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零一章 漕帮扬州分舵
    扬州作为京杭大运河上最大的城市,也是漕运重地。  因此,漕帮在这里设立了一个很大的分舵。

    众人立即折了回去,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这个分舵的所在。

    漕帮向来有钱,所以扬州分舵不但占地极大,而且建筑美轮美奂,简直堪比小型皇宫。之前一直有传言说漕帮要把总舵迁移到扬州来,从这个分舵的规模来看,传言应该不假。

    来到漕帮扬州分舵门口,几个守卫拦住了他们。

    “站住,知道这什么地方吗?”一个档头模样的人说道。

    秦书淮淡淡一笑,道,“麻烦进去通报下,就说江河帮的好朋友特来拜会。”

    那人顿时一怔,细细地看了眼秦书淮,见他年约十六七的样子,步履稳重呼吸均匀,确像是一名高手。再看他身边的几人,看上去修为也都不低。

    不禁心里暗道,都说江河帮秦帮主是一少年豪杰,难不成他就是?不会吧。秦帮主跑来扬州做什么?

    于是冲秦书淮拱了拱手,说道,“这位好朋友,怎么称呼?”

    秦书淮轻笑道,“在下姓秦。”

    那人的脸色又是一变,心跳也加快了。

    乖乖!难不成他真是名震天下的江河帮帮主秦书淮?

    于是立即说道,“秦公子请稍等,我这就进去通报!”转身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说道,“哦,不对,秦公子请进来等。”

    秦书淮呵呵一笑,“无妨,我们在外边等也一样,烦请兄弟去通报一声便好。”

    “如此,那就怠慢了。秦公子稍等,我去去就来。”

    那人转身以后,立即飞快地跑了进去。

    扬州分舵内。

    “舵主,舵主,出大事啦!”那名档头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分舵舵主张启怀的书房。

    张启怀正在练书法,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一笔一划遒劲有力,显示出极为深厚的功底。

    见他大呼小叫的闯进来,顿时皱了皱眉,说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外头、外头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说他姓秦,是、是江河帮的!”

    张启怀的笔顿时歪了一下,好好的一幅字就这么废了。

    “你说什么?江河帮的,姓秦?”

    “是!我问了,姓秦!”

    “多大年纪?”

    “十六七岁!”

    张启怀顿时放下了粗大的毛笔,说道,“那还不请人进来?”顿了顿,又道,“对了,把马三嫂也叫过来,让她认认。”

    说完,又道,“算了,我和你一起出去吧。这姓秦的过来肯定没好事,听说巨鲸帮上次被他敲诈了两百八十万两,这次还不知道要打我们扬州分舵什么主意呢。”

    那名档头说道,“他要敲竹杠也得去总舵啊,来我们扬州分舵做什么?”

    张启怀没好气地说道,“我哪知道!这小子向来不按常理出牌!”

    秦书淮他们在外头等了没多久,就看到一青衣玉冠的男子出了来。

    “几位,几位江河帮的好朋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恕罪恕罪。”张启怀冲秦书淮等人拱了拱手,然后看着秦书淮说道,“在下漕帮扬州分舵舵主张启怀,敢问兄台是?”

    秦书淮呵呵一笑,道,“在下江河帮秦书淮,路过扬州,特来叨扰贵帮,还望勿怪啊。”

    张启怀一听秦书淮三个字,立即提高了声调,说道,“哟,原来是江河帮的秦帮主!失敬失敬!秦帮主,快快请进!”

    几人跟着张启怀进了分舵,张启怀丝毫不敢怠慢,安排他们来到了迎接贵宾的聚义厅,然后上了好茶。

    连跟着他们的那名暗云宗杀手都沾了光,喝到了张启怀珍藏多年的普洱茶。这名杀手叫成风,自打被俘获后,一直在猜测秦书淮的身份。到现在他才知道,人家是大名鼎鼎的江河帮帮主秦书淮。心想,也不知道这秦帮主回头会不会找暗云宗的麻烦?要是他抽空来麻烦,那暗云宗可就麻烦大了!

    没过多久,马三嫂也急匆匆的赶来了。马三嫂是前几天才来扬州的,她生性喜欢热闹,几乎每年都会带着几个小白脸来扬州玩一趟。

    马三嫂进屋后,看到秦书淮果然在里面,于是立即说道,“秦帮主,幸会幸会啊!”

    秦书淮见了马三嫂,当即笑道,“马副帮主,别来无恙啊?伤好些了否?那日武林大会上,在下承蒙马副帮主手下留情,侥幸得以全身而退,却不想反伤了马副帮主,一直惭愧于心,今日向你请罪了。”

    马三嫂见秦书淮说了漂亮话,也就客气道,“秦帮主言重了。我们比武切磋,拳脚无眼,在下又技不如人,怎么又能怪到秦帮主头上去了?”

    马三嫂对秦书淮的情绪很复杂。一方面秦书淮的江河帮让漕帮失去了运河第一大帮的地位,另一方面也正是秦书淮保全了漕帮在运河上的地盘。要知道如果秦书淮要吞并运河,漕帮是绝无抵抗之力的。所以她不知道是该谢他好还是恨他好。

    几人喝了会茶,寒暄了一番,秦书淮就进入了正题。

    说道,“实不相瞒,在下此番前来,是有事要求贵帮帮忙。”

    马三嫂和张启怀对视了一眼,都不约而同地心想:他不是来勒索银两的吧?

    张启怀身为扬州分舵的舵主,更是浮想联翩:他不去总舵偏偏来扬州分舵,这是何意?分舵中帮主不在,这混蛋要是真的开口要钱,咱给是不给?不给怕是不成的,但是给多少合适呢?扬州分舵收入颇丰路人尽知,他要是狮子大开口,咱们该怎么办?对,到时候就一口咬定银子已经押送往总舵了。你要个几万两咱捏着鼻子就给了,要是数目大了,你找帮主去,我可管不着。

    秦书淮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名声在漕帮已经臭到这种程度了,要是知道马三嫂和张启怀的想法,他一定会大呼冤枉自己明明只是来求你们帮个小忙的好么?就算要敲诈,到时候也找你们帮主去敲啊。

    张启怀小心翼翼地说道,“哦?秦帮主有何事?但说无妨。”

    秦书淮便道,“扬州城内最近生了一件大事,不知张舵主可曾听说?”

    张启怀一听不是要钱的事,顿时长舒了一口气。

    想了想,说道,“秦帮主指的可是赵家三十五口灭门惨案?”

    秦书淮点头道,“没错。张舵主,赵老爷这人你可了解?”

    张启怀说道,“了解倒是谈不上,不过也略有所知。他是个生意人,经常在漕运走货,往运河沿岸各地,因此和我们漕帮不少人都认识。不过,我对他的了解不多,要论交情,我们杭州分舵的舵主汪云生听说与他的交情不错。毕竟杭州是运河始地,赵老爷要走漕运,少不得和杭州分舵的人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