是只会打小孩,那就赶紧回家打你家孩子去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哈哈……”

    众人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尊巴顿时又羞又怒,骂道,“哪里来的黄毛小儿?信不信爷爷一会把你撕成碎片?”

    论骂人,江河帮在场的这几位输过谁?

    花沉马上大笑道,“那谁,什么巴什么巴的,你知道这位爷是谁吗就凭你那两下子还想把他撕成碎片?你能碰到他一下就算我输!”

    老道接话道,“哈哈,就是,吹牛谁不会啊。我还说我能把你师父的脑袋拧下来当夜壶呢”

    尊巴大怒,“你们、你们找死!”

    赫连巴泰脸色微微一沉,对着身边的霍古里低声说了两句。

    霍古里立即上前说道,“那好,既然如此,就请少林随意派人吧。若是你们怕输,尽管请出你们的方丈便是。”

    智空立即纵身跃至空地中间,凝声道,“对付你们,何须方丈。来,你们谁第一个上?”

    霍古里拦住了跃跃欲试的尊巴,然后跃至智空跟前,平静地说道,“霍古里,讨教。”

    智空道,“你不用兵器么?”

    霍古里依然平静如水地说道,“大师空手,霍古里也空手。”

    智空不用兵器的原因是他的强项就在于空手,但是霍古里之前手里明明拿了一把短刀,显然是擅长用刀的,这会儿却说不用兵器,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要知道他面对的可是少林达摩院的首座智空!

    这摆明了就是轻视少林!

    智空喜怒不形于色,仍是风淡云轻地说道,“呵呵,好!那就请吧!”

    说完,身体右腿前踞,身体微微一恭,双手一前一后骤然成爪,却是一招少林龙爪手的起手式潜龙在渊,意在让人先手。

    这是江湖规矩,因比武场地在少林,因此智空为主,便要礼让客人。

    等了几息,却见霍古里单手负在背后,并不上来。

    显然人家不稀罕先手之便利!

    智空虽是得到高僧,此时却也有些无名火起。于是身形一晃,瞬息之间便闪至霍古里跟前,随即一爪往霍古里右肩抓去。

    霍古里原地不动,只是身子微微一侧便避开了智空这一爪,接着一手骤然成掌,朝智空腹部迅雷般拍去。

    一守一攻之间转换不仅流畅至极,而且迅疾如风,让在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智空迅速一缩腹部,然后一手回防,却见对方的一掌拍到半空又骤然撤回,便知他是虚招,心道不妙,当即侧身一闪。

    霍古里见智空闪开,便残影一闪,竟瞬间又贴至智空跟前,速度之快简直让人眼睛发晃。

    秦书淮心道,原来霍古里的特点是速度快!而且他的身法很是诡异,在移动的时候身体近乎是直的,看上去就像鬼影一般。这种方式和秦书淮的“移形乱影”很相似,不同的是霍古里在移动时脚还是要动的,而秦书淮可以不动脚就平移数米。但是相同之处是,两者都必须以极为精纯的内力去驱动。

    这种移动方式的好处就在于其方向神鬼莫测。一般人若要移动,在起步的瞬间,身体倾斜的方向就已经出卖了他要去的方向,但是如果能保持身体笔直地移动,对手就无从判断他要往哪去了。

    且说霍古里又贴近至智空跟前以后,当即一掌向智空头部拍去。智空低头一避,同时一爪抓向对方腹部,却见霍古里骤然一晃,闪到了自己右侧。

    若是常人,此时为求稳妥只能先行闪避,因为对手闪开后即可展开攻击,而他朝哪里进攻难以预料。

    不过智空身为达摩院首座,自不是常人,见霍古里闪至右侧,又以迅雷疾风之势向他拍出一掌。这一掌去势极快,蕴含的掌力绵绵无尽,竟逼得明明站了先机的霍古里不得不后退一步。

    智空立时将险势翻转,继而使出大慈大悲千叶手,双手绵绵不尽地朝霍古里上下左右拍出,真如千手观音一般无处不在,掌风阵阵又似潮水涌动,惹得二人周围无名风起,让霍古里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秦书淮心里暗道,武林大会上智空也冲自己用过大慈大悲千叶手,只不过威力远没现在这般大,想来当时智空是有所克制的。如今他全力使出千叶手,在易筋经的崔发下,当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霍古里被逼得连连后退,自知这般缠斗下去必输无疑,于是手腕一抖,竟从袖中飞出一枚暗箭!

    智空全神贯注,瞬间感觉一股凉意悄然而至,虽未看清来者何物,但知必定不是善茬,于是立即侧身一避。那暗箭几乎贴着他的胸口滑过,好在只划破了衣服,并没有伤到皮肉。

    智空这么一避,霍古里顿时有了反击的机会。只见他手臂又是一抖,顿时从袖中探出两把短刀握在双手,然后左右开弓地朝智空劈、砍、刺、挑,只见空气中划过道道银色的寒光,犹如飞梭织布一般让人眼花缭乱。

    智空知其厉害,不敢托大,连连后退避让。

    老道顿时大骂,“好一个不要脸的东西,一会用暗器,一会又用明器,刚刚不是说了大家都拼拳脚功夫吗?”

    连成风也看不下去了,跟着大骂,“不要脸的泼才!我呸!”

    那边厢,霍古里的师弟朗济也不敢示弱,回骂道,“比武本就是各尽所能,谁规定不准用刀箭?要是怕了,你们认输就是。”

    双方场下叫骂不断,场上打得更是不可开交。

    霍古里的一双短刀上下翻飞,其所用刀法与中原各门派的完全不同。中原门派用双刀的好手,大都讲究神出鬼没的套路,而霍古里的双刀刀法,却只讲究一个“快”字!只要够快,无论劈、砍、削、挑、次都可,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只为完成一次进攻,他要用进攻压得智空根本腾不出手来还击。

    以智空的修为,单单对付一个霍古里,竟打了一刻多钟都未曾分出胜负。而更让人揪心的是,智空在霍古里诡异双刀的压制下,目前正处于下风!

    秦书淮不由看了眼稳坐椅上的赫连巴泰,心道此人身为霍古里的师父,怕是个更加让人惊惧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