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血洗(一)
    下去之后,在那个少年郎的带领之下,众人不断地下潜。  不多会,深潭西南边的侧壁出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暗洞,少年郎先带头游了进去,秦书淮等人也就跟了进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暗洞里游了一小会,前方忽然一片光亮。

    少年郎继续往前,不一会儿出了暗洞,他便开始往上游。众人紧跟其后。

    “噗!”“噗!”

    探出水面,顿觉眼前出现了一个世外桃源。四周亭台楼阁,鸟语花香,不远处群山环绕,郁郁苍苍。

    由此可见,这里是一个山谷,而且这个山谷不大,也就二十来亩地的光景,移花宫就在这里。

    而他们所处的位置,像是在一处花园内的池塘里。

    池塘边,有四个身穿白衣、腰配长剑的男子。

    其中为一人见了少年郎,立即说道,“三殿下,你怎么在这里?快快上来吧,三长老正在找你呢!”顿了顿,又问,“咦,这几人是谁?怎么以前没见过?”

    少年郎噗呲一声跃上了岸,然后对那人说道,“这几人是我的朋友。”

    那人顿时惊道,“三少爷,你又胡闹了!外人不得进谷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要是被长老甚至宫主现了可怎么了得。”

    少年郎说道,“你们不说他们怎么知道?”

    那人道,“不成,如此大事我们怎么能不跟长老禀报?”

    却在这时,只听一声轻笑传来,“三少爷,要让他们不说又有何难?”

    秦书淮说罢,忽地从水中越将出来,如同一条飞鱼一般闪至那人身边,那人一惊,刚要拔剑,却见对方已然拧住了自己的脖子。

    “咔擦”一声,那人当即捂着脖子倒了下去。

    而于此同时,赵去尤、老道、花沉也冲了上来,一人一个,迅解决了剩下三人。

    少年郎吃惊不小,说道,“你们、你们不是来偷东西的吗?怎么上来就杀人?”

    秦书淮呵呵一笑,道,“你们去别人家偷东西,不是也先杀人的吗?”

    少年郎说道,“那不一样。咱们可不是去偷东西,而是去拿回本就属于我们的东西的!”

    “哦?”老道走到少年郎跟前,咬着牙问道,“那你倒说说,别人家什么东西是你们的?”

    “他们的家传武学啊!”少年郎理所当然地说道,“我们移花宫的先圣在七百年前创立了一百七十二种绝世武学,只可惜在一次修炼中走火入魔,竟遭名下弟子偷袭而死。从此之后这一百七十二种武学被那些欺师灭祖的弟子瓜分,成为了他们的家传武学!你说,我们拿回来有错吗?那些人的后代,不该死吗?”

    少年郎振振有词的样子,让秦书淮和赵去尤都吃了一惊。

    秦书淮心道,这移花宫与世隔绝,里头的人根本接触不到外边的信息,所以洗.脑倒是方便。估计这小子从小就听着这种荒诞不经的歪理邪说长大,所以才觉得理所当然。

    而正因为这样,整个移花宫内的人,集体丧失了是非曲折的辨别力。这些人,在移花宫内堪堪还能算是人,但是在宫外,怕是只能成为嗜血的野兽!

    而花沉和老道两人早已双目赤红,手中的剑都已嗡嗡作响。

    秦书淮对他们使了个眼神,意思让他们别冲动。

    然后对少年郎说道,“我们来可不是听你说这个的。你告诉我,这移花宫里有多少屋子,哪个屋子的宝贝最多,最好偷?”

    少年郎说道,“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告诉你,前方是移花殿,那是宫主住的地方,莫说你们去偷东西,就是靠近十步之内就会被杀。往北走,那是龙啸阁,四大长老住的地方,你们去了也是死。往西,那是天云楼、铸剑阁、酿酒斋之类的地方,也是重兵把守,你们进不去的。只有南边,那里是师兄弟们的住处,你去那里多少能捞到点。你别小瞧咱们师兄弟的住处,他们可有的是从各大家族拿来的宝贝,够你们偷的!”

    秦书淮点点头,“移花宫就这么些地方么?就没有种粮的地方,那你们平时吃什么?”

    少年呵呵一笑,“移花宫守护着这一带的安宁,附近的百姓怎能不向我们纳粮?又需要种什么粮了?”

    秦书淮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就有了底。少年郎说移花宫的粮食是百姓自愿缴纳的,转换一下说法,那就是移花宫的粮食都是从外头抢的。而江湖上关于移花宫抢粮食的传言比较少,更多的是他们抢各家的武学,那也就是说移花宫对粮食的需求不大,侧面可以反映出这里的人不多。

    既然人不多,血洗移花宫就变得容易多了。

    此时天色将暗,秦书淮对老道和花沉说道,“你们先把这些尸体拖走藏好,咱们等到晚上再行动。”

    少年郎说道,“没用的,看天色来替他们班的人马上就要来了,要是看到他们不在,肯定会跟长老会汇报的。”

    秦书淮阴沉地一笑,“三少爷,你这样全部都告诉我们真的好么?我现在信了,看来你是真的没出过谷,不知道江湖险恶啊。”

    秦书淮说完,花沉、老道也狞笑起来。

    少年郎大,急道,“谁说我没出过谷?去年我还出过一趟,去柳家庄!杀柳一刀那老贼时,我也出了力的!”

    花沉顿时眼珠子一瞪,惊道,“你说什么?柳一刀柳老前辈全家被杀,也是你们干的?”

    “哼,那老贼仗着先圣所创的极云刀法横行霸道,杀人如麻,有什么资格称他为前辈?莫非你与他是一路人?”少年郎不屑地说道,“是了,你们进来偷东西,又能是什么好汉了,定然与他是一路人的。”

    花沉双目赤红,怒冲冠道,“小子,你是不是以为这世上除了移花宫就没好人了?其他人都是该杀的?你这狼豺一样狠毒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少年郎冷哼一声,“我移花宫自是江湖最后的一块净土,如今世人只为名利而活,唯有我移花宫为人间正道而活!罢了,我与你们说这些做什么,一群偷东西的小毛贼,偷完东西赶紧放了我师妹,然后从哪来回哪去吧。我这次技不如人无话可说,但是下次再要让我遇见你们,你们可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秦书淮无语地摇了摇头,对老道和花沉说道,“这个人怎么处置,由你们决定吧。”

    说着,他转过了身去。说实话,他有些可怜这位“三少爷”,此人的本性或许不坏,但是从小生长在这种环境,世界观早已扭曲了。这种人要将他拉回正道,太难。而且接下去他们要血洗移花宫,要是留着他,这等血海深仇,他日他一定会来报的。

    秦书淮正想着,忽听背后传来了一声闷哼。

    轻声一叹,转过身去,只见“三少爷”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身中两剑,自然是花沉和老道一人一剑。

    杀戮已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