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偷奸耍滑
    秦书淮没回答七星居士的问题,而是走到花沉身边,摸了摸他的脉搏。  他的脉搏平稳有力,看来只是睡过去了。

    知道这老头没有对花沉下死手之后,秦书淮对他的态度也好了一些。

    淡淡一笑,说道,“前辈是要我说实话呢还是说假话?”

    七星居士呵呵一笑,道,“这倒是有趣了。我诚心诚意问你,难道还想听你句假话不成?”

    秦书淮笑道,“好,那在下就与前辈说句实话。方才在木屋之中,在下用尽平生所学的轻功,却仍然摸不到前辈的身影,就知道前辈是在故弄玄虚了。”

    “哦?秦帮主莫非这么自信,认为你的轻功无人能敌?”

    “无人能敌倒也未必,但总不至于被人戏耍如猴罢了。”

    “你说的轻功,可是武林大会上用过的移形乱影?”

    “或许更胜一筹。”

    七星居士哈哈一笑,道,“人人都说江河帮秦帮主武功出神入化,独步武林,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可是秦帮主,老夫不服。”

    秦书淮抱拳道,“七星居士乃是前辈高人,在下自然不及前辈,前辈不服理所当然。”

    “哦?你这小子刚刚还咄咄逼人,现在怎生又这么客气了?”

    秦书淮平静地说道,“刚刚我以为我朋友真的被前辈杀了,而现在我确定他没死。”

    七星居士怪异地一笑,“你确定他现在没死,一会就不会死吗?”

    秦书淮冷笑一声,“这倒不敢确定。不过我确定他死了,前辈就一定会死!”

    七星居士仰天长笑,“好!好一个狂妄的小子!老夫好久没碰到你这般人物了。”

    说罢,他忽然长袖一挥,凭空吸来两根拐棍,接着身体骤然而起,架于拐棍之上。

    秦书淮这才看清,他的双腿不过手臂粗细,而且呈弯曲状,无力地耷拉着。心道,看来赵去尤说的当年在移花宫所在山谷一死一伤一疯的三人中,受伤的便是这个七星居士了。

    七星居士长喝一声,“秦帮主,木舍太小,我们去外头耍耍!”

    说罢,嗖地一声窜出了屋外。

    秦书淮大笑一声,“好极!”然后也跟了出去。

    两人上了屋顶,七星居士的身子忽然一倾,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直奔秦书淮而来。他瘦小的身子藏在宽大的长袍之中,仿佛瞬间隐了形,只有一件衣服驾着拐棍飞过来一般。

    秦书淮心道,此人双腿已废数十年,没准已经就着残躯悟出了别样的武技,此时这般过来定有蹊跷。在不明虚实之下,要是冒然接招可能吃亏。

    于是当即向右爆闪,避过了七星居士的先手。

    七星居士一招扑空,又回过身来,在与秦书淮错身的瞬间,忽然拐棍一扫,直扑秦书淮头部而去。

    秦书淮此时只需低头避过,然后便可伸手还击,不过他认为如此明显的漏洞定然有诈,于是依然选择最为稳妥地向后退却。

    果然,他身子刚刚后倾,对方从宽大的长袍中就冷不丁地伸出一爪!这一抓带着一股强劲地炙风,由上而下,如迅雷霹雳一般迅疾而势沉!若不是他提前后闪,必中无疑。

    这宽大的长袍,已然成了七星居士的掩体。他躲在长袍之内,外面的人看不到他的身体,自然也无法预判他的出招。如此一来,他的残躯倒成了他的优势,这般因地取材的功夫倒是世间少有,想必是他在这数十年里自创的!

    秦书淮对七星居士不由高看了一眼,心道赵去尤对他如此尊敬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七星居士一招不成,又换一招,只见他的长袍骤然一股,似乎被充了气一般,接着猛地冲秦书淮飞来,其奇快无比。秦书淮不敢大意,用出“移形乱影”向右平移了一米,堪堪躲过。却在这时,只觉后背隐约一凉,他暗叫一声不好,立即又用出“迷踪闪影”跃至西南方向三米外。

    他的轻功依然登峰造极,身形闪烁之间,木屋下观战的众人只见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而残影未消,七星居士的一爪便罩将下来,惹得众人无不惊叹。

    一是惊叹秦书淮轻功之骇人,二是惊叹七星居士招式之诡异。刚刚众人明明见得那件长袍驾着拐棍与秦书淮错身而过,以为七星居士又是一招击空,却没想到他竟骤然从长袍之中窜了出来,悄无声息地向秦书淮动了二次进攻。两次进攻之间的转换几乎就在眨眼之间,令人防不胜防,如此诡异的招式,当真是闻所未闻。

    赵去尤在底下暗想,这招若是换了自己,当真未必能躲过。

    秦书淮闪过这招后,依然占得了先机,腿上骤然力,同时聚气于掌,一掌拍向七星居士的胸口。七星居士刚刚一招击空,心下正无比骇然,却惊见秦书淮依然反身而至,此时若想闪开已不可能,于是果断伸出左手与他对了一掌。

    两掌相碰,出轰然巨响,在山谷中不断回荡。

    秦书淮只觉一股蛮横而又阴柔的掌力瞬间从手心传来,不由一骇,心道此人的内力修为竟不输于少林达摩院座智空大师。

    此时秦书淮手上已灌注了易阳真气,若是与对方硬拼也未必会输,但难免两败俱伤,这自然不是什么好结果。

    情急之下,他当机立断用出了“斗转星移”,接住了这股阴绵的内力,却并未反弹给七星居士,而是将它输送到了另一只手掌,然后向空中绵绵一拍,将这些内力尽数释放在空气之中。

    空气中,顿时狂风大作,附近的老树纷纷枝叶抖动,落叶纷飞。

    但由于没有将内力反弹回去,又要分出精力转移七星居士的内力,秦书淮与七星居士这次对掌明显落了下风,他被骤然拍下了屋顶,落地后连退几步方才站稳,体内的真气也剧烈地震荡了一下。

    秦书淮稳了稳真气,冲站在屋顶上岿然不动的七星居士拱了拱手,说道,“前辈,在下输了,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七星居士冷哼了一声,“你这小子,老夫真心与你比试,你却偷奸耍滑,一点都不痛快!”

    “晚辈已然尽了全力,又何谈偷奸耍滑呢?”

    “哼,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秦书淮,你的成名绝技斗转星移为何一下子变得如此中看不中用了?方才对掌之间,你把真气挪到另一只手作甚?不是应该反弹给老夫的吗?莫不是瞧不起老夫这老骨头,怕被你打散了?”

    秦书淮心想,这老头果然脾气怪异。我给你留点颜面还不好?怎么还怪起我来了?

    七星居士挥了挥大袖,道,“也罢也罢!老夫年纪大了,自然是要给你们这些后生看不起的!”

    说罢从屋顶跳将下来,说道,“说吧,找老夫什么事。老夫答应过你,要给你办一件事,自然是说到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