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十五章 帮忙
    秦书淮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兄弟说的对,你现在刚刚认识我。  ”

    “你?”

    “在下江河帮秦书淮,烦请兄弟通报一声。”

    两个乞丐顿时站了起来,走到秦书淮跟前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

    只见他年约十六七岁,长得谈不上俊俏,但浑身透着非凡的英气,倒与传说有些相似。

    但他们还是不信。大名鼎鼎的秦书淮,大晚上亲自跑来找咱们分舵的舵主?这有些离谱了吧。

    “你真是秦书淮?”拿棍的乞丐又道。

    秦书淮笑道,“你就别问了,是不是秦书淮你都得通报不是?”

    两名乞丐想了想,还真是这个理。既然人家说自己是秦书淮,那甭管是不是都得报,否则人家要是真的而自己不报,到时候怪罪下来自己可吃罪不起。

    于是拿棍的说道,“那你请稍等下,我这就去通报。”

    言语间已经客气了许多,心想要是假的回头再收拾他也不迟,要是真的那就客气对了。

    没过多久,出来年乞丐,冲秦书淮抱了抱拳,说道,“在下丐帮宁波分舵副舵主张振,敢问阁下就是江河帮秦帮主?”

    秦书淮抱拳还礼,“正是。”

    张振二话不说,做了个手势,说道,“请。”

    秦书淮和李寿年就跟着他一起进了宅子。宅子不大,很快到了客厅,张振让人给秦书淮上了茶,然后出去了。

    院子里,张振找到一个老乞丐,问道,“鲁大爷,这人可是真的秦书淮?”

    老乞丐一边搓着身上的泥,一边嘿嘿笑道,“是了是了!赶紧把林舵主叫出来吧,这小子可是汪掌棒的忘年小友,要是得罪他容易上汪掌棒那撒野去。”

    张振慌忙道,“好,好!我这就去叫舵主出来。”

    老乞丐见张振跑去舵主的房间了,于是嘿嘿地笑着走进了客厅。

    见了秦书淮,大喊道,“小子,可还认得你鲁爷爷?”

    秦书淮见来人口气颇狂,不由细细打量了番,却怎么也想不起这人在哪见过。不过好歹在人丐帮的地盘,出于礼节他还是站了起来,冲那人拱手道,“小子眼拙,确是记不起在哪见过前辈了,请前辈明示。”

    老乞丐有些生气地说道,“哼,秦帮主真是贵人多忘事。当初要不是老夫,你怎么能认识我们汪掌棒?”

    秦书淮眉头一皱,细细想了想第一次见到汪大童时的场景。想了一会,才猛然醒悟过来。

    是了,那天先是有一个老乞丐来偷袭自己,自己一怒之下追了出去,然后才在林中见到了正在烤鸡的汪大童。这么说这个老乞丐就是当日那个老乞丐?从那天的交手来看,他的功夫不弱,应当在丐帮颇有地位。

    想到这里,他立即抱拳告罪道,“原来那晚引小子去见汪掌棒的高人就是前辈,小子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前辈万万勿怪。对了,不知前辈尊姓大名?”

    老乞丐见秦书淮对自己客客气气的,不禁感觉脸上有光,于是嘻嘻一笑,道,“孺子可教。老叫花叫鲁有吃,是汪掌棒的师弟。”

    秦书淮微微一惊,心想这个鲁有吃是汪大童的师弟,那岂不也是丐王的徒弟?想必此人的修为也是极高。

    于是说道,“原来前辈也是丐王高徒,小子失敬了。”

    正说着,南丐宁波分舵的舵主成大山走了进来。

    “秦帮主大驾光临,鄙帮有失远迎,实在是失敬啊!”成大山冲秦书淮拱了拱手,照例说起了场面话。

    秦书淮也起来冲成大山回礼道,“在下深夜造访,打扰了鲁前辈和成舵主的休息,还望恕罪。”

    “哪里哪里。”

    秦书淮指了指李寿年,特意介绍道,“成舵主,这位是海沙帮的副帮主李寿年,是在下的故交好友。”

    成大山听说过李寿年,原本对这个区区海沙帮的副帮主也并无特别的印象。不过一听他是秦书淮的好友,不禁高看了他一眼。

    冲他抱拳道,“原来是海沙帮李副帮主,失敬失敬。”

    李寿年还是头一次见到南丐宁波分舵的舵主,见他对自己客客气气,有些受宠若惊,赶忙回礼道,“成舵主客气了。鄙帮与贵分舵同在宁波府,交集颇多,之前早想过来拜会成舵主,只是成舵主公务繁忙无缘得见,今日托我秦兄的福,有幸能见到成舵主与鲁前辈,实在是荣幸之至。”

    说完,李寿年感激地看了秦书淮一眼。海沙帮是新晋的帮会,虽然这几年生意做的不小,但一直苦于没有大靠山做后盾。这次秦书淮说自己是他的故交,就凭这个面子,以后与南丐再攀交情、谈合作就简单多了。只要南丐能成为海沙帮的靠山,那今后海沙帮在宁波府可就稳了。

    寒暄过后,成大山坐下来,问道,“敢问秦帮主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秦书淮也开门见山地说道,“实不相瞒,在下冒昧来访,确有一事要贵帮帮忙。”

    成大山下意识地看了眼鲁有吃,鲁有吃回给他淡淡一笑,意思是听听再说。

    于是成大山说道,“秦帮主请讲。”

    秦书淮说道,“在下有一位好友要从宁波府回到通州。只是这位好友惹了个仇家,为避免不测,故而需有高手护送他才是。奈何在下手上分不出人来,所以特来请贵帮相助。”

    成大山笑道,“哦?是什么人,连秦帮主的朋友都敢杀?”

    秦书淮苦笑道,“这人狗急跳墙起来,别说是我的朋友,就是皇帝老子的朋友都敢杀。而且对方的能量不低,手下应该有不少高手,所以在下不敢大意,只能厚着脸皮来贵帮攀攀交情,看看贵帮能不能伸出援手。”

    成大山心里是想帮秦书淮的。因为谁都知道,秦书淮和南丐掌棒龙头汪大童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而且,如今江河帮还是南丐的盟友,南丐要想统一北丐,没有江河帮的帮助肯定是做不到了。如今秦帮主亲自登门,就为了让南丐帮这么点忙,南丐岂有不帮之理?

    但是现在鲁有吃在场,成大山自然要尊重鲁有吃的意思,于是又看了眼鲁有吃。

    鲁有吃哈哈一笑,道,“我就说秦帮主无事不登三宝殿,果然是上门派差事来了。”

    秦书淮拱手笑道,“岂敢岂敢!在下是真的厚着脸皮来求的,万望鲁前辈和成舵主给个薄面,帮在下这个大忙。”

    鲁有吃呵呵一笑,给了成大山一个肯定的眼神。

    成大山心领神会,当即说道,“秦帮主既然开了尊口,我丐帮岂有不帮之理?这样,我派我分舵的副舵主,外加两个堂主,再加上五十名弟兄一起护送如何?”

    秦书淮道,“成帮主,恕在下直言,我那位对手能量不小,手下高手也不少,恐怕……”

    成大山皱了皱眉,道,“秦帮主的意思?”

    这时,鲁有吃说道,“行啦,秦帮主这是信不过张副舵主他们。这样,秦帮主,老叫花给你跑趟腿如何?”

    秦书淮一怔,心道以鲁有吃的身份,竟然会主动提出帮我跑这趟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