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零三章 暗云渐显
    孟威等人听罢,也都跟着点了点头。

    花沉道,“我在江湖上也听到过类似的传言,说暗云宗只杀奸人不杀忠良,照这么说他们要接任务之前难不成还得去查查那人的背景?要是那人是普通老百姓,不是奸人也不是忠良他们杀不杀呢?对任务挑挑拣拣,他们能填饱肚子才怪。”

    赵去尤道,“我呸!杀手就是杀手,有钱赚他会不杀?那些话都是给他自己脸上贴金。”

    孟威也说道,“没错,这些人既非武林门派,也非官府组织,想来就是滥杀人命的邪魔外道,我们回去后应当与厂卫通通气,让他们出手剿灭才好。”

    秦书淮对孟威的话不置可否,转而问花沉,“老花,你再问问,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情报。”

    打探暗云宗的情报本来就是一个情报部门该做的做事情,而秦书淮现在虽然还没有把白莲教交给花沉,但已经把他当做情报部门的头了,所以很想看看他是怎么做的。

    花沉想了想,对成风说道,“那你入了暗云宗之后,总共接了几次任务,杀的都是谁?”

    成风很认真地回忆了起来,“第一次是杀一个姓王的盐商,之后6续杀过几个茶商、布商、珠宝商,哦对了,我们还杀过姜山县令、米河县主簿、成山书院的几个秀才、还有两个举人,一个把总等。”

    花沉深眉紧锁地自言自语道,“也就是说,你们主要杀商人、读书人和当官的?”

    成风想了想,说道,“杀商人最多,大概是商人之间纠纷多。其次是读书人和当官的。不过我参与的级别都不高,级别高的估计都请了好手护院,肯定要内门杀手去了。”

    “你们杀了朝廷命官,厂卫的人就不来调查?”

    “肯定会来查!包括各地官府也会查。但是我们每次杀人都有详细规划,有的时候就伪装成对方自杀、意外等,所以官府根本查不出来。”

    花沉冷笑道,“一个都差不出来么?不可能吧。”

    成风很肯定的说道,“确实从未失手。如果有失手,参与任务的人就会全部被宗门干掉。”

    花沉沉吟了下,对秦书淮说道,“现在看来,暗云宗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背后有靠山,所有案子都能压下去。另一种就是这个宗门异常残忍,但凡可能被捕的人都会提前干掉,所以官府无法追捕。”

    “你觉得哪种可能性大些?”秦书淮问道。

    “两种都存在。能压下去的案子他们就让那个靠山压下去,如果压不下去,就直接把参与者全部干掉灭口。这两者缺一不可,要不然绝不可能犯下这么多案子,却一起都不败露。”

    秦书淮微微颔,对花沉的分析还是比较满意的。

    “那么你认为,能不能查到这暗云宗背后的大金主、大靠山呢?”秦书淮又问。

    花沉呵呵一笑,“秦兄你要考我?要查到他们背后的黑手又有何难?”

    老道好奇道,“哦?老花有办法?说来听听。”

    花沉说道,“既然暗云宗本身是入不敷出的,那么肯定有人养着它。谁会没事花银子养一群闲人?因此花钱的那个人,肯定会让暗云宗给自己办事。所以,暗云宗所杀的人之中,有一部分是正常接来的业务,但一定有一部分是背后金主让他们干的。如果是正常接来的任务,那么被杀之人的背景应该都不一样,毕竟委托人不同,杀人的原因也不同,被杀之人自然不会雷同。但是,如果是背后金主让他们杀的人,其背景必然有雷同之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们都得罪了同一个人。只要找到这个雷同之处,就应该可以推断出那个金主大致是什么人。”

    秦书淮听得频频点头,微笑道,“老花,分析地很好。我有预感,这个暗云宗可能会是我们江河帮的一大敌人,等办完这个案子,我们顺道去调查一下。当然,还是你负责。”

    说到这里,他心里已经对这个暗云宗有了大概的判断。

    花沉笑道,“秦帮主这就要拿我当江河帮的人使了?”

    秦书淮淡淡道,“你放心,移花宫的我一定会帮你铲平的。”

    “那你知道移花宫在哪吗?”花沉问道。

    老道一听也立即上来问道,“对啊,帮主你找到移花宫了?”

    秦书淮轻笑道,“江南移花谷,虽然偏僻了些,但总归是能找到的。”

    他的自信是有原因的。移花宫并不是隐世不出的门派,他们到处抢夺各家绝学,门徒在江湖上出没频繁,绝对不可能没留下过一点痕迹。而自己在江南有两大助力,一是白莲教,二是南丐,这两个门派的人可是遍布江南各地,让他们去打听移花宫所在,一定能找出来。

    花沉见秦书淮一派胸有成竹的样子,也就不再多问,说道,“那好,这事我就追查到底了。”

    在船上坐了一天两夜,第三天的清晨,他们抵达了杭州府。

    漕帮的人想得很周到,还是用大箱子将他们运到了码头外,这才与他们道别。

    一行人找了家茶馆吃了早膳,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漕帮杭州分舵所在。杭州分舵设在西湖边,风景秀丽,一片湖光美景。虽然明末的西湖远没有后世的西湖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但在西湖边的宅子,照样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

    在门口通了姓名,不出意外,分舵的舵主汪云生很快亲自迎了出来。

    宾主寒暄自不必多说。

    进了内厅,喝了几口茶,秦书淮就直奔主题,问汪云生道,“汪舵主,实不相瞒,我们是来跟你打听一个人的。”

    汪云生和张启怀一样,见秦书淮不是来敲诈的,心情相当愉快,于是很痛快地说道,“秦帮主请讲,在下一定知无不言。”

    “宁波府有个商人姓赵,原是扬州人士,做的外洋生意,去年底他告老还乡了,你对此人可有印象?”

    汪云生想了想,说道,“秦帮主说的可是赵振山老爷子?他有个儿子叫赵熙年,前阵子还见过呢。”

    秦书淮一喜,说道,“正是他!你可知他儿子现在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