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年夜饭
    除夕夜,街上分外的热闹。  小孩子在大人的带领下,开心地放着炮仗、逛着夜市,他们的嘴里不是塞着冰糖葫芦就是嚼着各色小吃,纯真的笑脸绽放在他们的脸上。除夕夜,就是再节俭的大人,在这一天也会“奢侈”一会,所以今天夜市里小摊贩的生意格外的好,很多摊点跟前都排着长长的队伍。

    对于商人和摊贩来说,这几天是一年中最挣钱的日子,不过夜市的摊贩商人现在大都只剩下了本地人,因为外地人早都回家去了。

    就算是本地的商贩,在子夜以前他们也必须都收摊回家,和家人们一起“守夜”,共同迎接新的一年。这是祖辈留下来的规矩,相比起“团圆”来,这点钱实在算不得什么。

    熙攘的人群,绽放的烟花、满街的欢声笑语和此起彼伏的吉祥话,共同组成了浓浓的年味儿,这是叶青在原本的时空所未曾体验过的。

    五人在街上转悠了一会,然后赵去尤就忍不住了,迫不及待地说道,“我说,这大过年的咱在外边瞎转悠啥?赶紧找家酒楼吃个年夜饭去啊!”

    确实,在秦书淮眼里这浓浓的年味儿很有看头,但对于老赵、花沉他们来说,这种每年都会看到的场景又有什么好看的?

    花沉接话道,“老赵说得对!秦兄,这次你在王化贞那可讹了不少钱,不给大伙儿压岁钱就算了,不是连顿年夜饭都不肯请吧?哎,老道,你们帮主向来都是这么抠门的?”

    老道白了花沉一眼,说道,“你个死老花,咱们帮主什么时候抠门过了?明明每次都是你不要脸蹭我们帮主的便宜好不好?”

    秦书淮呵呵一笑,道,“行啦,我带大家逛逛,就是为了让大家先消消食,回头能多喝几杯酒,多吃几块肉。好了,既然你们这么不识好人心,那现在就去吧,少吃点少喝点我还省点钱呢!”

    赵去尤大笑道,“反正老赵我肚子够大,保管吃到秦帮主心疼为止。”

    花沉接话道,“花某奉陪!老赵,上次咱在扬州拼酒,可还没分出胜负来呢。”

    “对对对,今儿说什么也要分出胜负!秦帮主,咱得找个楼下喝酒楼上投宿的客栈才行,要不然喝多了再找住的地方,没准又要费一两个时辰。”

    秦书淮笑道,“好说!咱们五个人,到了店先把五间房开好了,然后放开了喝!”

    成风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地听着,其实他很想插几句话,也想和他们打打趣,说说笑。尤其是秦书淮,他一直很羡慕花沉等人,可以跟着这个天下一等一的豪杰行侠仗义,平不平事。有几次他话都到喉咙了,但一想起自己只是个俘虏,就只好咽下去了。

    方才秦书淮说了句“咱们五个人,开五间房”,让他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原来在秦帮主的眼里,自己也算是个“人”,与他们平等的人!而且他说开“五间房”,这就表明他相信自己不会逃走!

    大人物就是大人物,人家能平定建奴、威震武林不是没有原因的。光是这份胸襟,天底下又能有多少人能及?

    事实上,秦书淮之所以相信他,是因为清楚成风背叛了暗云宗之后,除了在自己这呆着已经没有别的路了。而且,现在自己已经有了足够多的人证物证,就算成风跑了也无所谓。所以秦书淮打算先让他安心地呆在自己这,倒不是要收他入帮,而是考虑到未来要对付暗云宗,成风或许能有所帮助好歹他也是从那里出来的。

    秦书淮、花沉、赵去尤、老道,都是胸怀坦荡、性情不羁的人,他们可没兴趣在成风这种小角色面前装什么逼,所以除了审问那会,谁都没打他也没骂他,就拿他当个普通人一般看。

    但成风却不这么看了,他看到的是,自己身为俘虏,被赋予了太多的“关照”和尊重,这是在暗云宗乃至任何一个门派都不可能生的事情。

    成风觉得,跟着这些大人物东奔西跑行侠仗义,实在是生平最快乐的事。或许,自己该主动点,多出点力。

    街边的酒楼大多都关门了,五人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家看上去还不错,而且既能吃饭又能住宿的客栈。

    客栈里没多少人,都这会儿了,大家都在家里过团圆年,除了实在回不去的天涯客,谁还没事住客栈?

    酒保上来说了一堆吉祥话,然后才把五人带到最好的一个包间,成功地骗到了秦书淮的赏钱足足一两多的散碎银子。

    酒菜上齐,五人开怀畅饮,好不热闹。秦书淮说了,今天都不醉不归,这让花沉和赵去尤这两个酒鬼都乐得牙不见眼。

    在喝了一会之后,成风忽然端起酒杯,鼓足勇气对众人说道,“各位大侠,我、我敬大家一杯。诸位恩情,在下、在下铭记于心,此生……”

    赵去尤先端起了酒杯,埋怨道,“你这厮怎生连话都说不利索,来来来,快喝快喝!”

    秦书淮也笑着端起了酒杯,“喝,喝了!”

    没人细听成风的话,但所有人都拿起了酒杯,和成风的杯子碰了碰,然后干了杯中酒。

    成风鼻子一酸,差点没当场哭出来!

    自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又当了人家的俘虏,却可以堂而皇之地跟他们同坐一桌喝酒谈笑,说出去怕是连信都没人信吧?如此英雄来日必会成就一番大业,若我此生能为之效力,便是死又何妨?

    五人酒过数巡,都醉意朦胧。

    花沉忽然说道,“花某……已经十几年没这么热闹地过年了。”

    淡淡的一句话,引起了老道的共鸣。

    两人都是被移花宫灭了满门,从此孑然一身,浪迹江湖,正所谓每逢佳节倍思亲,他们又如何能不触景生情。

    两人的眼眶都红了,然后猛灌了一通酒。

    秦书淮见两人如此,淡淡地说道,“老道、老花,这次来江南我的事办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该办你们的了。”

    两人顿时都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眼珠血红地看着秦书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