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劫狱
    秦书淮说完,赵去尤也哈哈一笑,道,“老赵也可以当你属下,咱们一起把它查个水落石出。  ”

    秦书淮看了看赵去尤,揶揄道,“老赵,你不是来江南要去看个故交吗?怎么这会儿有兴趣帮我们查起案子来了?”

    赵去尤不爽道,“怎么了?我老赵还能坏你事不成?”

    “不是,我是怕耽误你行程啊。”

    “无妨,老朋友随时都可以见,但查案的机会可不是每天都有的。哈哈,赵爷我这回要当包青天,为民伸冤!”

    秦书淮无奈一笑,心想这赵去尤也不知道想跟我们跟到什么时候?不过想想他是少林高僧,又和南方官场没什么交集,应该不会搞什么破坏,也就由着他吧。再怎么说,能结交这么一个高手对自己来说也是好事。另外,少林派还指着自己能找他回去呢,要是这事帮少林办成了,自己和少林的关系就更近一步了。

    花沉见秦书淮和赵去尤这两大高手都挺自己,立即就来了兴致,说道,“好,既然如此,花某就却之不恭了。从现在起,花某就正式接手这案子了。一月之内,势必将它查的水落石出。”

    秦书淮笑道,“好极好极!那就限期一月,这一月之内我、老赵还有其他人,全部都听你调遣。”

    这事定下来之后,三人又商议去救明月的事情。花沉提议,虽然现在是白天,扬州城肯定也已经全面戒严,进城多有不便,但此时救人还是最佳时机。其一,正因为是白天,扬州府的人才不会想到三人会折回去救人,如此就可攻其不备。其二,大队官兵仍在城外搜捕,此时衙门里的防备相对空虚,救人应该容易些。其三,早点去救明月,可以减少明月被他们灭口的概率。

    秦书淮和赵去尤对此没有异议,于是三人立即启程。

    来到扬州城外,看到城门口已经由重兵把手,不少官兵手里都拿了画像,正一个个排查。

    于是三人决定从边墙进入。

    绕着城墙走了一圈,看到一处边墙外无人,城头上也就两个巡视的士兵,便决定从这里上去。

    扬州作为级大城,城防设施极为完善,城墙高达近二十米。秦书淮和赵去尤自然上得去,不过花沉连小成境都不到,却是有些为难了。

    于是秦书淮提议,赵去尤先上,然后他自己拉着花沉上。

    赵去尤二话不说就踩着城墙上了去,负责巡视的两个士兵见了他,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一人一指点倒了。

    接着,秦书淮拉着花沉也上了城墙。

    城墙附近没多少人,三人猫着腰观察了下,等确定没人后就跳了下去,然后直奔衙门。

    毕竟明朝没有监控,三人的功夫又不弱,遇到官兵都能早早地躲开,所以一路上倒也并没有受到什么阻碍。

    到了扬州府衙外的围墙根,花沉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了下赵去尤。

    然后说道,“老赵,一会儿你唱主角,帮咱演个戏如何?”

    赵去尤见他一脸奸笑的样子,顿时说道,“他姥姥的三寸金莲,你小子肯定没安好心。先说好了,赵爷我帮你们打架可以,别的事可得两说了。”

    花沉嘿嘿一笑,“赵爷,还真就是打架的事儿。不过呢,你一会儿得往衙门后厅打,一边打一边喊,知府老爷,我找你喝酒来了,最好再装得喝醉了一样。”

    赵去尤想了会,然后狠狠地给了花沉一个脑瓜崩儿,骂道,“小王八蛋,你是让我演个傻子是吧?”

    花沉疼得眼泪水都差点出来了,摸着头皮说道,“这怎么是傻子呢?就是演个醉鬼而已嘛!当然了,你愿意演成傻子、疯子也行,总之让里头那些人注意你就是了。”

    秦书淮听出花沉是想调虎离山,浑水摸鱼,于是对赵去尤说道,“老赵,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你就当为了拯救可怜的明月小丫鬟,牺牲下嘛”

    赵去尤瞪了一眼秦书淮,气道,“你怎么不去?”

    秦书淮指了指自己干干净净的衣裳,说道,“我去也不像啊。”

    赵去尤怒道,“那老子去就像了?”

    秦书淮和花沉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赵去尤气冲冲地哼了一声,“你们都欺负俺老赵!他姥姥的三寸金莲,都不是好东西!这笔账回来再跟你们算。”

    骂骂咧咧地起身,然后噌地一声翻过墙,跳进了扬州府衙大院。

    “站住,什么人?”

    “老子受人之托,请你们知府老爷喝酒。”

    “喝什么酒,哪来的疯子,给我拿下!”

    “他姥姥的三寸金莲,老子就这么像疯子?”

    接着,里头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秦书淮和花沉忍住笑听了半天,听到越来越多的衙役和兵丁往后厅赶去的声音后,这才齐齐跃进了围墙。

    院子里,大多数守卫都被赵去尤吸引了过去,现在只有几个守门的兵丁了。秦书淮和花沉眨眼间就把他们全部都打翻在地,然后马不停蹄地赶往大牢。

    两人用出轻功,飞快地赶到大牢。大牢门口守了五十名左右官兵,见到秦书淮和花沉飞奔而来,知道来者不善,立即掏出兵器阻拦。

    秦书淮不愿杀这些官兵,于是先以令人咋舌的爆闪至一个领头模样的官兵跟前,右手先轻轻拍了他胸口一掌,然后左手在他手腕轻轻一捏。那人“哎哟”一声,腰刀顿时脱手,秦书淮迅接过刀,然后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整个过程那名头领连一次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都别动,要不他就没命了。”秦书淮冲他们喊道。

    果然,所有人都不动了。事实上秦书淮刚刚这一手就已经惊到这些官兵了,现在头领被抓正好给了他们不动手的理由,所以一个个都无比配合地住了手。

    秦书淮又对那人说道,“打开牢门!”

    那头领说道,“牢、牢门没锁。”

    秦书淮觉得奇怪,牢门怎么会不锁呢?难不成扬州府知道自己要来劫狱,要来个请君入瓮?

    于是对花沉说道,“老花,你守着门口,我进去找明月。”

    那名头领一听是找明月的,顿时脸色一变,道,“你们、你们与那丫鬟是什么关系?”

    秦书淮用刀背打了他一下,说道,“少废话,带路。”

    却听那头领说道,“兄弟,不用进去了,那丫头已经畏罪自杀啦!”

    “什么?!”

    秦书淮和花沉同时喊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