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出去再说
    一听又要上刑,花沉郁闷了,马上对秦书淮说道,“秦……牛兄,我昨晚可挨了一顿揍了,要是再上刑你可得赔医药费!”

    赵去尤却笑道,“老赵我还没受过刑,试试看倒也无妨。  ”

    秦书淮想了想,说道,“行啦,为弄这几个臭虫受趟大刑不值当,先出去再说。”

    说完,易阳真气陡然一凝,接着只听“啪啦”一声,他脖子上厚重的枷锁立即裂成了两半!之后他又一抬脚,只听“叮”地一声脆响,脚上镣铐的铁链也顿时断裂,犹如纸糊的一般。

    堂上衙役、李长通以及通判郑芝洞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

    赵去尤见秦书淮准备动手,也当即哈哈一笑,然后以同样的方法弄掉了枷锁和铁链。

    然后说道,“牛兄弟,这几个贪官留是不留,你给个话。”

    秦书淮道,“留是要留,不过给留口气就行了。”

    郑芝洞一听冷汗直冒,立即对众衙役喊道,“快、快抓住他们!如有反抗,格杀勿论!”说完以后,抬腿就往后堂跑去。

    赵去尤哈哈一笑,一把抓起身边一个衙役,然后轻轻一甩,那衙役就精准无比地飞向郑芝洞,“嘭”地一声将他砸倒了。

    郑芝洞顿时惨叫了一声,捂着胸口不住地颤抖。这一下至少砸断了他三根肋骨。

    赵去尤冲上去,轻轻地点了他的穴道。

    “上,都给我上!”李长通红着眼冲手下喊道。

    众衙役鼓足了勇气冲上来,不过没眨眼间就都飞了出气,一个个口吐鲜血地落到地上,哀嚎个不停。其他人一看哪还敢再上去,拿着刀装腔作势地比划比划,算是交差了。

    李长通不是傻子,知道眼前这两人都是绝世高手,就算自己再找百八十人来也绝对不是他们对手。心里懊恼地想撞墙,早知道就不该抓他们做替罪羊!自己早该想到,他们能轻易地杀了暗云宗的七八个高手,肯定不是普通人!

    可是谁知道他们的武功竟然这么变态?

    李长通一边想着,一边脚步往后挪,想趁机开溜。

    秦书淮见状,立即脚尖一点跃至他身后,然后飞出一脚将他踢了回去。赵去尤接到“传球”,一个凌空扫腿踢在李长通头上,李长通就立即昏了过去。

    这时花沉大喊,“我说你们两个赶紧帮我解开啊,老子也要活动活动筋骨!”

    秦书淮笑了笑,从一个衙役身上夺来一柄长刀,然后运气于长刀之上,一刀下去便将花沉的枷锁劈成两半。然后再叮当两刀,帮他把双脚的镣铐给解了。

    花沉顿觉浑身一轻,活动了下筋骨之后,大吼道,“爷爷杀了你们这群狗官!”

    说完夺了一名衙役的腰刀,然后长刀翻飞,一刀劈一人,很快杀了七八个衙役!

    扬州府内的防备还是很森严的,没过多久外头又来了一大群增援的官兵,而且不少还是弩手。

    秦书淮心想,自己又不是要造反,杀官兵可没有什么意义。于是立即对赵去尤说道,“老赵,带上这个郑芝洞,咱们撤。”

    赵去尤疯笑一声,“好嘞!”说罢扛起郑芝洞,风一样地冲了出去。

    秦书淮和花沉也立即跟了出去。

    外头已经围了上百官兵,不过在秦书淮等人面前,就好比是一面土墙想困住一台推土机,决计是不可能的。

    秦书淮在前方开道,长刀四下翻飞,寒影交织,但凡靠近者无不哀嚎倒地。不过秦书淮打他们时只用刀背和刀面,仅仅是用真气把他们打飞而已,毕竟这些官兵都只是奉命行事,这帐要算也只能算在当官的身上。

    三人很快冲出了重围,来到门口之后,正好瞧见停着一辆马车,于是二话不说抢了这辆马车扬长而去。

    官兵追了出来,为的一个说道,“追!”

    所有人都“怒吼”了一声,“是!”然后拔腿就追!

    为的一看,明知两条腿赶不上四条腿的,却也不说破,任由弟兄们继续“表演”。身在官场,必要的表演是要的,但是小命更重要。这三个人个个都是高手,除非扬州锦衣卫的一众高手全体出动,否则凭自己手下这些人的修为,就是追上了那也是送死的货!所以大伙儿表演表演就得了,回头能交差就行。

    秦书淮等人驾着马车往城外跑去,跑到城门口的时候,前方官兵示意停下接受检查。不过秦书淮哪会理他们,纵身一跃冲上去噼里啪啦先把几个拦在门口的官兵给丢到了一边,然后再返回马车,一鞭子下去,快马就使劲地冲了起来。

    马车出了城了,又疯跑了一阵,直到马匹耗尽了力气停下来为止。三人见附近有不少延绵的山丘,就带着郑芝洞上了山。

    郑芝洞已经吓得浑身抖,脸色白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李长通嘴里的“白户”,居然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早知道这样,就算把这桩案子办成悬案也不能去招惹这些人啊!

    “白户”,是专门用来指代那些没有背景的外乡人,这些人本来是最好当替罪羊的。

    在一处林子里,秦书淮替郑芝洞解了穴道,然后说道,“郑大人,说说吧,这个事儿的来龙去脉。要是说的好,你或许还能留条命回去,要是说不好,估计这儿就是的坟地了。”

    郑芝洞浑身一抖,立即说道,“几位好汉,你想问什么就问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求你们能饶我一马,日后我定有后报。”

    “废话就别说了”,秦书淮直截了当地问道,“说吧,赵家三十六口灭门惨案,你们为什么要如此急于找个替罪羊?”

    郑芝洞眼珠子微微一动,说道,“这位好汉,我承认,我们确实是想尽快结案!可是这也是没办法啊,上头有规定,这些大案都必须限时侦破,恰巧你们就在案现场,那捕头李长通一口咬定你们人赃并获,所以我就、我就认为你们确实是凶手了!”说到这里,郑芝洞忽然向秦书淮磕起头来,边磕边说道,“我知道几位好汉是被冤枉的,我有失察之罪,有失察之罪。都怪那个李长通,硬说你们是凶手,把我都给骗了!”