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三百十九章 借兵
    秦书淮回到海沙帮的酒楼之后,与赵去尤等人在酒楼修整了一天。 期间海沙帮的老大郑信山带着帮里的执法、各堂堂主闻风而来。秦书淮有心接下来重开海禁,而海沙帮对于沿海外贸有重要作用,所以很给郑信山面子,与他聊了许久。郑信山受宠若惊,他极想趁机搭上江河帮这个靠山,因此大献殷勤,不但极尽奢华之能事招待秦书淮,而且还送了价值上万两的珠宝古玩,秦书淮自然一一笑纳。

    第二天一早,秦书淮带着赵去尤等人动身前往绍兴府。浙江巡抚衙门就在绍兴府。

    天黑以后,几人抵达绍兴府。不过秦书淮并没有马上去巡抚衙门,而是去了锦衣卫宁绍千户府。

    要整王化贞,当然要带着锦衣卫去了,这锦衣卫自然是找上次交过手的宁绍千户季纲要了。

    季纲会给借兵给自己吗?秦书淮对此毫不怀疑。

    秦书淮带着赵去尤、老道、花沉和成风来到了锦衣卫宁绍千户府门口,被几个锦衣卫拦了下来。秦书淮二话不说,拿出通州锦衣卫千户的令牌给他们看了,说要见季纲。

    都是一个系统的,那几个锦衣卫一看令牌就知道是真的,之后就都慌了。

    通州锦衣卫千户,那可是大名鼎鼎的秦书淮啊!虽然人家也只是千户,但人可是还兼着太子少保,而且还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别说可以碾压自家千户,就是锦衣卫指挥使骆大人在他面前都得客客气气的!

    一个头领模样的人慌忙跑上来说道,“秦千户,快快请进。我这就去通报千户大人!”

    两个锦衣卫将秦书淮等人引到了客厅,那个头领则飞快地跑去禀报。

    季纲正在屋里运功疗伤,上次与秦书淮交手后,他受的内伤不轻,所以这些天一直都在疗伤。听闻秦书淮来到千户府后,顿时心神一乱,一口真气回不上来,竟吐出一口鲜血。

    自从上次交手以后,他就猜到那个少年就是秦书淮。现在一听人家亲自找上门来了,这还能有个好?

    秦书淮是太子太保,这次来没准还奉了皇上的旨意,要是他来兴师问罪,这可如何是好?

    不过眼下也想不了这么多,当即那手绢擦了擦嘴角地血迹,急急忙忙地赶往客厅。

    一进门,果然看到秦书淮一脸阴沉地坐在客厅,他身边的几人上次见过,都是高手。尤其是那个光头的胖子,身手更是深不可测!看来他真是兴师问罪来了!

    季纲心里暗暗叫苦,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冲秦书淮抱拳行礼。

    “锦衣卫宁绍千户季纲,拜见秦少保。少保,当日下官公务在身,并不知少保身份,得罪之处还望少保海涵。”

    秦书淮不冷不热地说道,“季千户言重了,你我同为千户,再说这儿可是你的地盘,我如何敢怪罪于你啊?”

    季纲一脑门子汗唰地一下就下来了,赶忙说道,“秦少保,下官当真是无意冒犯,还请少保看在你我同出锦衣的份上,能大人不记小人过。下官……下官定当知恩图报。”

    “行啦,我岂是那么小气的人?坐吧季千户。”

    待季纲坐下,秦书淮又道,“我问你,当日你的任务,受何人指使?”

    季纲沉吟了下,这才说道,“当日任务,并无人指使,只是受了浙江巡抚王化贞所托。王大人说宁波府有一人是朝廷钦犯,希望我们锦衣卫能协助抓捕。于是下官便带了弟兄们过去了。”

    秦书淮在心里不由一笑,这季纲果然是个聪明人,一看情况不对就把锅全甩给了王化贞。也好,这就说明他和王化贞还没完全坐在一条船上,那么暂时不动他也行。

    又道,“你可知当日你要捉拿的钦犯赵熙年是什么人?”

    季纲很是义愤填膺地说道,“回少保,原本下官听王抚台的心腹陈前说此人是朝廷钦犯,但后来才得知他是灭门惨案的受害人。下官现在也分不清他到底是何人了,这几天也在让弟兄们打探呢……”

    秦书淮冷冷地说道,“不用打探了,此人全家上下三十六口全部为人所杀,而凶手为了斩草除根,所以调动一切力量企图连他也杀了,甚至污蔑他为朝廷钦犯!”

    季纲脸色大变,“少保,你的意思是?”

    “还用我细说吗?我告诉你,王化贞就是赵家灭门惨案的幕后主使!”

    季纲瞪圆了眼睛喊道,“当真?这、这真是骇人听闻!”

    他演得极好,看上去极为震惊和意外。但事实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又怎会不知?需知他可是锦衣卫宁绍千户,王化贞那点事他还能不知道?

    他之所以演这场戏,自然是嗅到了异常的气息,因此准备迅与王化贞做切割。他可不怕得罪文官,因为锦衣卫是骆养性单独管理的,文官管不着,要不然明朝的文官能怕锦衣卫?

    秦书淮也不愿意深究季纲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他现在要的就是让季纲站到自己这边,方便自己马上动用锦衣卫的兵力。

    于是起身,从袖中拿出崇祯给的密旨,说道,“锦衣卫宁绍千户季纲接旨。”

    季纲慌忙跪倒在地,“臣接旨。”

    秦书淮直接把圣旨给了季纲,季纲一看是道密旨,大意是说秦书淮代天巡抚江南,必要之时可节制江南各级官员、兵备及厂卫势力。

    季纲看完立即双手奉还圣旨,说道,“属下季纲,恭迎钦差大人,听候大人调遣。”

    秦书淮收回圣旨,对季纲说道,“起来吧。我要你现在就去调集兵马,准备前往巡抚衙门。”

    季纲当即应道,“属下遵命!”

    秦书淮又道,“季千户,虽然我知道王化贞在浙江的势力盘根错节,但我依然相信,我们锦衣卫的同僚不会与他同流合污的。所以此去巡抚衙门,一定不会扑空的对吗?”

    季纲一听顿时心里叫苦:都这时候了,我又有什么必要去通风报信?秦大人也有些太多疑了吧!老天保佑,希望王化贞现在就在巡抚衙门吧,要不然去了那里没逮到人,一顶通风报信的帽子肯定要扣我头上了!

    一刻多钟后,季纲亲自点了两百名锦衣卫,于千户府门前集合。

    秦书淮也不想浪费时间,上马之后马鞭一扬,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