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无冤无仇?
    莫生通吸取了莫生广的教训,并没有用短剑去格挡,而是直接跃起闪至一旁,却不想秦书淮不依不饶,依旧挺剑直逼他的咽喉。

    莫生言见状,当即抖起铁链往秦书淮后背心扫去。秦书淮杀莫生通是假,等着莫生言的铁链是真,在空中蓦地转身,抓住了铁链的一头,然后用力一扯。莫生言顿觉一股巨力传来,铁链几欲脱手。这铁链可是他赖以成名的武器,要是脱手岂不成了天大的笑柄?于是当即运气于手,紧紧拽住铁链。

    “嘭!”铁链骤然绷直,两人各持一端对峙了起来。

    双方暗用内力,不断加码。那莫生言的修为果然非同凡响,秦书淮用出了七八层的内力,却仍与他只打了个平手。但是他又不能使出全力,因为需得留出内力防备莫生通。

    莫生通一看两人较上了内力,心中一喜:此时两人中任何一人若先松开铁链,势必要被对方的内力所震!

    想到这里,他立即运足了真气,将手中的铁索朝秦书淮头部狠狠甩去,这次他用尽了全力,即便秦书淮是铁打的头,要是中了也非脑浆迸裂不可!

    秦书淮的嘴角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面对呼啸而至的铁索,秦书淮轻松地伸出另一只手,手掌骤然成爪,“啪”地一声抓在铁索之上。

    铁索上迅传来一股强大的内力,却瞬间被秦书淮吸入掌中,接着身体一震,将这股内力由这手传至另外一手,然后轰然爆散出去!

    又是斗转星移!

    “轰!”只听一声闷响,平地劲风起!

    被转移的内力混合原先的七八成内力,顿时全部都爆到了莫生言所持的那条铁索之中。铁索迅掀起了一阵微微的波浪,飞地往莫生言而去。

    “哎哟!”

    莫生言只觉手臂一麻,接着一股强劲无比的内力透过手心侵入经脉,继而迅扩散到五脏六腑,引得真气剧烈一荡!

    “噗!”

    他压不住真气和内脏的震荡,当即喷出一口鲜血!

    手中的铁链也已脱手!

    莫生通一见莫生言莫名地受了内伤,知道不妙,当即跃过身去想帮他一把,却见一根铁索悄然而至!

    同样是无声无息,同样是形同鬼魅,这操索的手法与他们如出一辙!

    莫生通大吃一惊,不得不立即低头闪避。

    待他抬起头来之时,却惊见秦书淮又飞扑至莫生言跟前了!

    莫生言睁大了眼,呆滞而绝望地看着秦书淮。秦书淮的度本就奇快无比,加上莫生言此时已深受重伤,又如何能避得开?

    “九阳神功!”秦书淮照例又咆哮一声,然后将一掌狠狠地拍在了莫生言胸口。

    莫生言当即飞起,落地之后也无半点挣扎,当即倒毙!

    莫生通疯也似的大吼,“三弟!”

    秦书淮悄然落地,手一伸,一柄长剑跃至手心。

    剑指莫生通,秦书淮冰冷道,“莫生通,你的两个弟弟都死了,你不下去陪他们么?”

    莫生通见秦书淮杀意凛然,似寒冰不可近,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忽然绝望地大吼道,“姓秦的,我移花宫与你无冤无仇,你何以要如此歹毒,非得将我们赶尽杀绝?”

    秦书淮先是哈哈大笑,继而面沉如霜,“无冤无仇?你去问问那些被你灭了满门的家族,哪个与你们有冤,哪个与你们有仇?”

    怒喝之声如巨雷炸耳,引得众人都是耳膜一震。

    花沉和老道一面于移花宫众弟子的包围中奋力厮杀,一面双目赤红地大喊。

    “帮主,帮老道杀了他!”

    “秦帮主,花沉求你快杀了他!”

    赵去尤费力地游走于两人周围,听他们这么一喊,顿时骂道,“别嚎啦,先顾得你们自己吧!老赵我都快累死了!秦帮主,我说你也快一点吧,这群小喽啰难缠的紧!”

    赵去尤一边打一边还要保护花沉和老道,自然是累得够呛。要知道他们面对的可是上百移花宫弟子,还有移花宫的四长老乐云生。此时他们除了招架,几无反杀之力,连赵去尤身上都中了一剑!

    秦书淮强行装了一波逼,却没想到被打断,只好说道,“莫生通,我几个朋友已经等得不耐烦了,那我这就送你上路了!”

    莫生通此时已披头散,牙龇目裂,疯了似的喊道,“来吧,爷爷这就把你碎尸万段!”

    秦书淮手臂一震,长剑顿时通红,一套凌厉无比的追魂夺命剑随即施展开来。莫生通长年与两个弟弟修习三截七绝阵,论单打独斗绝非强项,况且他本身的修为又不及秦书淮,又如何能打得过他?

    “噗呲!噗呲”

    两人以极快的度过了不足二十招,秦书淮便接连两剑,斩断了莫生通的两条手臂!

    残臂在空中飞起,鲜血在月夜狂飙,凄厉至极的惨叫在空中回荡!

    直刺人心!

    秦书淮身形陡然一晃,跃至花沉和老道的身后,然后抓住他们的腰一掷,将他们抛向莫生通所在的位置。

    大吼道,“花沉、老道,送他上路吧!”

    花沉和老道在空中不约而同地挺出长剑,然后毫不犹豫地插在了莫生通的胸口!

    莫生通不甘心地看着眼前这两人,感觉这两人似曾相识。

    渐渐地,他的双眼失去了光泽。

    花沉抽出长剑,一剑又砍飞了他的人头!

    移花三老已死!移花宫至高无上的战神已死!

    剩下的移花宫弟子无不两股战战,如堕入绝境之地!他们已经预感到,这场战斗己方将毫无胜算!

    投降还是逃跑?

    就在他们惊惧和愣神的功夫,秦书淮咆哮而起,身影如鬼魅一般地穿过众人之间,只见他所过之处,两旁移花宫弟子的剑无不莫名脱手,被牢牢地吸在了他的掌心。

    “无影无涯”!

    瞬息之间,他的手掌便层层叠叠地吸附了二十多把长剑,他又随手一甩,长剑顿时变成利箭,瞬间击中了七八个移花宫弟子,这些弟子当即丧命!

    连续使用神功,秦书淮的真气快耗光了。

    但移花宫弟子的士气,也彻底被击垮了。

    近百弟子瞬间轰散,只剩下了七八个胆大的,跟着乐云生继续厮杀。

    但面对赵去尤和秦书淮,他们显然不够看的。

    赵去尤对付乐云生,秦书淮对付那七八个移花宫弟子,而花沉和老道干脆原地止血疗伤了。

    不多会,秦书淮结果了那七八人,而赵去尤也将乐云生打得重伤在地,起身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