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三十一章 移花宫
    秦书淮认定这莫云谷内肯定没什么移花宫,所以决定原路退出,再去那条诡异的小道看看。

    于是他纵气狂奔,沿着巨木所长的地方,往原路退去。又过了半个多时辰,他终于出了莫云谷。

    又往外跑了几里地,就和赵去尤他们碰面了。

    几人一见秦书淮,立即都迎了上来。

    “帮主,里头什么情况?”老道迫不及待地问道。

    秦书淮此刻只感觉胸闷异常,浑身真气流转不畅,又兼头昏脑涨,便知道自己肯定中了毒,于是来不及回答老道,立即盘膝而坐,运功驱毒。

    几人都面面相觑,满脸惊色地呆在一边,谁都不敢上前打扰。

    秦书淮运气疗伤一刻多钟后,终于将体内的毒气逼出,这才缓缓舒了一口气。

    赵去尤见秦书淮面色好转了许多,于是打趣道,“秦帮主,这毒瘴是何滋味啊?比老赵做的菜如何?”

    “赵大厨的菜天下一绝,区区毒瘴怎么能比?”秦书淮笑道,“不过,这毒瘴的味道也不好受,老赵你要进去,怕是也撑不了多久。”

    “秦帮主,你在谷里转悠了那么就,可看到里头都有些什么?”花沉问道。

    “除了花草树木,什么活物都没看到。而且谷内到处都是毒瘴,应该没有什么世外桃源,能供移花宫的人逍遥自在。”

    “帮主你的意思是,移花宫不在莫云谷内?”老道忙问。

    “差不多吧,反正我就是不信,他移花宫的人真有这么大本事,在这种地方开宗立派,除非他们都不是人。”

    “可七星居士这等高人应该不会找错地方吧?他既然那么肯定地说移花宫就在莫云谷,想必是见过移花宫的人往那去的。”老道又道。

    “高人就不会看走眼了?兴许是个别不怕死的移花宫人故意引他们去山谷,想跟他们同归于尽呢?”

    赵去尤呵呵一笑,“秦帮主说的有道理,既然如此那咱就打道回府吧,看来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这移花宫了。”

    秦书淮说道,“打道回府?这移花宫即便不在谷内,也至少是在这附近,不找到它岂不是连差旅费都赚不回来了?走,我们再去瞧一个地方。”

    众人不解,不过秦书淮话了,他们也就跟着去了。

    秦书淮带着他们从原路返回,走了会儿,又来到了刚才的那个岔道。秦书淮二话不说,再次往那个岔道走去。

    “我说老秦,之前咱不是走过这条道了么,道尽头可除了野草什么都没有。”花沉说道。

    秦书淮不说话,反而加快了步伐往前走。没过多久,他们就到了小道的尽头。

    “你看,还不是一样?除了杂草还有什么?”花沉又道。

    秦书淮仔细看了看,只见四周齐腰高的野草丛生,而且这些野草丝毫没有被人踩过的痕迹,心想要是移花宫的人都从这里出入,这些野草岂能不被踩倒?莫非移花宫的人都是轻功高手?

    这应该不现实。要想用轻功在草上飞奔而草不倒,那叫草上飞,一般不到小成境的人肯定飞不过十丈。移花宫的人总不可能个个小成境以上了吧?要这样武林还不被他们踏平了?

    秦书淮不甘心,用出踏雪无痕踩在草上飞奔,想越过这片草丛去看看远处究竟有什么。却刚踏出没几步,赫然看到草丛中间有一圆形的空地。空地很小,直径只比一人的肩稍宽,所以在野草很高的情况下,很难被人看出来。

    凭直觉他就感觉不对,于是轻轻落到了那块空地之上。

    落地的时候,他感觉地上似乎没那么踏实,而是有些空洞。于是用了一蹬,只见空地猛地一陷,他就掉了进去。

    众人一看秦书淮消失不见了,顿时都是一惊。

    “呼!”风在耳边呼呼作响,四周都是光滑的石壁,秦书淮感觉自己好像在坐滑梯。滑了一小会,前方忽然出现一个亮点,想必就是出口。

    “嗖!”秦书淮滑出出口,尚未站定,却见有两个身穿青衣,油头粉面的男子提剑上来喝道,“你是何人?竟敢擅闯移花宫!”

    秦书淮脚尖轻轻一点地面,然后回身给了这两人一人一脚。第一脚重了些,中者立即倒毙。第二脚稍稍放轻,那人虽动弹不得,却好歹还活着。

    走到那人跟前,秦书淮笑嘻嘻地说道,“小哥,你刚说这是移花宫?”

    那人挣扎着说道,“对,你可知擅闯移花宫是死罪?快快受缚,尚可饶你不死!”

    “你这话说的就矛盾了。擅闯移花宫是死罪,我又揍了你们俩,你反而可以饶我不死?当我三岁小孩呢?”

    “这……”那人竟一时答不上来。

    秦书淮蹲下来,和颜悦色地对那人说道,“知道为什么留你一命吗?就是让你带路的。现在乖乖起来,带我去你们移花宫的老巢,我可以饶你不死。你放心,我可是说话算话的。”

    那人的眼珠子转了转,说道,“好,但是我起不来,你扶我起来吧。”

    “行,但是你别耍花样,要不然也是个死。”

    秦书淮说完就上去扶起那人。

    那人缓缓起身,忽然袖中一动,手中骤然多了把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秦书淮胸口捅去。

    秦书淮早有防备,伸手轻轻捏住他的手腕,那匕就叮当一声掉到地上了。

    “看来你是个硬骨头,成全你。”说完,秦书淮立即伸手拧断了他的喉咙。

    解决这两个看门的,秦书淮观察了下四周,只见周围都是悬崖峭壁,前方两个悬崖之间有一条一人多宽的小道,就是人们俗称的“一线天”,看上去是出去的唯一通道,于是立即走了过去。

    “一线天”越十几丈长,走出之后豁然开朗。前方有一个深潭,深潭两旁有两条小道,秦书淮吃不准那条道是去移花宫的,于是掏出铜钱,准备猜正反面决定。

    就在这时,他忽然现潭水一阵涌动,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游上来!

    他立即一闪,躲到旁边一处灌木丛中。

    “噗!”“噗!”

    两个人形的东西忽然窜了上来,跳到了岸上。

    这两人从头到脚都套着防水布,来到岸上之后才把防水布脱下,身上衣服、头竟未有丝毫沾湿。

    两人中,一人是眉清目秀的少年郎,一人则是俊俏秀气的大姑娘。脱去防水布后,两人亲昵地对视了一眼。

    “师兄,这次我们又偷跑出来,爹爹他老人家知道了一定会怪我们的。”

    “师妹不怕,大不了我跟师父承认是我的主意好了。师父向来疼你,肯定不会责罚于你的。”

    “可是爹爹不责罚我,肯定要责罚你的。人家宁愿自己受罚,也不愿意让你受罚。”

    “师妹,你为何待我这般好?我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浪子……”

    那姑娘立即伸手捂住了少年郎的嘴,说道,“不许你这么说。你在我眼里,就是个大英雄。上次去柳家庄的时候,要不是你帮我,我早就被柳一刀那老头杀了!”

    “师妹……”

    “师兄……”

    “嗯哼!”

    “什么人?!”两人异口同声地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