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三十四章 血洗(二)
    这时,前来池塘边接班的四个人已经赶到了。 这四人见了一地的尸体,顿时大惊。

    秦书淮等人二话不说杀了过去,有两人在秦书淮和赵去尤的进攻下,连喊都没来得及喊就倒下了。而另外两个人与老道和花沉对阵,死得就没那么快了。

    “有刺客!”

    其中一人喊了出来!

    随即,他被花沉一剑格杀。

    剩下一人想跑,但哪里跑得掉,也很快就老道一剑捅穿了胸口。

    秦书淮对赵去尤说道,“老赵,咱们要大开杀戒了,你这和尚确定打算一起吗?”

    赵去尤哈哈一笑,“赵爷我喝酒吃肉赌钱样样都来,早就被我佛除名了,哪里还配得上和尚二字?不过,即便我还是和尚,这等痛快事又怎会落下?移花宫作恶多端,为祸武林,老赵我今天要降妖除魔!”

    秦书淮仰天长笑,“说的好!那我们今天便杀他个痛快,把这移花宫从世上抹去吧!老道,花沉,拿好你们的剑,我们用一个血流成河的移花宫,来祭奠你们死去的家人。”

    花沉和老道都双目赤红,面目狰狞,复仇的怒火早已咆哮了起来。

    “帮主,这一刻老道等了很久了!”老道怒吼!

    “杀!血洗移花宫!”花沉怒吼!

    秦书淮喊道,“走,先去西面!”

    他之所以要先去西面的原因,是因为听那个“三少爷”说,西面都是铸剑阁、酿酒坊之类的,应该是个制造中心,里头或许有不少燃料,攻下那里之后就用这些燃料先放一把火,让移花宫乱一乱。

    话音一落,四人便立即往西狂奔而去。不多时,他们出了这个院子。抬眼望去,四周是一片错落有致的建筑,这些建筑都极为精美,雕梁画栋,飞檐玉领,其间又绿树掩映,阡陌交通。地面上,不少路面还是用五彩的鹅卵石铺成,极为美丽。这么一看,这小小的山谷之内倒真有世外桃源的感觉。

    四人一出去就被人现了,很快有十几人拿着兵器冲了上来,同时有人敲起了锣,尖锐的锣声将更多人引了出来。

    “有刺客!”

    “杀了他们!”

    一时间,白花花一片移花宫人杀了过来。这些人都身穿白袍,脚蹬白靴,手持统一制式的长剑,一时间齐而至,确是气势斐然!

    四人立即呈四方形站位。正前方压力最大,由秦书淮负责。正后方压力次之,由赵去尤负责。左右两侧压力稍小,由花沉、老道分别居之。

    秦书淮手持长剑,身形一晃、一闪、一移连出三剑,三剑都精确地从三名移花宫人的脖子划过,鲜血喷的到处都是。接着,他又用出追魂夺命剑,一把长剑如雪片一样迎风狂舞,以眼花缭乱的度四处出击,掀起一阵狂风暴雨的剑影!

    剑影所至,莫不血花盛开,残肢与头颅齐飞。如今他体内有易阳真气、赤连剑气,加之六层的逆天身法踏雪无痕加持,以此为后盾来爆仅有三星半评级的追魂夺命剑,可以轻松打出六星级剑法的效果!如果说当初他血战罗文裕时是武林中公认的一等高手,那么现在他已经是武林中少有的几个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宗师之一了!

    面对这些移花宫的普通的弟子,他可以完全不经思考地碾压和屠杀。

    赵去尤负责防守后翼,始终没怎么显露身手的他这次也小小的露了一把。他不屑于用兵刃,高大的身躯在人群中左突右闪,灵活地如同一条游龙。双手时而成爪、时而呈掌又时而成拳,讲少林的罗汉拳、龙爪手、千叶掌等七十二绝技用的淋漓尽致。那些移花宫弟子但凡近其身者,无不口喷鲜血地四下飞出,躺在地上后只有呻吟之力无可再战之力。赵去尤终究是留了一手,并没有大开杀戒,除了部分不经打的被他一掌打死外,大部分还是留了活口。

    但是这些活口并没能活下去,因为有花沉和老道补刀!他们不分对手,不分性别,不分年龄,但凡是谷中之人,皆杀无赦!

    老道学习易筋经和赤连剑诀已经两三个月了,此间修为大涨,如今已是玄通境圆满,接近小成境了。加之其练了数十年赤连剑诀,自从秦书淮帮他补齐失去的几页后,他的赤练剑气修炼度一日千里,现在目测已然达到了三层!可以说,他的综合战力决不逊色于普通小成境六七等的武者。因此,面对这些汹涌而来的移花宫弟子,在只守一面的情况下,他也没有丝毫压力!

    而花沉虽早就到了玄通境圆满,之后却再无精进,反倒是他打的颇为吃力。秦书淮只好分出一部分精力帮他防守。

    双方在街巷不够鏖战了短短半刻多种,一百多名移花宫弟子就已损失了八成,剩下的一看不对,就开始仓皇撤离。

    地面上横七竖八躺了厚厚一层尸体,鲜血像小溪一般在七彩的鹅卵石中流淌。最后一抹夕阳照在鲜血之上,极为绚丽,绚丽地让人心惊肉跳。

    秦书淮预计移花宫的高手很快就会往这里赶,于是立即对三人说道,“走,咱们抓紧时间。”

    四人立即纵气而起,直奔西面而去。路上偶尔会碰到小股的移花宫的弟子,有些还自称什么大弟子之类的,不过在秦书淮眼里都属于喽啰,根本不堪一战。一路走一路杀,他们很快就到了“三少爷”所说的“铸剑阁”。

    秦书淮先冲入铸剑阁,铸剑阁内果然有重兵把守,约莫有五六十人,为的是一个长须老者。

    “你是何人,胆敢擅闯铸剑阁?”

    秦书淮冷笑一声,“血洗移花宫之人!”

    并不与这老头再多说一句废话,秦书淮当即身形一晃往他颈部刺去。老者身形一晃闪至一边,手一伸吸来一把金光闪闪的大环刀,迎头往秦书淮头上劈去。秦书淮轻轻一避,然后长剑一挑往他手腕割去,这剑快如闪电,老者此时竟没来得及把刀收回来,不过他却是镇定一场,只见手腕轻轻一转,便绕过了来剑,然后又顺势一刀,往秦书淮腹部劈去。

    秦书淮呵呵一笑,“刀法不错。”

    这时,花沉等人也早已杀到,与铸剑阁内的一帮移花宫弟子斗了起来。

    老者阴沉一笑,“还有更好的!”

    说话间,他又一刀劈来,这次却是换了一套刀法,这套刀法也是精妙无比。

    秦书淮心道,看来移花宫确实抢了不少秘籍绝学回来,这老头已经把这些精妙的刀法学的融会贯通、转换自如了。只可惜他修为不够,不过小成境等的样子,就算学了再精妙的刀法又如何?

    想到这里,他长剑骤然一抖,注赤连剑诀于其上,长剑顿时变得通红如血。

    那老者瞳孔骤然一缩,“赤连剑诀?你是陈家的后代?”

    老道龇牙裂目地大吼一声,“陈家的后代在此!跟你讨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