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二十二章 苍蝇老虎都不要放过
    王化贞的眼皮子开始跳了,看来这主是个知情的,不好糊弄啊!

    好,那就让你开价!

    于是说道,“秦少保,那依您看,再查抄出来多少赃银才算是大案、要案呢?”

    秦书淮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个本少保又怎么知道?全看王大人的办案手段了。  王大人要是公正严明,审案有方,我想再仔细查查,应该绝不止能查出区区两百万两赃银的。”

    王化贞恨不得扑上去咬秦书淮一口。这混蛋胃口又大,让他开口又不开,到底想要多少?他不知道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么?就算想捞把大的,也总得给我们留点吧?

    但是谁让他是钦差大臣?今天要是不能让他满意而归,他分分钟就能抄了自己的家!

    于是咬了咬牙,又道,“少保,下官明日再去严查一番,看看能不能抄出三百万两来,您看如何?”

    秦书淮摆了摆手,终于打开金口开价了。

    “王大人,江浙一带的不法商人勾结各地官府私开外埠的现象极为严重,这些本少保早已了如指掌了。王大人,浙江的反腐形势很严峻哪!你我若不展现出壮士断腕的决心,当真是上愧对于皇上,下愧对于百姓了,你说是也不是?”

    王化贞喃喃道,“这……反腐形势很严峻……秦少保说的当真精辟。”

    “反腐”两字王化贞还是第一次听到,不过当然能听出是反贪污腐化的意思。

    秦书淮又道,“所以,咱们要痛定思痛,一定要深挖细挖,苍蝇老虎一个都不能放过,一定要一查到底!依我看,要是把浙江的贪官撸上一遍,怎么也能查出五六百万两赃银来!”

    王化贞懵了。

    五六百万两?!这王八蛋的胃口也太大了吧!老子拼死拼活,在浙江巡抚任上在位六七年,也就捞了六百多万两而已,你这一开口就要把老子的收成全打包带走啊?

    王八蛋,做官也有做官的规矩,哪有你这样赶尽杀绝的?你如此恶毒,今后焉有同僚能与你共进退?

    王化贞很想告诉秦书淮,你这么做是会没朋友的!

    但是秦书淮根本不在乎,他俩眼直勾勾地看着王化贞,就只想问他同不同意。

    王化贞在心里纠结了很久,最后想通了!

    给!只要这小王八蛋敢要,我就敢给!他收了老子这么多钱,今后就要绑死在咱们东林的船上了!哼哼,他要是敢不听话,咱们东林有的是办法查他!上到刑部、三司下到言官御史,想查他还不容易?

    既然你不怕这银子烫手,那就给你!老子花五六百万两,就当给咱们东林拉了个实权派,也算值了。这也可以算为东林立了一大功了!所以这些银子绝不会是我一人出,回头报给上头,上头必定会有所补贴的。

    应该说,王化贞的想法是没错的。如果秦书淮收了他的赃银,在朝廷各大监察机构都被东林把控的情况下,秦书淮除了从此与东林坑瀣一气,蛇鼠一窝,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

    不过他打死都不会知道,秦书淮收他们的钱,那是奉了崇祯的旨意!他这趟江南之行,既可以说是奉旨巡抚,也可以说是奉旨受贿,所以这笔钱在他那一点都不烫手!

    王化贞想到这里,呵呵一笑,道,“秦少保说的对。这个反腐啊,就是要雷霆霹雳,绝不手软,回头我就再去查查那些苍蝇老虎的,无论怎么说,秦少保说能查出五六百万两,就一定能查出五六百万两!”

    秦书淮哈哈大笑道,“王大人说的好哇!只是不知道这五六百万两赃银要查出来,得多长时间呢?我过两天就要回去了,这时间上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王化贞非常鄙视地看了秦书淮一眼,心道这小子的吃相也太难看了点!瞧你那迫不及待的熊样,跟一辈子都没见过钱的。

    不过还是说道,“少保说的对,要不然这样,我连夜再派人去查抄那些涉案官员的家,估计到明天晚上应该能抄出来这些赃银。”

    秦书淮看着王化贞,王化贞看着秦书淮,两人都露出了彼此心照不宣的表情。

    “呵呵,王大人痛快!那既然如此,我就在大人府上住一晚吧。什么时候赃银到位了,我什么时候就走,这样也可以早点跟皇上交差不是?”

    王化贞心中无语,这个秦少保当真是个不懂事的少年,他竟然会认为我堂堂巡抚会赖他的账!这么看来,他除了天赋异禀会打仗外,为官之道还嫩得很呢。这种人,吃的越多,就越快撑死。

    心里虽然已经把秦书淮鄙视了无数遍,不过王化贞表面上还是客客气气的,笑道,“欢迎欢迎,秦少保肯留宿鄙府,实在是让鄙府蓬荜生辉啊!”

    于是,秦书淮就留在了王化贞的府上。他不走,那些锦衣卫也自然不走,他们立即接管了府内外的防卫,原先的巡抚府护卫没有一个敢说不服的。

    有了锦衣卫给自己壮声势,秦书淮就更加嚣张了。

    与王化贞吃了夜宵之后,秦书淮对王化贞说道,“对了,王大人,我这趟来匆忙地很,没来得及给贵府内眷带什么礼物,就给他们派些红包吧。今天也是年二九了吧?大过年的,莫要叫王大人说我小气了。”

    王化贞一听也是高兴,倒不是那点红包利是的问题,而是将它看作了秦书淮想与自己交好的意思。

    于是笑道,“秦少保太客气了。说起来还是下官的不是,少保来了这么久,都没有引内眷与少保见面,少保恕罪啊!”

    “哪里哪里!”

    王化贞当即让人叫了内眷过来。他总计有一个大房,两个小妾,八个子女。其中最小的一个妾叫香儿,年方十八,长得最漂亮,也是他平常最为宠信的。这个香儿过门还不到一个月,王化贞最近可天天在她那屋睡呢。

    秦书淮一看见香儿,眼睛就不挪地了,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双眼冒着幽光。在王化贞的连番干咳的提醒下,这才收起色眯眯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