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二十章 巡抚王化贞
    在两百名锦衣卫的簇拥下,秦书淮气势汹汹地杀到了巡抚衙门。  浙江巡抚作为朝廷二品大员,府衙之内守卫森严,光门口就守了近百兵丁。

    为的一个巡防官远处有一条长长的火龙疾驰而来,迅吹响了警戒的号角,顿时府衙内外闻风而动,侍卫纷纷各就各位。

    “站住,什么人?”巡防官问道。

    不等秦书淮话,季纲掏出令牌先说道,“锦衣卫宁绍千户季纲有要事急见抚台大人。”

    巡防官举着火把仔细看了看季纲,认出了他来,当即笑道,“原来是季千户。季千户要来便来,怎生带了这么多弟兄,吓了弟兄们一条。”

    季纲冷冷道,“本千户难道还要向你通报么?开门!”

    巡防官沉吟了下,说道,“季大人,你一下子带这么多人进去,兄弟可有些为难啊。你也知道,这是巡抚衙门,不是一般地方。”

    季纲冷笑道,“别说是巡抚衙门,就是总督府又如何?我锦衣卫办案,有什么地方是进不得的?”

    巡防官脸色微微一变,道,“哦?季千户要办案么?不知道是办谁的案?”

    季纲喝道,“放肆!本千户难不成还要向你汇报不成?赶紧开门,否则休怪我无情!”

    巡防官又惊讶又疑惑,心道这季纲与老爷的交情一直还不错啊,今天怎么忽然变了个脸似的?

    想到这里,他又把目光移到了季纲身边的一个少年身上,只见这少年十六七的样子,却赫然与季纲并肩而立,一眼便知其地位然。

    他是谁?

    正当他困惑的时候,只听那少年凝声说道,“既然不愿意开门,那此人就是要与我锦衣卫为敌了。拿下!”

    巡防官一听就慌了,大喝一声,“我乃绍兴府兵备校检,你们要拿我,得问问抚台大人同不同意!”

    秦书淮鄙夷道,“兵备校检?怎生做起王化贞的家奴了?简直是朝廷之耻!拿下!”

    七八个锦衣卫顿时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由不得那人反抗,当即将它绑了。

    其余兵丁眼睁睁地看着他被绑,没有一个敢吭声的。他们可是锦衣卫!

    季纲又对其他人喝道,“开门!”

    门终于开了,一百多锦衣卫守在外边,另一百锦衣卫鱼贯而入。

    走到后院,一个身穿蟒服的高大男子在十几个侍卫的陪同下走了出来。他大约四十来岁,体态威仪,颇有不怒自威的气势。

    这人就是原辽东巡抚,现任浙江巡抚的王化贞了。

    见到季纲,王化贞上前道,“季千户深夜造访,不知何事啊?”

    他面色平静,看不出有丝毫的惊慌。

    季纲淡淡地说道,“王大人,不是本千户找你有事,是秦少保找你有事。”

    王化贞微微一惊,转头看向季纲身边的少年。迟疑了一秒后,他当即上前拱手道,“原来是平奴上将军秦少保大驾光临,失敬失敬。”

    秦书淮并不与他寒暄,直接掏出圣旨,说道,“王化贞接旨。”

    王化贞一愣,然后马上跪了下来,“臣浙江巡抚王化贞接旨。”

    由于是密旨,秦书淮就不当众朗读,而是把圣旨递给了王化贞。王化贞打开密旨看了看,当即双手奉还,然后说道,“下官王化贞,恭迎钦差大人。”

    密旨上说了,见密旨如见皇帝,那么即便王化贞官至巡抚,按说要比秦书淮大的多,但也得对其自称“下官”。

    秦书淮收回密旨,淡淡一笑,道,“王大人起来吧,随我进屋说话。”

    王化贞起了来,赶忙将秦书淮引入内厅之中。

    季纲等人都很自觉地站在屋外守候,屋里只有秦书淮和王化贞二人。

    王化贞先说道,“秦少保英雄盖世,于危难中一举平定建奴,挽狂澜于既倒,救万民于水火,下官钦佩之至,早想一堵少保风采。不想少保今日莅临府上,下官实在是三生有幸啊。”

    秦书淮呵呵一笑,道,“王大人客气了。当年王大人在辽东巡抚的任上,不也是倾尽全力抗击建奴么?怎么说王大人也率兵抵抗了一日之久呢。”

    王化贞脸色顿时阴了下来,他怎么听不出秦书淮这是在赤果果的嘲讽自己?

    不过人家是钦差大臣,他也不敢作,只好喝了口茶,以掩饰尴尬。

    秦书淮又道,“不过话说回来,那也不能怪你。据说当年沈阳城内出了内奸,所以才导致如此迅的溃败,是也不是?”

    “额……秦少保明鉴,确是如此。”

    “当然了,当年的沈阳城里也并非全是内奸,也有不少忠义之士。比如游击参将王宝昌就是嘛,对也不对?”

    王化贞点了点头,“对。王宝昌参将拼死抵抗,突出重围之时已然血染满襟了,此人是我大明不可多得的将才。”

    “那他现在何处高就啊?”

    “他在三边总督杨鹤手下任将,这些年也是颇有功勋的。”

    “哦,在三边。”秦书淮玩味地一笑,“有空一定要去好好拜访一下,我平生最敬忠义之人了。”

    王化贞不知道秦书淮绕来绕去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但没办法,也只好陪着他聊。

    这时,秦书淮说道,“王大人,你可认识一个叫赵熙年的人?”

    王化贞瞳孔骤然一缩,这三个字像三下重锤一样敲在了他的心头。

    但他脸上仍旧平静如初,淡淡说道,“这赵熙年是少保的朋友么?下官倒是没听过。”

    “这么说,赵家灭门惨案王大人也不知道了?”

    “这倒是略有听说,不过惨案生在苏州府境内,挡由江苏巡抚管辖,所以下官对此并不知情。”

    秦书淮不急不躁,继续说道,“也对。那有个叫王进的,你可认识?”

    王化贞沉默了会,说道,“他是下官的侄儿,秦少保认识他?”

    “我倒不认识,只不过有人认识他,而且还知道他不少事情呢。”说着秦书淮从怀中掏出一本账册,递到王化贞跟前,说道,“这本账册的最后几页有封陈情书,上面写了不少关于他的事情,王大人看看,此人是不是胡说八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