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九十六章 要命的送分题
    花沉立即上去踹了郑芝洞一脚,骂道,“狗官,你当我们三岁小孩吗?没有你的同意,那李长通敢这么大胆子,敢颠倒黑白诬陷我们?”

    “本官……哦不,小的也只是想尽快结案,所以,所以就没怎么严查!小的确实有罪,确实有罪……”

    花沉更怒,“你的罪过就只是没怎么严查?没严查你就敢用大刑?知道大刑什么滋味吗,我给你尝尝?”

    郑芝洞立即惊道,“哎,别别别,大侠饶命,我这老骨头经不起啊!”

    花沉可不管他老骨头经不经得起,话说他昨晚被四个犯人打得够呛,现在正憋了一肚子火呢,现在郑芝洞落到了他手里,他还能轻易放过他吗?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顿暴打,打得郑芝洞满脸开花,惨叫连连,疼得满地打滚。

    秦书淮双手抱胸,一言不地围观花沉暴揍郑芝洞。说实话,秦书淮认为郑芝洞的所作所为就是千刀万剐也不够解恨。这个人让他想起了后世的那些糊涂法官判出来的一个个让人啼笑皆非的案子,正是因为有这种判案的人在,古往今来也不知道多少好人受了无端的冤枉,有的因此倾家荡产,有的身陷囫囵,更有的甚至含冤而死。

    这种狗官,该死!

    不过,现在还不是他死的时候。这件事背后肯定没那么简单,要查清楚真相,恐怕还得让他多活一会。

    于是看了一会之后,他对花沉说道,“差不多了,先让他歇会,一会再让他尝尝我的。”

    赵去尤笑道,“这么说来,我老赵是不是也可以轮到?”

    秦书淮道,“他既然这么不老实,留着也没用。反正时间还长的很,大家就轮流伺候他吧。怎么说他也喊了半辈子的“大刑伺候”,在他临死前总得让他知道大刑是啥滋味吧?”

    “嘿嘿,好极!老赵我有三十六般大刑,从来没用过,今日正好用用。”

    花沉不甘示弱道,“花某倒是没那么多,但也有五六种比较经典的。比如碳烤猪蹄,大锯活人,抽筋剥皮之类的,一会咱一样一样来。”

    秦书淮火上浇油地说道,“花兄,你不会是嘴上说说吧?我问你,这碳烤猪蹄是怎么个弄法啊?”

    花沉阴笑道,“碳烤猪蹄,就是把犯人的一只手放火上烤啊!”

    “这么简单?”

    “是简单,但关键是色香味俱全啊!”

    “那还等什么,赶紧生火啊!”

    “好嘞,你就瞧好吧!”

    郑芝洞一看花沉真的要生火,顿时吓得连人样都没有了,语无伦次地说道,“别、别啊几位大爷,官兵现在肯定在追、追你们,火一生,就会把、把他们引来了,对你们也不好啊!”

    秦书淮大笑道,“你觉得凭那些臭番薯烂鸟蛋能抓到我们吗?咦,我现你他娘的是在威胁我啊!老子就是不信邪,就生火了,还烤你这个猪蹄了,看看那些软蛋能把老子怎么样!”

    郑芝洞彻底崩溃了,心道自己怎么招惹了这三个连官兵都不怕的瘟神啊!也对,就凭他们的身手,就算来个几千官兵一起搜山也决计抓不住的!

    不行,再怎么说也得把命保住啊!只要能回去,就可以请锦衣卫甚至东厂的人帮忙,到时候就不信抓不住他们!

    于是立即说道,“几位爷,别生火了,我招,我老老实实什么都招行不?”

    秦书淮道,“老老实实这四个字可不是随便都能用的!说,你要是有半句假话,怎么办?”

    郑芝洞信誓旦旦地说道,“若有半句假话,你们就把我活烹了吧!”

    秦书淮狞笑道,“哟,这么大决心呢?那我还真得给你一次机会了。不过我可得提醒你,既然我们之前出现在案现场,就说明已经了解到一些情况了,比如那个丫鬟就与我们说了不少。你要是敢胡说八道一个字,我就真把你煮了!”

    说完,他又对花沉说道,“老花,火接着生,烧的旺一点,要不然这厮还以为我们跟他开玩笑呢!”

    郑芝洞背后冷汗直冒,连声道,“不敢不敢,小的一定老实,一定老实。”

    秦书淮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听好了,我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个赵府的赵老爷是什么身份?这个简单吧,你身为地方官,对于辖区内这么大一富户,不可能不知道他来历吧?好好答,要是胡说八道,送分题就成了送命题了!”

    郑芝洞眼珠子又一转,心想他们既然已经见过那丫鬟了,恐怕也已经知道赵老爷的大致背景了。不过赵老爷的大致背景很多人知道,只要不说细了就无妨。

    于是说道,“少侠,实不相瞒,这位赵老爷早年一直在宁波府做买卖,据说做的还挺大。不过到了去年年末,因为年老体衰所以决定叶落归根,这才回扬州老家养老来了。”

    秦书淮见郑芝洞和明月说的几乎一模,心道,这赵老爷究竟做什么买卖?为什么明月不知道,郑芝洞似乎也做了回避?

    于是皱了皱眉头,做出一副不满的样子,又道,“你说的都是些废话。我知道赵老爷他在宁波府做买卖,而且还知道他做的是蹊跷的买卖,是也不是?”

    秦书淮自然不知道赵老爷做的什么买卖,但他认为赵老爷会惹上这杀身之祸,很可能与他做的买卖有关。所以他就假装知情的样子,说赵老爷做的是“蹊跷买卖”,打算唬一唬郑芝洞。

    郑芝洞见秦书淮一副了如指掌的样子,心里不由一惊:他已经知道了?可是这种事赵老爷又不可能对外人说,他是怎么知道的?就算他见过赵府的丫鬟,那丫鬟应该也不知道这事啊?

    可是人家偏偏就一针见血地说出“蹊跷买卖”这四个字了!赵老爷做的,那可不就是蹊跷买卖吗?

    他到底是已经知道了,想看看我说没说谎,还是根本不知道,想唬我呢?要是后者的话,那自己要是告诉他,很可能会捅出一个天大的篓子!

    冷汗涔涔地从额头往下冒,郑芝洞的内心做着无比激烈的思想斗争。

    秦书淮见他犹豫不决的样子,就说道,“行了,看来郑大人是不想说。老花,把他捆起来,咱们现在就烤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