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十六章 宁波知府李馥
    虽然意外至极,但也欣喜至极,有鲁有吃这个丐王的徒弟亲自护送,加上孟威随行,赵熙年的安全应该是可以保证了。

    于是立即起身冲鲁有吃郑重地一拜,说道,“鲁前辈若肯帮晚辈这个忙,晚辈定当铭记于心,他日前辈若有差遣,晚辈莫敢不从。”

    鲁有吃笑道,“好极好极。老叫花左右无事,能在秦帮主那卖个人情也是个好!那就这么定了,你那朋友打算几时出?”

    秦书淮道,“自然是越快越好。鲁前辈,要不然明天一早如何?”

    鲁有吃爽快地说道,“可以,那明早辰时我们就在北门外汇合。”

    “好,一言为定。”

    几人又寒暄了一番,秦书淮便带着李寿年告辞了。

    送秦书淮出去后,成大山对鲁有吃说道,“鲁大爷,你真要亲自跑一趟么?”

    鲁有吃在帮里并无身份,所以帮里的人都称他“鲁大爷”。但他是汪大童的师弟,也是老帮主“丐王”的传人,因此在帮里的地位仅次于汪大童。以他的身份,竟然会主动提出替秦书淮护送一个人,确实出人意料。

    鲁有吃说道,“白得的人情作甚不要了?本来我也要去北方一趟,最近北丐的动向令人担忧,我怕师兄一人在那边孤掌难鸣。”

    成大山听鲁有吃这么一说,也顿时神色一凝。

    “汪掌棒这次去了一月有余,到现在一点消息也没有,我也是担心哪。还有,后金来的那个大萨满,据说厉害的紧。他要是与北丐联手,我们就更难对付了。”

    鲁有吃苦笑道,“所以,希望这个秦帮主赶紧回通州去吧。北方正是多事之秋,也不知道这秦帮主跑南边来做什么。哎,想必汪掌棒现在也在北边等他吧。”

    第二天辰时刚到,鲁有吃按约定抵达东门外,与秦书淮一行人汇合。除了鲁有吃,海沙帮也派了五十多人来,由副帮主李寿年亲自带队。这样一行人北上的名义就是海沙帮送货了,可以更好地隐蔽。

    快要出时,秦书淮给了孟威一对翠玉手镯,要他转交给陈晴儿。这对手镯是他抄大盐商家时顺手牵羊顺来的,看品相怎么也得几千两银子。

    “替我跟戚奶奶问好,跟我娘子报个平安。跟她说,过年我回不来了,等办完事我马上就回来。还有,嗯…….算了,就这些吧。”

    孟威笑了笑,道,“帮主不写封信么?书信传情最是温情不过了。”

    秦书淮郁闷道,“你以为我不想啊?但是你看我像会写字的样子吗?又要用毛笔,又那么多比划,还得文绉绉的,累死我也写不出几句来。”

    孟威笑着摇了摇头,道,“那好吧,属下就去转告口信了。帮主,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么?”

    秦书淮想了想,又道,“对了,北丐那边据说来了个金轮法王,哦不对,萨满大王?反正很厉害的样子,是建奴派过去的。你们都小心着点,能不跟北丐冲突先别跟他们冲突,一切都等我回去再说。当然了,他们要是打上门来了,你们也不用怂。”

    “知道了。”

    “我不在,帮里的事就交给你和我师父了。老孟,最近你辛苦了,过年也不能回家。”

    孟威淡淡一笑,“帮主什么时候这么儿女情长了,你不也没回家么?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出了。”

    秦书淮笑道,“行行行,算我啰嗦了。走吧,路上小心。”

    然后又对鲁有吃说道,“鲁前辈,这次劳前辈大驾,晚辈心中实有不安。待下次再会,晚辈定然好生感谢前辈。”

    鲁有吃哈哈一笑,道,“秦帮主客气了。老叫花帮你可是要记人情,改天要你还。”

    秦书淮也笑道,“好!晚辈静候鲁前辈差遣。”

    与鲁有吃说完,秦书淮又与赵熙年说了两句,要他一路上务必听孟威和鲁有吃的,切勿擅自走动,赵熙年一一答应,同时又感激涕零。

    一番道别后,众人正式启程。本来秦书淮也想把成风送到总舵,毕竟他也算人证,但后来一想这小子总归是杀手,万一他在路上对赵熙年下手呢?于是只好作罢,继续留他在自己身边。

    孟威等人走后,秦书淮让赵去尤等人回了海沙帮的酒楼,然后自己翻过城墙进了城。

    在城里呆了一天,天黑以后,他立即动身去宁波知府李馥的府邸。

    之所以要在晚上悄悄地找他,是想保护他。如果让王化贞知道自己去找了李馥,李馥的处境就更加不妙了。

    书房里,李馥浓眉紧锁,似乎在深思什么。

    门忽然被推开了,进来一个十六七岁的陌生少年。李馥一惊,正要开口喊人,却被瞬间点住了哑穴。

    秦书淮关上门,冲李馥说道,“李大人不必惊慌,我不是来取你性命的,只是来跟你打听点事。我现在解开你的穴道,但是你不要喊,否则对你很不利,明白吗?”

    李馥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秦书淮就解了他的哑穴。

    “你究竟是谁?”李馥压低声音问道。

    秦书淮沉声道,“李大人,你欺君罔上,无视朝廷海禁之令,擅开外埠,纵容境内不法商户走外洋生意,该当何罪?”

    李馥瞳孔猛地一缩,整个人都颤了颤。

    问道,“你、你究竟是谁?”

    秦书淮从怀里掏出一张黄色的卷轴,递给李馥。

    李馥打开一看,惊见上书“圣旨”二字,又看了看内容,顿时吓得面如纸色。

    他有些不敢相信,细细地看了看圣旨的材质、行书和玉玺的盖章,这才确认是真圣旨无疑。

    于是立即跪下,哆哆嗦嗦地说道,“臣宁波知府李馥接旨。下官恭迎钦差大臣,太子少保秦大人。”

    说完之后,心中仍是巨颤。

    秦书淮的大名如雷贯耳,李馥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心道此人不在北方,突然南下,莫非是专程为东南沿海私开外埠之事而来?如果是,那就代表皇上已经知道了此事并且震怒,那么自己全家老小可就性命难保了!无视朝廷禁令就是欺君罔上,论罪可是当满门抄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