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一十章 有消息了
    天刚刚入黑,游信直急匆匆地赶到了秦书淮住的破屋里。

    找到秦书淮后,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启禀教主,那个、那个赵熙年有消息了!”

    秦书淮一喜,“哦?怎么说?”

    “据王友良说,他们今晚酉时三刻要带一人出城。虽然上头没说是谁,但是他估计就是赵熙年!”

    秦书淮问道,“他们从东门还是西门出?”

    “东门!”

    “好!游坛主,你可帮了我大忙了!”秦书淮喜道。

    游信直受宠若惊,赶忙说道,“此乃分内之事,属下不敢居功。对了,教主,咱们到时候是不是要劫人?如果需要的话,我这就去召集教众,早作安排。”

    秦书淮摆了摆手,说道,“不必了。接下去本座自有安排,游坛主就不必费心了。”

    游信直点头道,“那好。王友良那边属下已经和他打过招呼了,如果教主要人的话,他会暗中协助的。”

    “很好。游坛主辛苦了,你且回去吧。”

    “属下告退。”

    游信直走后,赵去尤等人立即围了上来。

    赵去尤说道,“嘿嘿,刚才那人可是白莲教的?想不到秦帮主还兼着白莲教的教主之位,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老赵我这辈子本来就服一个人,那就是我师兄。不过现在又多了一个秦帮主。”

    秦书淮笑道,“赵爷,不知你的师兄尊姓大名啊?”

    赵去尤哈哈一笑,“秦帮主明知故问。”

    秦书淮看着赵去尤说道,“我可不知道,要不赵爷跟我说说?”

    赵去尤立即顾左右而言他,“我看咱们还是研究下晚上怎么救人吧!”

    秦书淮见赵去尤不想说,也不好过于为难他,于是说道,“那好,我们安排下。”

    这时,成风上来,犹犹豫豫地说道,“秦帮主,我……可不可以也一起去?”

    老道打了下他的头,说道,“你去个屁!你小子是不是想趁机杀了赵熙年,好回去将功赎罪?”

    成风苦笑道,“道爷,我要是杀了他,还能回去么?说实话这些天你们对我太好了,不打我也不骂我,还让我跟江湖上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起喝茶,这些我成风都感激在心。所以……所以我就想为你们做点事,帮帮你们。”

    老道又拍了下成风的后脑勺,骂道,“少来这套!你一个冷血的杀手,还懂什么感激?你要是真这么善良,还能杀人全家?”

    成风揉了揉麻的头皮,说道,“我加入暗云宗,是因为听说暗云宗只杀奸邪之人。比如说这次去杀的那个赵老爷,他本来就是个奸商,他在宁波府定海县强抢一位民女,还打死了她的爷爷,这可都是真事。”

    “真有此事?”秦书淮上前问道。

    成风说道,“我也是听组织里的人说的。是不是有此事,去打听下不就知道了么?反正我没杀过好人,那些丫鬟也不是我杀的。我只杀家丁和赵老爷。那些家丁么,赵老爷花钱请他们看家护院,那被我们杀了也算是死在任上,这不算冤吧?”

    老道怒道,“你个滥杀无辜的魔头,杀了这么多人还振振有词?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

    说完就冲上去,按照成风一顿暴打。

    成风一边抱着头到处乱窜,一边冲秦书淮喊道,“秦帮主,我是真的想帮你忙。我、我想加入江河帮,我想像你一样行侠仗义,匡扶天下,做个人人称颂的大英雄,人人敬佩的大豪杰!”

    一直不太说话的孟威,这时忽然冷冷地说了一句,“江河帮的弟兄都是不怕死的,你行么?”

    孟威是打心里看不上成风的,不是因为他武功不怎样,而是因为他被俘后选择了投降。从这点看,他反倒是佩服之前那个同样被俘,却果断自尽的暗云宗人。

    成风被孟威说的哑口无言,再也不说一句话。也不跑了,蹲在地上抱着头,乖乖挨揍。

    秦书淮冲老道说道,“行了,别打了。”

    老道这才住了手。

    秦书淮对成风说道,“想加入江河帮,你还差的远。不过今天晚上可以带你一起去。”

    成风顿时喜道,“真的吗?谢谢秦帮主,谢谢秦帮主!”

    秦书淮倒不是看上成风那点战斗力,而是觉得留他在这里,还得另外派一个人看着,也是个麻烦。倒不如带上他一起去。他自信以自己和赵去尤的战斗力,再加上孟威等人,就算成风想搞什么破坏,也绝对阻止不了自己从海沙帮手里抢人。

    宁波知府李昕府邸。

    客厅内,坐着两个官员打扮的人。一个皮肤黝黑,身形清瘦,年约五十左右。而另一个则肥头大耳,年约四十出头。

    清瘦的就是宁波知府李昕,而那个胖子是浙江巡抚的心腹孙前。

    李昕两鬓斑白,恭恭敬敬地向那个胖子官员呈上了两本册子,说道,“孙大人,这就是那两本账册,请过目。”

    孙前接过账册看了看,说道,“就是从赵熙年身上搜出来的?”

    李昕道,“正是。”

    孙前点头道,“李大人,做的好哇。这么一来,此事就可以圆满谢幕了。”

    李昕说道,“没错,现在赵熙年已死,咱们只要毁了账册,那就没人可以再诋毁巡抚大人了。”

    孙前哈哈一笑,“李大人,我来之前抚台大人跟我说,李大人是个能吏、干吏,他对你欣赏备至。现在看来,抚台大人所言果然不假啊!”

    李昕淡淡一笑,冲孙前拱了拱手,道,“多谢抚台大人抬爱,也多谢孙大人谬赞。下官自当尽心尽力,为府台大人办事。”

    孙前点点头,沉吟了,说道,“对了,缉拿前几日从扬州过来的几个通缉犯一事,可有进展?”

    李昕皱了皱眉,说道,“暂无进展。”

    顿了顿,又问道,“下官听说他们也是赵家同党,想调查赵家被灭门一事?”

    “没错,这几人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一个个身手极好,又极为狡猾,扬州府竟拿他们不住。现在锦衣卫的人怀疑他们到了宁波府,所以已经过来查了。李大人,届时锦衣卫如向你求援,你可要密切配合哟。”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缉拿大盗,本就是下官职责所在。”

    孙前又笑道,“那就有劳李大人了。事成之后,我一定在抚台大人面前好好替李大人美言几句。”

    李昕依然是淡淡地一笑,“下官在此先感谢孙大人美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