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十八章 黑材料搜齐了
    李馥虽是东林士子,却向来被当成异类,同僚中嘲讽他贪钱无度者有之,说他沽名钓誉者有之,从未有人如此推心置腹地对他说个“好”字。

    的确,他走的是一条不黑不白的路。他贪钱,既行贿又索贿,但是他贪的每一分钱都用到了百姓民生上,所以他注定既不能与其他东林文官同流合污,也不能与真正的清官一样留得身后名。关于自己是不是好官,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说不清。

    李馥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当今大明一等一的英雄,皇上跟前的大红人,竟对自己有如此之高的评价。这是他第一次受到朝堂内同僚的认可,以至于秦书淮淡淡的一句话,让他多年来的千百般委屈、迷茫一下子爆了出来,就像一个一直被大人误解的孩子,忽然之间受到了认可一样,所以才嚎啕大哭起来!

    秦书淮见到李馥大哭,心里也颇为动容。李馥的“贪”,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对于“廉”的妥协。宁波府因他的“贪”而繁荣,百姓也因他的“贪”而安居乐业。只能说在如今这个特殊的时代背景下,一个廉洁奉公的官员,根本无力施展抱负,甚至更大的可能,是成了东林党祸横征暴敛、国殃民的帮凶。

    叹了口气,对李馥说道,“起来吧李大人,我还有话与你说。”

    李馥擦了擦老泪,颤颤巍巍地起来,说道,“秦少保,下官……下官洗耳恭听。”

    “李大人,你可知皇上为何要我巡抚江南?我告诉你吧,皇上知道大明烂了,烂到骨子里了!李大人与我一样胸怀兼济天下的抱负,你应该不会不知道这些吧?”

    李馥深有感触地点了点头,说道,“少保,何止是下官,这个道理便是市井百姓都知道哇!如今朝中百官都结党营私,为一己私欲横征暴敛,这才导致民变四起。说句不该说的,下官以为,如此下去我大明社稷堪忧啊!”

    李馥此时已经完全对秦书淮敞开了心扉。他知道,秦书淮若是想害自己,根本用不着拐弯抹角,直接拿擅开外埠的事就可以治自己死罪。所以,现在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好不容易碰上一个明白人,这么多年来自己想说而不敢说的话,为何不一吐而快?

    秦书淮点了点头,又问,“李大人说的百官,可是指哪些官?”

    “这……”李馥一时语塞。

    秦书淮平静地说道,“那我来替你说吧。结党营私,为一己私欲横征暴敛的百官,有一个响亮而又漂亮的名字,那就是东林!也可以叫做东林党!”

    李馥眼皮猛地一抽,然后又不得不心服口服地点了点头。

    喃喃道,“东林士子遍天下,可天下士子皆结党,皆贪腐,说他们是东林党,确也无不可……哦不,如此说来,下官,也是东林党吧。下官的老师,正是东林书院的大儒钱谦益。”

    “哦?你是钱谦益的学生?那你对你的老师有何评价?”秦书淮颇有兴致地问道。

    李馥苦笑一声,“岂敢辱家师之名,唯不语耳。”

    他不想评价钱谦益,个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秦书淮也不勉强,淡淡地说道,“李大人终究还是念与他的师生情分的。但是情分是情分,大义是大义,李大人应该知道何为大义吧?”

    李馥怔了一怔,然后说道,“下官寒窗苦读二十载,自幼闻圣人之言,于大义二字……当是略有所知的。秦少保,下官知你为保我大明百姓,置生死于度外,千里奔波力退建奴,为的就是大义二字。如今代天巡抚江南,当也是为大义二字。下官戴罪之身做不到少保这般大义,但若少保有何差遣,下官必万死不辞!”

    说着,他跪下来深深一拜。他是个聪明人,知道秦书淮对自己说这些话,肯定是要让自己帮他对付东林党,所以就干脆先表明心迹。

    他虽出身东林,却早已看透了东林之腐朽。只是在没有遇到秦书淮以前,对付东林党一事他连想都不敢想。但是秦书淮出现后,点燃了他心里深深埋藏的那颗火种。

    有秦少保这等经天纬地的大才带头,东林何愁不平?我李馥既有心为民请命,为何不跟着秦少保搏个痛快?今日我本就要死,就算他日都东林失败,无非仍是一死,又有何惜?

    “李大人,请起!”秦书淮扶起李馥,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你讲讲你所知道的事情吧。”

    李馥与秦书淮在书房里畅聊了一夜,将他所知道的东林党贪赃枉法的事情一桩桩地说了出来。由于李馥自己也向那些官员行贿,可谓局中人,所以他知道的东西极多,极为详细,而且很多东西都有证据佐证。

    这其中自然少不了浙江沿海一带擅开外埠的事,比如王化贞纵容其侄子独霸外洋买卖的事,以及由此引的赵家灭门惨案的来龙去脉,说的更为详尽。

    李馥说完,还亲手写了十几页的陈情书,按上了自己的手印,敲上了自己私印,言明若是他在任上有所不测,此陈情书便是证据。

    想来他也做好了随时被东林党做掉的准备。

    秦书淮收了陈情书,说道,“李大人尽可放心,今日我来你府上之事只要你不说,你就没有性命之虞。毕竟你官至知府,也算朝廷要员,而且你是钱谦益的门生,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也不敢轻易动你。当然,你跟陈前说赵熙年已死,但他们现在知道赵熙年未死,这件事以后他们肯定不会再信你,排挤你是肯定的,你只需忍着就是了。”

    李馥点头道,“秦少保说的是,下官知道了。”

    天快亮的时候,秦书淮才从李馥府上出来,心情无比愉悦。现在自己手上既有李馥的陈情书,也有赵老爷的陈情书和账本,加上有赵熙年、李馥作为人证,可谓人证物证俱全。

    接下来,当然就是去找王化贞了!

    搞一搞这个老贼,往死里折腾下他,一可慰八年前在沈阳城冤死的陈略等人的忠魂,二可看看那帮东林党会作何反应,当真是爽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