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零七章 海沙帮要动手?
    秦书淮和花沉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同时捕捉到了重要信息。

    七八天前就是赵家被灭门的前一两天,这个赵熙年肯定是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所以才一改常态,主动要求加入白莲教。原因很好理解,那就是他希望得到白莲教的庇护。毕竟白莲教的势力也不小,不管是谁想动白莲教的人都没那么简单。

    但是为何第二天他突然放弃这个计划并且消失了呢?那就只有两个原因了。其一,他可能被人杀了。其二,他可能找到了另外一种更好的方式,来躲避仇家的追杀。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那这条线索就断了。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他会去哪?

    秦书淮和花沉都想到了一个人,海沙帮老大郑信山。如果郑信山肯收留赵熙年,那么赵熙年自然不会加入白莲教了须知他本身是不喜欢白莲教的。

    想到这里,秦书淮问道,“游坛主,宁波府内可有一个叫海沙帮的帮派?”

    游信直点点头,说道,“回禀教主,确有这么一个帮派。这个帮派主要是靠走外洋生意的商人活的,他们和漕帮差不多,只不过漕帮保护的是运河上的码头,而海沙帮主要是保护宁波府各港口的安全,确保往来船只有序出入港和装卸货。另外他们也负责6路的货物押运,类似走镖,尤其是从宁波府到杭州府这条线,很多走外洋生意的商人,在宁波府的港口进了外洋货之后,都会先运到杭州,再走运河往全国各地,所以这条线特别繁忙,路上强盗自然也多。但是海沙帮能走通这条道,因此基本上所有商人都会把货交给他们来押送。这些年来海沙帮展迅,在宁波、杭州一带实力不容小觑。我听说,他们还有自己的舰队呢,十几艘武装大船组成的舰队。”

    秦书淮听得眉头一皱,心道,海沙帮既然也靠外贸走私吃饭,那他们和东林党的利益岂不是一致?要知道如果没有东林党人大搞走私,他们也根本展不起来。

    所以,如果要杀赵熙年的人真的是宁波知府,或者比宁波知府更大的东林党官员,海沙帮真的会帮赵熙年?

    无论如何,赵熙年现在一点都不安全!

    于是,秦书淮立即说道,“游坛主,你立即以本座的名义布诏令,让宁波府内的所有教众全力寻找赵熙年的下落,一有消息就来汇报!重点是赵熙年以前的熟人那,一定要让教友们详细打探。赵熙年现在很危险,本座要保他,明白吗?”

    游信直当即说道,“教主放心,明天一早我就去传令。据属下所知,他与宁波知府以及海沙帮的关系都不错,如果他有危险,很可能会去找他们帮忙。宁波府和海沙帮里都有我们的教友,只要让他们打探一下,八成能找出来。”

    秦书淮说道,“很好,但是不要打草惊蛇,即便是要打探也得暗中进行。无论是宁波知府还是海沙帮,都未必希望赵熙年活!”

    游信直一怔,“他们不想赵熙年活?这……这又是为何?”

    “你只管照我的话去做便是。另外,明天你再找云福详细问问,他还可能去哪些地方。”

    游信直收起了疑惑,躬身拜道,“属下遵命。”

    从游信直那离开后,花沉对秦书淮说道,“秦兄,你是何时成了白莲教教主的?”

    秦书淮轻笑道,“那就说来话长了,有空可以跟你慢慢聊。”

    “想必又有一番好故事吧。秦兄,白莲教是步妙棋啊。秦兄走出这一步,花沉方知秦兄志在天下。”

    秦书淮看了眼花沉,见他似笑非笑,眉宇间透露出一丝异样的光芒。

    便道,“哦?白莲教如何是步妙棋了,花兄说说。”

    花沉不假思索地说道,“白莲教的实力虽然远不如魔教,但有一点却是连魔教都望尘莫及的,那就是他们传教布道已经深入到各行各业、三教九流。更妙的是,这些教徒都身份隐匿,很难让人觉。而现在无论是朝廷衙门还是江湖各派,哪里都有白莲教的人,所以秦兄执掌了白莲教,就等于在大明各地安插了无数眼线,这天下的一举一动就都逃不过你的眼睛了。”

    秦书淮淡淡一笑,道,“说的好。”

    花沉又意味深长地说道,“秦兄精通运筹帷幄、奇谋鬼道之术,现在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了然天下于胸,我要是崇祯,现在一定要坐立不安了。”

    秦书淮哈哈一笑,“所以你当不了崇祯。”

    花沉也笑,“我也不想当崇祯。”

    “那你要不要当我的眼睛?”秦书淮看似随意地说道。

    花沉怔了怔,沉默了一秒后,也若无其事地回道,“花某大仇未报,心有杂念,恐怕没办法安心当只眼睛。”

    秦书淮笑笑,不再提这个话题。

    说道,“走吧,先去海沙帮走一趟,看看能不能找些有用的线索。”

    由于出来时跟游信直详细地打听过海沙帮总舵的位置,所以两人找的还算顺利,没多久就来到海沙帮总舵。

    在黑夜的掩护下,两人悄悄地翻墙入院。

    院子很大,两人在里头摸了好一会儿,才找到郑信山的卧室。花沉提议上房顶偷听下,秦书淮表示同意,不过又嫌弃花沉的轻功不够好,怕被现,于是让他呆在外面隐蔽,自己独自上了房顶。

    用出踏雪无痕轻功,他走在房梁上几乎毫无声响,一般的高手是决计听不到的。

    在郑信山卧室的屋顶,他耳朵贴着瓦片听了半天,现里头并无声响,料想他不在。于是又走到书房的位置,听了一会,果然听到郑信山和某人在谈话。

    “陈大人,请转告府台大人,此事他尽管放心,郑某人一定会办得妥妥当当,绝无纰漏。”

    “有郑帮主这句话,我和府台大人就放心了。哦,对了,府台大人特意让我转告,此事事关重大,郑帮主一定要尽快处理,以免夜长梦多。”

    “郑某知道。对了,这是郑某对府台大人的一点心意,请陈大人代为转交。”

    “郑帮主客气了。那么,在下就告辞了。”

    “陈大人慢走。”

    秦书淮听完心道,难不成他们说的就是处理赵熙年的事情?可惜没能早一步来,要不然就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了。

    郑信山送走那个“陈大人”之后,过了会,屋子里又进来一个人。

    “帮主,按照您的吩咐,都已经准备好了。”

    “好。知府大人已经派人来催了,这事不能再拖了。”

    “是,属下知道。”

    “好好跟他说,就说委屈他了,但我们也是没办法。”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