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移花殿
    “老赵,你还是不肯下杀手啊……”秦书淮对赵去尤无奈一笑。

    赵去尤摇头道,“已经杀了不少了。”

    花沉在老道的帮助下止了血,然后拿起地上的剑,一剑捅穿了乐云生的胸口。

    然后魔怔似的大笑,“哈哈,痛快!痛快!”

    赵去尤说道,“咱们都歇歇吧,杀不动了,实在杀不动了!”

    方才一番激战,众人都消耗了极大的体力和真气。尤其是老赵,如果让他一人对付那些移花宫弟子还没那么累,但是因为花沉和老道在秦书淮离去那段时间受伤了,他得保护这两人,就累得够呛。

    秦书淮果断地说道,“不能在这歇,要去也去池塘那歇。”

    池塘那是出移花宫的必经之地,赵去尤一听就明白秦书淮的想法了他要堵住出口,一个不留!

    “秦老弟,你真要血洗移花宫,一个不留?”赵去尤问道。

    “这里都是发了疯的妖魔,赵爷还要他们出去为祸人间吗?”秦书淮反问。

    花沉和老道都点头。

    “没错,这里的人一个都不能留!”

    赵去尤无奈地一笑,只好跟着秦书淮等人飞速赶往池塘。

    到了那里,远远地看到有二十几个移花宫弟子守在池塘边,似乎是在制止移花宫的人往外逃。

    有几个零星的弟子试图靠近池塘,马上遭到了无情的格杀。

    秦书淮呵呵一笑,“好极,就让他们守一回吧。”

    于是四人原地坐下,止血的止血,疗伤的疗伤。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四人都包扎了伤口,恢复了大半的体力和真气。

    于是提剑再起!

    现在,可以真正血洗移花宫了!

    秦书淮对赵去尤说道,“老赵,你就留在这里吧。如果移花宫弟子要跑,你就截住他们。他们要是不跑,你也就省省力气,免得总觉得自己杀孽太重,毁了你的慈悲心肠。”

    赵去尤苦笑一声,“也罢。不过这移花宫应该还有个宫主,也不知道他修为如何,你们需小心才是。”

    秦书淮笑道,“放心吧,若是打不过,我们再跑回来找你就是了。”

    三人与赵去尤道别,然后立即奔往移花殿而去。

    据那个“三少爷”说,移花殿是移花宫主所住的地方,防守森严。

    三人到了离移花殿外数百米远的地方,远远看见一座巍峨庄严的宫殿树立在眼前,确是精致异常,又气派非凡。

    “他们、他们在这里!”一个移花宫弟子惊慌失措地喊道。

    刹那间,一波又一波的移花宫弟子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粗看一下,估计有两百多人。

    秦书淮淡淡一笑,对花沉和老道说道,“你们两个就跟在我后面,我给你们开出一条血路来!”

    花沉老道不约而同地笑道,“哈哈,好极!”

    秦书淮长剑一震,顿时又呈赤红之色。随后赤练剑气磅礴而出,赤红的剑刃如狂龙飞舞,摧金断玉,犹如暴雨梨花,漫天飞扬。长剑所过,刀剑皆折,剑气所至,残肢横飞。

    他的每一剑都凝聚了赤练剑气、易筋经与九阳神功混合的易阳真气,其强悍程度远非常人可以想象。别说他现在手上拿的是剑,便是拿一草一木皆可杀人。

    普通兵器碰上他的剑,岂能不瞬间寸断?肉体凡胎更脆,别说碰上他的剑身,就是碰上他的剑气,都会被透体入骨,当场倒毙!

    可以说,现在的他虽然做不到古书中所载的“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但是在两百人中取上将首级,是完全做的到的!

    皎洁的月光下,只见一条咆哮的红龙在飞舞,它散发出来的赤红之气,点亮了夜空,燃烧了空气,也撕碎了无数身体。

    鲜血在空气中不断地飞扬,一道血雾尚未散开,又一道血雾喷射而出,使得天空似乎下起了雾雨!红色的雾雨!

    浓重的血腥味充斥在鼻腔里,如果是半年前,他一定会忍不住狂呕出来。但是现在,在经历了无数个这样的时刻后,在知道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后,在明白自己想做的一切之后,这样的血腥味不但没有让他停止杀戮,反而让他的杀意更浓。

    这个世界有些人可以讲道理,但是有些人不行。对付这些人,唯有以杀止杀,直到杀出一个天下太平!

    他就像一台摧枯拉朽的推土机,在前方毫无迟滞地开路,所过之处是人皆靡,是敌皆倒,无不一剑毙命!

    而花沉和老道则紧跟其后,两柄长剑也漫天飞舞,不断收割人头。

    无可阻挡的三个杀神!

    地上,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地铺着一句句尸体。鲜血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犹如大雨初下,脚踏在上头便会溅起一阵血花!

    惨叫、痛苦、呼喊之声不绝于耳,防似一个人间炼狱!

    这是真正的恐怖,让人肝胆俱裂的恐怖!

    移花宫弟子在得知移花三老已全体丧命的消息后,本就士气大跌,军心涣散,后来是在几个移花宫主的心腹鼓舞下,才勉强又鼓起了再战的勇气。

    可是当他们看到再战的结果是这样之后,刚刚鼓起的勇气顿时又消失了!

    两百来人,此时只剩下一百来个了!

    不知道是谁先跑的,总之很快这一百来人忽然不约而同地、疯了似地往不同方向狂奔!

    秦书淮、老道、花沉自然不肯放过他们,不依不饶地展开追杀。

    花沉和老道一组,秦书淮一人行动,绕着移花殿追了一圈,又杀了三四十人。

    而在这过程中,移花殿内别说移花宫主,就是像样的好手都没有再出来一个!

    秦书淮不禁诧异,这移花宫主到底打得什么主意?难不成连弟子被杀光了都不管?这又不是打游戏,外头小兵都死了boss才一个人出来单挑一群人?

    怕移花宫主耍花样,秦书淮就让老道和花沉停止追杀,三人一起先杀入移花殿去!

    进了移花殿,只见殿内站着四个黑衣武士。而他们身后,一个巨大的石椅上,坐着一个脸色发白的男人。他大概六十来岁的样子,身披龙纹长袍,脚蹬黄色龙纹长靴,头戴珠帘冒,看上去很像这里的主人。

    只是这人看上去中气不足,体虚异常,当是纵欲过度的结果。但若他是武功高深之人,即便纵欲过度也不会如此之虚。

    这男人看到秦书淮等人进来,竟瑟瑟发抖起来。

    三人不禁都心生疑窦,他真是移花宫主?

    若他是真的,那移花宫怎么会被这种人统治?

    而若他是假冒的,那移花宫为何不派个更像一点的来冒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