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血洗(三)
    老道怒冲冠地大吼一声,“陈家后人在此!”

    随后剑指那老者,嘶吼道,“老贼,当年陈家灭门之时,你可在场?”

    老者瞳孔骤然一缩,冷笑道,“呵呵,想不到当年陈家竟然没有灭干净,还留了个野种在外头,当真是失策!”

    老道登时双目欲裂,“好!好极!老贼,我找的你好苦!陈家血仇,今日便自你始报!”

    秦书淮一听,立即闪至一边,去帮着赵去尤等人杀那些喽啰。

    老道说罢,长剑一震,赤连剑诀瞬间激,随后剑刃开始红。

    “呼!”长剑带着复仇的怒炎,向天火降临一般冲老者劈去。老者一眼就瞧出对方的赤连剑诀已颇有道行,丝毫不敢怠慢,当即举刀一荡,只听“当”地一声,却见火花四溅,那大环刀竟猛然被砍出了一个缺口。

    老道不依不饶,手腕一翻又横剑向老者颈部抹去,通红的长剑咆哮着划过一道红光,势快又力沉。

    老者深知对手现在凝聚赤连剑气于剑上,断不可硬拼,需待他赤连剑气耗光方可,于是当即后撤一步,避过了来剑。

    老道岂肯善罢甘休,立即用出秦书淮教他的破防十三式,分上路、中路、下路猛攻。他现在赤连剑诀充沛,又有易筋经真气打底,这套破防十三式一旦起势便无休无止,犹如排山倒海。

    老者的修为已至小成境八等,这些年他又从武林中各大家族手里抢了不少顶尖的刀法来,此时已融会贯通不少绝妙的刀法,说他是武林中用刀的大家也丝毫不为过。若是他用这些刀法与老道对拼,倒未必会一败涂地。

    但是他坏就坏在自作聪明,打定了要先避锋芒,待对手赤连剑气耗尽再还手。

    老道所用的追魂夺命剑法,本来就以无休无止的进攻见长,特性就是敌人越想防就越防不住!尤其是这套破防十三式,顾名思义它就是专门来破掉对手防守的,那老者不但不去压制,反而一味退守助长其攻势,又怎能不输?

    老道的进攻越的凌厉,赤红的长剑四处出击,如狂风暴雨一般倾泻而去!老者越打越心惊胆战,只觉对手的长剑神出鬼没,无处不在,自己越是想防守就越是被动,所谓顾此失彼,正是此时!

    叮!长剑呼啸,忽往老者咽喉刺去,老者向右一闪,却见对方的剑随即贴了上来,大骇之下慌忙低头。

    老道冷笑一声,手腕陡然一转,猛地向下一切!

    老者只觉后脑勺灼浪袭来,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慌忙往右侧翻滚而去。

    长剑贴着他的面颊劈下,却听“噗”地一声,带走了他的右耳。

    老者当即惨叫一声,向后倒退一步!

    老道脚尖一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他胸口虚晃一招,然后剑尖一提攻他左路,“噗”的一声,又将他的左臂削了去!

    老者疼痛难忍,心智已乱!

    便成了老道的活靶!

    “噗!”“噗!”“噗”

    老道一剑剑地砍在那老者身上,又削去了他的一只耳朵、一只右臂!

    老道双目赤红地咧嘴一笑,形似狰狞厉鬼!

    老者噗通一声倒下,趴在了老道的脚下。

    此时,铸剑阁内的弟子已经被全部都消灭了,无一活口!

    花沉飞快地在里头转了一圈,然后说道,“后边有沥青!”

    沥青是仅次于火油的易燃物。

    秦书淮立即说道,“倒上,先把这里烧了!”

    于是花沉和老道立即跑去把一桶桶的沥青倒在地上,然后再从炼铁的火炉里取出几块熊熊燃烧的木炭,扔到沥青上。

    轰!大火瞬间爆燃!

    几人飞冲出屋外,在夜色的掩护下,往南边跑去。

    大火迅燃烧了起来。移花宫很小,但是建筑奇多,这就造成了很多建筑都是挨着的。加上这些建筑大都以木头所造,一触即燃,所以火势很快蔓延开去!

    铸剑阁、烧酒坊、粮食库、织造坊等重要建筑全部都设在西面,这里是整个移花宫的制造和仓储中心。大火呼啸着蔓延,向一头巨大的猛兽,将这些全部吞没

    整个移花宫都乱了,各种警角之声此起彼伏,无数人提着水桶赶往西面救火!

    而秦书淮等人此时已到南面,那里是移花宫普通弟子的居所。他们的居所由一处处连在一起的排屋构成,大约有五六排,每排常达上百米,又分上下两层。

    西面大火,南面的移花宫弟子一波又一波地往西面去救火,叫声嚷嚷,步履熙熙,场面甚为混乱。

    秦书淮等人冲进最后面的一个排屋,然后二话不说,提剑就杀!

    那些弟子大都拿着水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有十几人命丧剑下!

    “有刺客!快来人哪,有刺客!”

    惊叫之声此起彼伏!

    但惨叫之声更加高亢!

    长剑在月下翻飞,寒光四溢,伴着飞溅的鲜血,一路向前,一路收割!

    这是真正的屠杀!无数移花宫弟子在这个明朗的月夜里,品尝到了复仇的怒火!他们看到对青红、不分老少,举剑便杀!

    反抗是死,不反抗亦是死!痛苦求饶是死,厉声怒喝亦是死!

    正如他们在移花宫外的每一个月夜,每一次行动中所做的那样!

    屠人满门,斩草除根,无分男女老幼,尽皆屠之如猪狗!

    在无数个晴朗的夜,他们就是这样,驾轻就熟地制造了无数次的灭门血案。自认有移花宫作为万世屏障的他们,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但该来的一定会来!

    一个、两个,十个、百个!层层叠叠的尸体铺在地上,让人迈不开步子!涌如山泉的鲜血流淌下来,染红了大地,让月的银辉蒙上了一层恐怖的血色!

    短短半刻钟,闻讯而来的一百多移花宫弟子全部丧命!剩下的弟子,要不去救火了,要不就逃遁了!

    没有人再来了!

    空荡荡的排屋,只剩下提着滴血长剑的三人,和一个双手沾满了鲜血的胖子!

    皓月当空,碧血洗地!

    秦书淮等人立即冲进排屋之中,将屋里的烛火都仍在被褥上,很快排屋燃起了熊熊大火!

    转移!下一个目标,龙啸阁!杀四大长老!

    却在四人刚刚准备要走的瞬间,三个身穿白衣、披头散的老者猛地从天而降!

    “贼人,又要往哪走?!”

    三人异口同声地炸喝,引得空气剧烈地震荡了一下!

    秦书淮对花沉说道,“老花,这大概就是你说的连我都打不过的移花三老了?”

    花沉点头道,“应该是了!移花三老心意相通,三截七绝阵号称独步天下,我们要小心了。”

    移花三老,指的是大长老莫生通、二长老莫生广、三长老莫生言三人。这三人是亲兄弟,长相极为相似,外人莫能分辨,而且彼此心意相通,练这三截七绝阵已经四十多年了,号称武林之中莫与能敌者。但是究竟战力如何无人得知,因为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

    但秦书淮听闭却是篾笑一声,说道,“独步天下?这天下也太小点了吧,三只老乌龟也可以独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