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十三章 贪官并非污吏
    秦书淮扶起赵熙年,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找处安静的地方再聊。  ”

    李寿年说道,“前方二十余里外有一处小镇,镇上有一家我帮开的酒楼,秦帮主若是不嫌弃,就请移步那里我们再聊吧。”

    秦书淮道,“如此甚好。”

    于是众人上了马车,一路快行,大约半个时辰不到就到了镇上,进了海沙帮开的酒楼之中。

    李寿年给秦书淮和赵熙年找了个包间,然后自己很识趣地退出去,招呼赵去尤等人喝酒了。

    关上包间的门,秦书淮对赵熙年说道,“赵公子,现在只有你我二人,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

    赵熙年说道,“秦帮主,在下先问一句,秦帮主方才何以要救在下?”

    秦书淮淡淡一笑,道,“我本无意卷入你赵家的纷争,只不过那天经过你扬州老家附近,适巧听闻一个丫鬟慌慌张张地跑来求救,说赵家被灭了满门,故而前去查探。不想扬州府颠倒黑白,草菅人命,一口咬定我是凶手,无奈之下只好强行越狱,以便查清此案,还自己一个公道。当然,我也想还赵兄全家三十六口一个公道。”

    秦书淮自然不会提要对付东林党之类的,所以只说自己被诬陷的事,但这也足以说明他要彻查此事的决心,打消赵熙年的疑虑。

    赵熙年听完果然眼前一亮,振奋异常,道,“这么说,之前传闻在扬州府劫持了通判的,就是秦帮主你们了?”

    “没错,正是我们。我们从扬州府一路追查下来,直到宁波府。听闻你在海沙帮手里,恐你有所不测,故而跟踪而来。”

    赵熙年当即放下了心防,似看到救命稻草一般,“噗通”一声对着秦书淮跪了下来。

    “秦帮主!在下听闻秦帮主是抗击建奴的真英雄,是为国为民的真豪杰,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秦帮主,我赵家上下死的冤哪!求秦帮主我等主持公道!”

    秦书淮扶起赵熙年,说道,“赵公子,你与我慢慢说。我问你,你之前说是浙江巡抚王化贞要杀你全家的,可有实据?”

    赵熙年双目猩红,咬牙切齿地说道,“王化贞那老贼办事狡猾谨慎,我们并无实据。不过,赵家上下灭门一案就是他主使的,这点毫无疑问。”

    “如何毫无疑问,你且说说。”

    “那王化贞巡抚浙江后,一直想扶持他的侄子王进垄断浙江一带的外洋生意,但是遭到了我们商会的一致抵制。后来他采用分化瓦解的策略,与宁波府外洋生意做的最大的赵家、李家达成了妥协,许给了他们不少好处,使得这两家支持王进。之后,为了逼我们这些中小商人就范,他先找理由抄了舟山县齐家的家,又抓了陈家、周家的家主,这么一来就谁都不敢声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进一家独霸,其他商家只能分点残羹冷炙。这王化贞敛财无度,自打他的侄子独霸外洋码头以后,其他商家根本活不下去,银子基本都进了王化贞的口袋!”

    秦书淮插话道,“这个我大概了解了,说说他为什么要杀赵家的事吧。”

    赵熙年悲愤道,“家父被害,实是答应了宁波知府李大人的请求!李大人为了增加收入,要家父带着几个老外洋商人,暗地里继续自做自的生意,并且还特意给我们开了一个港口。家父本欲回乡养老,但念在李大人一片赤诚,就答应了他。本来这事在李大人的帮助下一直相安无事。可是去年底,不知怎么被王化贞现了,李大人就找到家父,说王化贞大怒,有意要杀鸡儆猴,劝家父赶紧离开。于是家父立即离开了宁波府,回到扬州,并留我在此地,以便打探情况。”

    秦书淮想了想,说道,“我有两个疑问。其一,这个知府李大人为何要顶着巡抚的压力,要你们暗地里继续做外洋生意?这里头他能得多少利?我听说他官声不错,何以如此贪财?其二,既然你父亲已经回到了扬州,这王化贞就果真这么狠毒,非要对你们赵家赶尽杀绝?”

    赵熙年长叹一口气,说道,“秦帮主,你对李大人有所误解啊!李大人是贪财,可以说极其的贪财,但是他并非贪官哪!”

    秦书淮奇道,“哦?这倒是新鲜了,还请赵公子明说一二。”

    赵熙年说道,“知府李大人所贪钱财,其实全部都充到朝廷的辽饷和练饷当中去了!秦帮主应该也知道,如今朝廷的辽饷、练饷与正常的田赋加起来,已经占了田间总产出的八成以上,要是真这么缴下去,百姓还不得饿死?所以李大人没办法啊,只好冒着掉脑袋的危险,纵容沿海商户做外洋生意,得来的钱财他与各商户六四分,他六商户四。他拿的这六成,一半还要上下打点各级官员,剩下的一半才能充饷银。每年都是他这么东挪西凑才凑足饷银的。所以,宁波府的老百姓比起其他地方来,交的赋税极少,顶多也就是正常田赋,因而生计也比其他地方的好的多了。这么好的官,老百姓怎么会不称赞呢?”

    秦书淮恍然大悟,颇有感触地说道,“原来贪钱的也并非尽是污吏啊!这李大人倒是有趣,不枉是个读书人,宁肯自己冒着砍头的风险,也不忘百姓民生。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李大人也算是个侠义之人了。”

    赵熙年点头道,“李大人确有侠义之心,只可惜官当得不够大啊!王化贞一句话就让他侄子独霸了宁波府所有外埠,李大人虽也有些许分成,但收入一下子就减了八成。所以他才找家父等人要暗开新埠。只可惜,天意弄人……”

    “你恨李知府么?”秦书淮问道。

    赵熙年沉默了会,说道,“恨又不恨。说不恨,是因我敬他。说恨,是因怨他为何找了家父,为何不找其他人?”

    秦书淮点头,表示理解。

    然后说道,“对了,第二个问题你还没回答我。为何你父亲回到了扬州,那王化贞还要赶尽杀绝?是他真的这么狠毒吗?”

    赵熙年瞬间泪目,并且迟疑了起来。

    “赵公子,你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只是这样我没办法帮你了。”

    赵熙年抬头看了眼秦书淮,道,“秦帮主,我信你!”

    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两本册子,递到秦书淮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