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二十八章 移花宫所在
    秦书淮说道,“前辈,实不相瞒,在下此番前来就是向前辈讨教移花宫之所在的。  ”

    七星居士的脸色微微一变,然后目光移到了赵去尤身上,说道,“赵和尚,是你和秦帮主说的?”

    赵去尤对着七星居士讪笑了一声,说道,“七星前辈,你也看到了,秦帮主要做的事情,俺老赵也拦他不住。”

    “哼!”七星居士冷哼一声,“莫不是你个老赌鬼又与人打赌打输了吧?”

    赵去尤头摇的像拨浪鼓,“没有没有,这回是真没有。”顿了顿,又缓缓说道,“七星前辈,移花宫的债,总归是要了的。”

    七星居士喝道,“了?怎么了?就凭这个臭小子吗?他难不成是金刚不坏,百毒不侵之体?当年我师兄天机道人是何等神功,不也在里头永远都出不来了吗?”

    秦书淮道,“前辈,在下……”

    七星居士打断了秦书淮,说道,“姓秦的,你确实有几分本事,就不要管什么移花宫的闲事了。这天下乱得很,有你一展拳脚的地方,好好去做你的威震武林、权倾朝野的秦帮主、秦少保岂不是更好?”

    “前辈,请容晚辈把话说完。那移花宫确实与在下无冤无仇,但是在下的两位兄弟却是被他们灭了满门。在下答应过他们,必会为他们血洗移花宫,以报此血海深仇!如果此番空手而回,在下岂不是成了言而无信之徒?”

    七星居士大笑,“秦帮主,如今你名满天下,区区几次言而无信是耽误不了你做大英雄的!况且,要收买人心还有很多办法,又何必选这种最笨的办法呢?”

    “前辈,在下确是想收买人心,只不过想收买的,除了别人的还有自己的。如今眼看找到移花宫有望,如果中途放弃,怕是在下自己心里这道坎先过不去。”

    “哼,小子,你当真想去?”七星居士冷声道。

    “当真想去!”秦书淮毫不犹豫地说道。

    七星居士从怀中掏出一颗黑色的药丸,说道,“来,你吃了这药丸我就告诉你。”

    秦书淮皱了皱眉,说道,“前辈这就有些不讲道理了。你方才已经答应在下要做一件事了,怎生又加了条件?”

    “呵呵,老夫可不是秦帮主你这般的大英雄、好汉子,我一个乡野匹夫,自是言而无信的。对了,没准秦帮主吃了这颗药丸之后,老夫也还会出尔反尔。那秦帮主敢吃是不敢吃呢?”

    秦书淮微微一笑,道,“前辈赐药,在下焉有拒绝之理?”

    这时,老道忙上来说道,“帮主,三思啊!”

    成风也道,“秦帮主,这老头疯疯癫癫,时正时邪,难保这药丸有没有问题啊。”

    秦书淮轻描淡写道,“区区一颗药丸,难不成还能要了我的命不成?”

    说着,他立即将药丸放到嘴里,然后咽了下去。

    没过多久,他只觉胃中忽然产生了一道阴寒无比的气息,这股气息伴随着血液扩散,很快五脏六腑都传来剧烈的疼痛。

    秦书淮心里暗骂,他吗的果然有毒!这老东西!

    于是立即不动声色地调集易阳真气,去镇压这股阴寒之毒。

    九阳神功是御毒的顶级神功,若是练到九层可百毒不侵。现在他虽然只有三层,但转化成易阳真气后威力增加了数倍,所以解毒的功效也大了数倍。虽说他现在还算不上是百毒不侵,但是即便中了毒,只要用真气也能将它逼出来。

    秦书淮负手而立,一脸的轻松。其实体内的真气却在经脉中飞地运转,快地清理着毒素。

    七星居士冷眼看着秦书淮。他给秦书淮吃的是独门毒药“郁障腐心丸”,这是至阴至寒的毒药。原本他以为对方撑不了多久就会躺在地上满地打滚,可等了好一会,却惊骇地现秦书淮竟然跟个没事人似的,不但没躺在地上打滚,脸色还越来越红润了。

    “噗!”从秦书淮的中指指间猛地喷出了一股小小的污血,秦书淮顿觉身体一轻。

    又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后,“郁障腐心丸”的毒已经完全解了。

    秦书淮冷笑了一声,然后别有深意地说道,“前辈的药丸果然霸道,在下吃了以后浑身凉爽,好一番痛快。不过,既然前辈赐了东西给我,我要不要还个礼呢?”

    秦书淮的眼中微微露出一丝寒意。说实话,若是七星居士在比武中耍诈,秦书淮也不至于如此生气。现在他竟然想用毒药毒死自己,这又如何不令他愤怒?而更让他难堪的是,这毒还是人家大模大样递给自己的,自己还傻乎乎地接过来吃了!自己要是真被他毒死了,岂不是成了整个武林的笑话?

    所以,他起了杀心。

    就在这时,七星居士哈哈大笑了起来。

    “秦帮主,你是第一个能解开郁障腐心丸毒药的人!佩服,老夫佩服!”

    “所以呢?”秦书淮向前一步,阴冷道。

    “所以,赵和尚你可以把解药还给老夫了!”七星居士向赵去尤伸出了黑乎乎的手。

    赵去尤呵呵一笑,把一颗丹药还给了七星居士。

    然后对秦书淮说道,“秦帮主,这郁障腐心丸是七星前辈仿造那毒障的毒性而研制的。当年我就尝过一颗,但抵御不住这种毒性,所以七星前辈帮我解毒之后,就不再告诉我移花宫的山谷在哪了。前辈当年试过那毒障,知道其毒极寒极阴,一般高手断难承受。他不想江湖上再有人白白送死,故而研制了这毒药,只有服了这毒药能平安无事之人,他才肯说出这山谷的所在。”

    秦书淮知道赵去尤向来不会撒谎,这才明白七星居士给自己吃毒药,并不是想杀自己,而只是想试探自己而已。

    这么一想,他也就没了什么怨气,反而对他抱拳拜了一拜。

    “前辈苦心,在下钦佩。”

    “呵呵!”七星居士凄凉地笑了一声,“秦帮主,老夫这么多年挺着残躯苟延残喘,就是等一个能破解这毒药之人啊!老夫的大师兄死啦,老夫的二师兄疯啦,老夫废啦!这移花宫彻底毁了老夫师兄弟三人啊!老夫可比谁都想铲除移花宫啊!”

    说着,七星居士竟嚎啕大哭起来。

    在场众人莫不动容。

    “秦帮主,老夫这就告诉你,那移花宫就在上虞县以东八十里外,一个叫莫道谷的地方。那里人迹罕至,终年毒障弥漫,尤其是移花宫周边,不但毒障尤甚,而且地势七拐八绕,故而移花宫内外人无法得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