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七星居士
    赵去尤小声地对秦书淮说道,“秦帮主,这位前辈姓邱,别号七星居士,脾气有些古怪,一会你万万不可鲁莽。  ”

    秦书淮笑了笑,说道,“连赵爷你都恭恭敬敬的,我又如何敢鲁莽半分呢?赵爷多虑了。”

    赵去尤嘿嘿地笑了笑,“如此就好,如此就好。不瞒你说,原先我说要来江南看一位老友,就是这位前辈了。我与他,算是忘年交吧。”

    正说着,一个书童模样的人从木屋里走了出来,对五人说道,“你们是谁,怎敢擅闯七星居?快快滚回去吧。”

    书童约莫七八岁的年纪,长得彬彬有礼,声音稚气未脱,说出来的话却是如此无礼粗俗,让五人都是一怔。

    赵去尤上前笑呵呵地对那人说道,“这位小先生,你不认识我吧?也对,我与你家主人相识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麻烦进去跟他通报一声,就说赵和尚来看他了。”

    花沉等人都意外地看了眼赵去尤,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脾气暴躁、喝酒吃肉的疯子居然还是个和尚。

    只有秦书淮笑而不语。

    那书童听完赵去尤的话,不耐烦地说道,“什么赵和尚李和尚的,我家主人说了,统统不见。我家主人最近心情不大好,你们最好赶紧滚,少惹他老人家生气。”

    赵去尤问道,“哦?七星居士向来性情豁达,又是什么人能惹他生气了?不如告诉老赵,老赵这就去打了那人!”

    书童白了赵去尤一眼,说道,“你个死胖子,这般讨好我家主人有什么目的?告诉你,这事你想讨好也讨好不了。我家主人辛辛苦苦养了十年的一只蚂蚁死了,你有办法让他起死回生吗?”

    花沉顿时笑了出来。

    “你这小孩尽胡说八道,一只蚂蚁怎么能活十年呢?”

    话音一落,却听屋内传来一个如洪钟炸响般的声音。

    “老夫的蚂蚁,比你的命都长!”

    声音引得周遭空气延绵震荡,每个人的耳朵都是嗡嗡作响,显然说话之人内力极为深厚。

    接着,一条白练骤然从屋内窜了出来,以令人咋舌的度绕了花沉身子一圈,既然迅收回,竟将他生生地“绑”进了屋内。

    木屋之门骤然关上,显得诡异无比。

    “老夫这就送你去陪葬!”屋内又传来一声炸响。

    剩余四人无不大惊。

    赵去尤忙说道,“前辈……”

    他刚开口,却听秦书淮怒喝道,“前辈个屁!说杀就杀,你他吗当老子是死人吗?”

    说话间,秦书淮骤然拔地而起,跃至木门跟前后轰然一拳,将那木门砸破,之后身影毫无迟滞地冲入了木屋之中。

    木屋之内昏暗不堪,一米外不可见,阴森异常。

    “何方小儿?”那个声音怒喝。

    秦书淮脚尖一点,循声冲去,同时大声道,“江河帮秦书淮,特来看看你这个老怪物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此时的他早已忘记赵去尤之前的告诫了,什么不可鲁莽,什么尊重前辈都已经抛到了脑后,满脑子只有花沉的生死。

    之前他之所以答应赵去尤要对他恭敬,是因为他尊重长幼之序的传统道德,绝不是怕这个什么“前辈高人”。现在一看这个所谓的“前辈高人”一出手就要杀人,而且要杀的又是自己的朋友,他又岂能不红了眼?

    话说他混到今天,除了武林中现存的四大顶尖高手“僧神、道仙、魔圣、女帝”之外,什么样的前辈高人没见过?他自认凭自己的易阳真气,就算遇到了这四大高手中的一个,也不至于要眼睁睁地看着朋友被杀。更何况这个所谓的“前辈高人”并不是四大高手之一,却比四大高手更加狠辣和嚣张,秦书淮又怎么能不翻脸?

    他打定主意,要是花沉真的被他杀了,那自己必定要让这个老东西偿命,管他什么来头,多少资历!

    说话间,只见一条白练如幽灵般悄无声息地飘来,并且迅地缠住了他的身体。白练似乎长不见底,一圈圈地缠上来,眨眼间将他的胳膊和腿都捆得死死的,犹如一个木乃伊。

    秦书淮冷冷一笑,道,“这种东西都想困住秦某人么,也未免太小瞧人了!”

    说罢,他瞬间激活了全身的易阳真气,然后纵声长喝,双臂骤然移开,只听“噗呲”一声,身上的白练瞬间爆散,化作无数碎片飘了下来。

    “雕虫小技!”秦书淮嘲讽一声,然后循着刚刚那个声音的方向直扑而去,到了那之后却只见一床一桌,并无人影。

    却在相反的方向听到那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呵呵,江河帮秦帮主果然名不虚传,倒是有几分本事?”

    秦书淮沉声道,“既然知道,还不立即放了我朋友?”

    “哈哈,那就要看你本事了。”

    “那好!”

    秦书淮说罢,脚尖奋力一点,这次他用出了“踏雪无痕”中的至高身法迷踪闪影,再一次向那个声音爆闪而去。

    然而一冲到底之后,却仍然未见其人。

    秦书淮先是一惊,继而说道,“老东西,就不要装神弄鬼了。”

    屋内,那人的声音又从另一个方向传来。

    “你能抓到老夫么?要是能碰到老夫一下,就算老夫输了。”

    秦书淮轻蔑一笑,“你确定?”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输了当如何?”

    “放了你朋友便是。”

    “不,你还得帮我办一件事,可敢赌?”

    “呵呵,有什么不敢赌的。那么,要是你输了呢?”

    秦书淮冷笑,“我若输了,项上人头,只管取去!这样你的蚂蚁,就有两个陪葬的了!”

    那人哈哈一笑,“好,那你便来吧。”

    秦书淮大喝一声,“老东西,那你看好了!”

    说罢,冲着木墙飞踹一脚,随着“轰”地一声巨响,木墙骤然破了个大洞。果然,木墙之后还有一个暗间,秦书淮爆闪过去,又一脚踹破了暗间的木墙。

    阳光终于从破洞中照射了进来,只见一个白衣老者坐在暗间的木榻之上。而他的身边,正躺着花沉。

    秦书淮心想,想必这人就是所谓的七星居士了,却不过一个装神弄鬼的老头而已。这人当真是什么“前辈高人”?老赵果真没有看走眼么?

    七星居士闭着眼,盘腿端坐于踏上,忽然呵呵一笑。

    “小子,你怎么知道老夫就在这暗室之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