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四十章 火烧移花宫
    秦书淮看着那人,问道,“你就是移花宫主?”

    那人脸色惨白,浑身巨颤,然后忽然表情一变,屁股底下竟然流出了一股液体。

    吓尿了?

    秦书淮、老道、花沉三人都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原本他们认为,这个移花宫主定然是个高手,却不想竟然是这种胆小如鼠,又病恹恹的人。

    “你、你们是谁?不、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干!”那人语无伦次地说道。

    这时,一名黑衣人说道,“宫主,今日移花宫遭此奇难,宫主当奋而直起,带我弟子杀了这帮恶贼才是,怎可向他们摇尾乞怜?”

    那人的脸色更白。

    “我、我当了这么多年宫主,什么时候做得过主了?还不是任凭移花三老摆弄?如今移花宫完了,你们又要我带头,我不去……我不要死。”

    “宫主,如今移花三老已死,这不正是你梦寐以求的吗?只要杀了这几人,以后移花宫便是凭你做主了!”那黑衣人怒喝道,语气中满是怒其不争。

    “不,要打你们打,我不要死……”说着,那人忽然起了来,想跑。

    却被一名黑衣人按在了座位上。

    那黑衣人说道,“宫主莫慌,看属下等杀了这些人!”

    秦书淮看到这里才明白,原来这么多年移花宫一直受三大长老摆布,这个所谓的“宫主”不过是个傀儡而已。

    也好,这样的话就省事不少!

    四名黑衣人中,三人冲了过来,一人留下来看着这位早已吓破胆的“宫主”。

    三名黑衣人各找了一个对手,拔剑缠斗了起来。这三人功夫都还算不错,但比之三大长老就差远了。

    秦书淮面对一个黑衣人,毫无压力,只出了不过五招就将他一剑封喉。另两名黑衣人与花沉、老道不想打得不分上下,不过秦书淮加入后,也很快就杀。

    剩下的一名黑衣人见此情景,知道大势已去,忽然悲凉地长笑一声。

    “哈哈,天意!真是天意啊我移花宫为躲避世俗争斗,在此繁衍生息了三百多年,宫内弟子向来互相互爱,相敬如宾,端的是一个人人艳羡的世外桃源!却不想三十年前竟出了移花三老这等妖孽,偏要去夺什么各家武学,弄得天怒人怨,血仇遍地!如今天道巡回,终于遭到了报应!哈哈,好,好极了!”

    一番话凄厉至极,让秦书淮听了也是微生感慨。

    但花沉和老道却没有这么多耐心听他废话了。移花宫杀了他们全家,不管这些人有什么理由,这笔债总归是移花宫的!

    花沉拿剑一指那黑衣人和移花宫主,说道,“废话少说,你们是要自裁还是等我们动手!”

    移花宫主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冲三人磕头道,“三位爷爷!三位爷爷!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移花宫在外惹得血仇我一点都不知道!都是那三个长老害我的啊!”

    黑衣人阴冷地看了移花宫主一眼,无比凄切地说道,“宫主,事到如今你竟然还在这摇尾乞怜,当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你这般模样,又怎么去见前几任宫主?哎,也罢,我这就送你去吧!”

    说罢,长剑一挺,一刀割破了移花宫主的喉咙。

    移花宫主嘴里咕噜咕噜吐着血水,无力地挣扎了两下,终于倒下了。

    那黑衣人冷笑一声,然后又横剑往自己脖子上一抹,也自行了断去了。

    毫无犹豫,决绝至极,倒也不失为一条好汉。

    秦书淮等人见移花宫主已死,于是又杀出移花殿外,开始清理其余移花宫弟子。

    但凡移花宫内之人,无分老幼,一个不留!

    移花宫弟子此时早已战意全无,纷纷抱头鼠窜。殊不知越是这般,他们死得越快。

    长剑杀人,碧血洗地!

    移花宫人数不多,总计约五百来人,此时已被杀了四百多,整个宫内到处可见尸体,密密麻麻地铺了一层又一层!

    浓重的血腥味在这片幽静的山谷回荡,让人犹如置身血海。

    所谓血海深仇,当如此方才得报!

    太阳渐渐西沉,夕阳的余晖撒在这片曾经繁荣,如此被血水清洗的土地,分外刺眼。

    已经找不到移花宫弟子了!

    五百多移花宫弟子,要么死了,要么躲了起来。

    秦书淮收了剑,对花沉和老道说道,“烧!”

    花沉和老道立即找来火源,一栋接一栋地烧了起来。

    火光冲天,像猛兽一般,将这处历经300年,由数代人不懈努力营造的世外桃源,一口口地吞噬掉!

    火烧之时,不少躲在暗处的移花宫弟子嚎叫着跑了出来,但无一例外地被花沉、老道格杀。

    到处是血、到处是火、到处是尸体!

    从此以后,世间再无移花宫!

    天黑了!

    踏遍宫内,再无一人!

    老道和花沉却依然提着剑,不依不饶地继续寻找移花宫弟子!他们都披头散发,赤目咧嘴,如同两只厉鬼。

    “出来!都给老子出来!老子要杀光你们!”

    “来啊!来战!你们移花宫不是天下无敌吗?来战啊!”

    “哈哈,移花宫,灭门的滋味怎样?”

    “你们也有今天!哈哈,你们也有今天!记住了,杀你们的是苏云县花家后人花沉!有种来找我报仇!”

    两人疯狂地叫喊着,狂啸着,形同疯魔。

    直到秦书淮冲他们大喝一声。

    “够了!移花宫已经灭了!”

    这声巨吼如雷霆霹雳,炸得他们的耳朵嗡嗡作响。

    两人顿时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定住了!

    移花宫……灭了?!

    “噗通!”

    “噗通!”

    两人不约而同地朝各自老家所在的方向跪了下来。

    花沉哭着向天嘶吼。

    “爹,娘!小妹!大哥!二哥!三哥!你们看到了吗?我为你们报仇了!我今天为你们报仇了!”

    老道沉默,一言不发,只是朝着家的方向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眼中,泪如雨下。

    两人遥祭家人之后,又齐齐起身,冲秦书淮一拜。

    老道说道,“帮主……老道多谢帮主。”

    花沉说道,“秦兄,哦不,秦帮主,从今天起,花某便是江河帮人。帮主若有差遣,花沉莫敢不从。”

    秦书淮淡淡一笑,“决定了?”

    花沉还以淡淡一笑,“花某早已厌倦漂泊浪迹的日子了。如今大仇已报,自是需遵守诺言,为帮主效力了。况且,江河帮如今权势熏天,花沉入了帮,也能混个酒饭温饱不是?如此好事,怎可推脱?”

    老道抹了抹眼泪,笑道,“你这死老花,早该来咱们帮里了。咱们帮主做的大事,又不会屈了你的本事!”

    三人都哈哈一笑。

    火烧了移花宫后,三人回到池塘,却见地上躺了几十个人,不少人已死,不少人还在痛苦地呻吟。原来不少移花宫弟子一看情形不对,就成群结队地想跳进池塘跑出去。这20名守卫拼命阻拦,急红了眼的双方大打出手,双方死伤惨重。最终那20人全部被杀,但逃跑的人也只剩下了十几个。赵去尤见状就冲了出来,把这十几人全部放倒了。

    花沉和老道二话不说,拿剑结果了那几个还没死的。

    赵去尤看了眼火光冲天的移花宫,摇了摇头,跳入了池塘中。

    秦书淮、老道、花沉也相继跳入池中。

    不一会儿,从深潭出来。

    成风仍旧挟持着那个女子,见四人安然无恙地出来,松了口气。

    又问,“秦帮主,这女人怎么办?”

    秦书淮对那女人说道,“你师兄已死,你爹、你外公也全部都死了。移花宫里应该没有活人了。”

    女子顿时浑身一怔,双目泪湿。

    花沉递给她一把剑,说道,“这剑是你师兄的。你要报仇,我空手对你,且双脚不离原地,我们死伤不论。你若不想报仇,就自行了断吧。”

    女子呆呆地接过长剑,仔细看了看,认出这确是师兄的剑。

    师兄已死。

    她抽出长剑,狠狠地往自己脖子一抹。

    秦书淮心中叹气:若这两人不是出生在移花宫……

    收起了这个本就不存在的假设,他对众人说道,“走!咱们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