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换个名字就没关系了?
    出了移花宫,众人休息了几天。这几天里他们好好游历了一番江南山水,又去看望了一趟七星居士,告诉他移花宫已被烧为灰烬。七星居士老泪纵横,对秦书淮感激之情自不必细说。

    盘桓数日,秦书淮打算启程回京。

    北方,还有太多事要等他处理。尤其是北丐,据说来了位关外大萨满,修为深不可测,有了这个大萨满相助,北丐已虎视眈眈地瞄准了江河帮。另外,武林联盟的事情也需尽早落地,免得夜长梦多,横生变故。

    舟行北上,到了常州府。常州府是漕帮的总舵所在,秦书淮想起漕帮的竹杠还没敲呢,于是就兴冲冲地下船去也。漕帮早就知道巨鲸帮被秦书淮敲了二百八十万两的事情了,自然也做好了挨宰的准备。

    到了漕帮总舵,漕帮帮主成文东亲自出门迎接,大开宴席宴请秦书淮自不必说。席间,秦书淮也毫不客气地开出四百万两的武林联盟“经费”。成文东听完,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要知道巨鲸帮可是被敲了两百八十万两,漕帮在运河上所得岂止是巨鲸帮两倍,所以他们原先的心理价位是五百万两。秦书淮开四百万两,在漕帮看来已经极给面子了,成文东自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秦书淮等人在漕帮总舵呆了一天,第二天成文东亲自送秦书淮到码头,直到他上船方才离去,给足了秦书淮面子。

    江南之行,收获颇丰,可以说远远超出秦书淮的预料。

    首先,他这次敲诈到的现银、银票外加各种珠宝、古董,加起来不少于一千五百万两雪花银。这里头一千万是交给崇祯的,五百万就全是他自己的,可以说未来几年内江河帮的经费他是不用愁了。

    其次,他意外地成了白莲教教主,免费得到了一张覆盖全国的情报网。除了白莲教,他还将花沉这个江湖百事通揽入麾下,今后的情报问题就不需要太操心了。

    再次,他这次搜集了大量东林党人贪腐的证据,只要时机成熟,他就可将这些证据公之于众,发动一波猛烈的舆论攻势,彻底搞臭东林党!

    其他的收获也不胜枚举。比如崇祯现在已经与东林党不死不休了,少林高僧智仁也找到了,浙江沿海如果要重开海禁,能署理海关的人才也找到了……

    总之,收获满满,满到秦书淮想起来就合不拢嘴。

    在船上呆了一两日,这日来到了山东境内的东昌府。

    船舶要在东昌府聊城停靠半日,补充淡水物资。五人便下了船,在码头附近找了家酒肆,要了上等包间,吃饭喝酒。

    这一日里赵去尤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喝酒的时候都闷声不说话。

    花沉不禁说道,“老赵,今天你怎么像个闷葫芦似的?一口痰卡喉咙了啦?”

    赵去尤白了花沉一眼,说了声,“聒噪。”

    然后又自顾自喝酒。

    只有秦书淮知道赵去尤在想什么。在京杭大运河沿岸城市里,聊城是与嵩山最近的一个。如果赵去尤要回少林,那么应该在聊城下。

    只不过,赵去尤还没决定要不要回少林去。

    这一路秦书淮总是有意无意地提到少林,每次赵去尤都面有异色,想来自己已经勾起了他回少林见故人的念头,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他一直下不了决心。

    吃完饭,时间尚有充裕,秦书淮借故支开了花沉等人,打发他们上街买些熟食回船上。

    包间里,只剩下了他和赵去尤。

    秦书淮给赵去尤倒了杯茶,说道,“赵和尚,你不打算回家看看么?”

    赵去尤知道秦书淮已猜到自己的身份了,苦涩地笑了笑。

    “秦老弟,老哥我想回,但是不知道怎么回啊!”

    秦书淮淡淡地说道,“赵老哥要是信得过小弟,那就与小弟说说是何原因,或许小弟能给你出出主意。”

    他是希望赵去尤回去的。如果赵去尤回少林,那他就等于卖了少林一个人情,而且如果赵去尤重新在少林出家,那他就在少林又多了一层关系,于日后也有好处。当然,如果赵去尤不愿意回去,他也无可奈何。

    赵去尤喝了茶,沉寂了一阵,终于说道,“陈年往事,不堪回首啊!秦老弟,老哥这些事憋在心里十年了,从未向人提起。你若听了,可别笑话老哥。”

    “赵爷说到哪里去了,秦某这一路敬佩赵爷还来不及,又何来笑话?”

    赵去尤知秦书淮对自己敞开心扉,这一路便是再秘密的事情也不曾瞒着自己,于是也早已将他当成了忘年的知交,便将当年自己为何离开少林之事缓缓道来。

    原来,当年赵去尤与如今的少林方丈智远、达摩堂首座智空及智云同为师兄弟,这四人的功夫,智远第一,赵去尤第二,原本智远做了少林方丈后,赵去尤是接手达摩院首座的位子的。然而赵去尤在一次下山处理江湖纠纷的途中,染上了赌瘾,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不但赌输了自己的私房钱,还把自己打理的少林的几块良田也输给人家了。他自觉无颜再回少林,于是给智云修书一封,从此还俗。

    虽然数年后他托人把这笔钱还给了少林,但是他依然觉得没脸面对智远,所以至此再没踏入少林一步,少林寺也遍寻他不得。

    秦书淮听完不禁笑了出来。

    “我说老赵啊老赵,哦不对,智仁大师啊,就为了这点事你就不回少林了?”

    赵去尤一瞪眼,说道,“这点事?你可知少林寺的清规戒律?我身为弟子们的师叔,却犯了贪念大罪,有辱佛门清净,这件事如今肯定已经传遍了少林,我还有何面目回少林?”

    秦书淮道,“老赵啊,我问你,现在你已还俗,我该叫你老赵还是叫你智仁大师?”

    “自然是老赵了。”

    “那不就得了?智仁大师已经因错还俗了啊!你现在是赵去尤,醉花楼的厨子,要去少林有何不可?”

    “这……”赵去尤一怔,“不可不可。智仁已还俗不假,可我就是从前的那个智仁,换了个名字就和他没关系了?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